【关周】豢爱(9)养成

(9)

今天,周巡有点不对头。

不管关宏峰干什么,他都站得不远不近,一脸的欲言又止。关宏峰知道他准没好事,也不理他,反正他有的是耐心,看谁先沉不住气。

快出门的时候,周巡终于忍耐不住,凑过来舔舔嘴唇陪着笑说:“哥,我下个月的零花钱,您看是不是提前先给我支点儿?”

关宏峰一皱眉,他怕周巡胡闹,规定了每个月的零花钱,数目颇有点儿苛刻。不过平时周巡一来抠门儿,二来也实在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每个月花不完还能余下点儿偷偷买包烟什么的。这提前讨要下个月的数目还是头一回。

关宏峰不动声色地打量打量,见周巡笑得尴尬,便说:“你向来不会寅吃卯粮,这回怎么了?难道我出差那两天你花了什么不该花的钱了?”

周巡还真是因为逛夜店花光了零花钱,他就怕关宏峰问起,见关宏峰提到那天的事,连忙打断说:“算了算了,我不要了还不行?”

关宏峰暗笑,但是在他看来,周巡大概不过是跟年轻人喝酒唱K什么的,他可没往别处多想。

周巡跟着关宏峰出门上班,最近没什么案子,大家难得清闲。周巡趁着关宏峰忙别的事,拐了个弯儿,拐到医务室。

周巡这个人天生是个自来熟,跟谁都称兄道弟,嘴巴毒起来是真毒,甜起来也真甜,在刑警队上上下下都混的开,就算是医务室的医生也一样。

队医有两个,老医生有事不在,她徒弟小刘在。小刘医生二十刚出头,才参加工作不久,人长得特漂亮。她来之后,年轻警员们隔三差五地就拿头疼脑热腰酸腿疼作借口蹭在医务室不肯走。

周巡跟她也熟,见面就叫姐,叫得刘医生喜眉乐眼的。今天也一样,他进门就笑嘻嘻地叫:“刘姐刘姐,忙呢?”

刘医生见是他,笑道:“不忙,怎么,又来跟我蹭山楂丸吃?”周巡说:“您看您说的,我就不能专程来看您啊?”

他两条胳膊撑在办公桌上向前探身,笑嘻嘻地说:“刘姐这么漂亮,我们都巴不得天天泡在医务室不走呢。”

刘医生戳戳他的额头说:“臭小子,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求我就快说,拍马屁没用啊。”

周巡嘿嘿笑笑,朝门口看了看,门关着,门上有玻璃,但是走来走去的警员各忙各的,谁也不会扒着玻璃往里看。

周巡转到刘医生身边,紧挨着她弯下腰,几乎对着她的耳朵说:“姐,咱这儿是不是免费发放安全套?”

刘医生愣了一下,猛地抬头看周巡。

其实周巡没说错,长丰支队是区级单位,医务室和计生委合并。按规定,计生委长年免费为员工提供安全套,只不过国人保守,从不大肆宣传,很多人也不好意思来讨,今天周巡要不是逼急了也不会来。

刘医生其实大不了周巡几岁,队里五大三粗的警员看烦了,倒是很喜欢周巡的清秀乖巧。虽不至于对周巡有什么想法,但是看周巡讨安全套,到底还是有点不快,于是便讥讽道:“你小子成年了吗就学会勾搭小姑娘了?”

周巡说:“看您说的,我都十九了。”刘医生说:“那个小姑娘呢?人家成年了吗?我跟你说周巡,你要是敢骗未成年小姑娘我就告诉关队扒了你的皮。”

周巡连连摆手说:“我的亲姐姐!您说什么呢,我有那么缺德吗?再说我哪能知法犯法?您就信我一回,千万别跟我师傅说。”

刘医生满脸狐疑,迟疑着拉开抽屉。周巡眼尖,看见抽屉里有只袋子就把手伸进去抓了一把。刘医生按住他的手问:“你真没办坏事?”周巡急着收回手,陪着笑说:“真没有真没有,我的亲姐姐好姐姐,您抓我的手抓这么紧,被人看见了我就该挨打了。”

刘医生愣了一下问:“打你干什么?”周巡见她一分神手下一松,连忙缩回手一边把套套塞裤子口袋里一边笑道:“不知道多少人吃我的醋呢。”

刘医生脸一红,照他胳膊上掐一把骂道:“臭小子瞎说什么!”周巡假意叫疼,皱着脸叫:“哎哟哟疼……”

刘医生又气又笑,骂道:“滚滚滚。”周巡嘻嘻哈哈出门去,刚一推门,笑容立时僵在脸上——关宏峰拿着一叠文件,就站在医务室门口。

周巡吓得差点跳起来,结结巴巴地叫:“关关关队!”

关宏峰沉着脸盯着他,盯得周巡一脑门子汗。关宏峰冷冷说:“工作做完了吗就乱跑?叫你写的总结呢?”

周巡连忙说:“我我我这就去写!”

他话音未落哧溜一声跑出多远,关宏峰盯着他的背影,又回头看看医务室的门。

刚才他只是路过,隔着门上的玻璃恰好看见周巡,心里一惊,以为周巡不舒服,连忙停下来打算进去问问,就看见周巡和刘医生说说笑笑拉拉扯扯,也不知在做什么。

关宏峰怎么也想不到安全套的事,看两个人如此亲密怎么看怎么像打情骂俏,气得心突突直跳,咬牙切齿想:“这混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敢在队里勾勾搭搭,回去不好好收拾他将来就是个祸害!”

这天剩下的时间周巡一直躲着关宏峰,关宏峰忙自己的工作,也不愿搭理他,这么着到了下班时候。

周巡规矩得像个小学生,帮关宏峰择菜,吃了饭主动洗碗,居然还顺手给关宏峰泡了茶。

关宏峰一直沉着脸不说话,见周巡空闲下来,才叫他:“过来。”周巡规规矩矩地垂着手站在关宏峰面前,想叫“老关”,觉得不妥,叫“师傅”,也不合适,思量来思量去也不知叫什么好,只好闭上嘴巴。

关宏峰冷冷问:“你去医务室干什么?”周巡转转眼珠,说:“去讨个山楂丸吃。”关宏峰冷笑一声说:“是吗?那你塞进口袋里的是什么?”

周巡一惊,心说老关你什么眼睛啊,连几个安全套都看见了?

其实关宏峰没看清楚,连周巡是不是把什么东西塞口袋里了他都不能确定,他就是诈一诈周巡。周巡再机灵,到底经验不足,眼见得变了脸色,被关宏峰抓个正着。

关宏峰只以为是年轻男女谈情说爱的什么小信物,于是把手一伸命令道:“把东西拿出来。”

周巡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攥紧了安全套拖长声音叫:“老关……”

关宏峰瞪他一眼,仍然伸着手,周巡一咬牙,把套拿出来拍到关宏峰手里。

关宏峰忍着怒气瞟了一眼,顿时瞪大眼睛站了起来。“这是……”他惊愕地看着周巡。

周巡豁出去了,反而坦然,大喇喇说:“安全套,你总不会没见过吧?”

关宏峰一时间觉得脑子跟坐了过山车似的,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念头,脸上变换了多少种表情,好在他向来不苟言笑,还没有失态。

他好容易忍下一口气,强压着怒火说:“你要这来做什么?”

周巡反倒一脸镇静,他翻着眼睛对着关宏峰一笑。

“给你用。”他说。

评论(2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