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豢爱(6)养成

(6)

关宏宇从浴室出来,看见在他之前洗过澡的周巡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包烟。

这是个星期天,关宏峰加班,这次周巡没跟着去,因为关宏宇每个周末都来教他散打和射击。

他们刚刚在楼顶练过拳,洗过澡换了衣服,周巡摸出一包烟。

“哎哟喂,”关宏宇笑着走过来说,“你还敢抽烟?上次我给你包烟被我哥骂个狗血喷头,你居然又偷偷摸摸抽上了,不怕我哥?”

周巡抽出两根,将其中一根递给关宏宇,满不在乎地说:“他也就是唠叨几句,总不会不要我。”关宏宇接过烟说:“原来你就怕他不要你。”

周巡把烟叼在嘴里,抬起眼睛从下往上看着关宏宇说:“这话说的,他可是我的金主呢。”

关宏宇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个不停,周巡心平气和地说:“这还没点着烟呢就被呛得这么厉害,原来你也不会抽烟啊。”

关宏宇拍了他脑袋一巴掌骂:“谁他妈不会抽烟!——臭小子,你知道金主是什么意思吗就他妈乱用。”

周巡一本正经地说:“我就是知道才这么用的啊?”说完他也掏出打火机点烟,关宏宇站在他面前,低着头看他。周巡把跳跃着火苗的打火机凑到嘴边,歪着头点烟,长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眼睛和浓密的睫毛,火光映在瞳仁里,反射着星星一样的光。

关宏宇觉得呼吸有点混乱,他咳了一声,后退了一步。

周巡从容地抬起头,咬着烟朝他抬抬下巴:“教教我呗?”

关宏宇有点慌张地把烟叼在嘴上,想去摸打火机,周巡早已把打火机举到他眼前,啪的打着火。关宏宇看了看他,把头往前凑了凑,点上了火。

他嘶地抽了一口,夹着烟说:“抽一口,提一下气再呼出去,从鼻子走。”他弹弹烟灰说:“其实这样不好,走肺,不利于健康,还是直接从嘴里吐出来好。”

周巡满不在乎地笑笑说:“既然抽上了烟就肯定有害健康了,怎么抽还不是一样?”

关宏宇看着周巡不熟练地从鼻子里喷出烟雾,问他:“知道对身体不好还抽?”周巡瞟他一眼说:“你还不是一样?你抽得我抽不得?”

关宏宇说:“嘿臭小子怎么说话呢?”话没说完周巡迎面喷了他一脸烟。

关宏宇被呛得连着咳嗽,气得抬手就要揍周巡,周巡往后一缩,倒在沙发上嘻嘻笑。这么一闹,关宏宇的烟掉到地上,他也不要了,又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粗着喉咙命令周巡:“给哥哥点上。”

周巡爬起来,没掏打火机,就把嘴凑过去,用嘴里的烟对上关宏宇的烟。关宏宇表情一滞——两个人头碰头眼睛对着眼睛,几乎可以清晰地感受对方的呼吸。两支烟轻轻抵在一起,明明灭灭,青烟袅袅,就如同空气里弥漫的暧昧。

关宏宇从来不缺调情的经验,但是以往他都是成竹在胸游刃有余,可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周巡。

他很难看懂周巡眼里的东西,可能是单纯也可能是狡黠,又或者两者都有,也许只是青春期少年的好奇和好胜。

关宏宇不得不承认他有点慌乱,周巡是男孩,而且只有十九岁,最重要的是——他有点动心。

只不过是几秒钟,关宏宇却觉得过了太久太久,突然,房间里发出一点细微的响动,关宏宇反射式的向后躲开周巡并且扭头去看——关宏峰提着鼓鼓囊囊的超市袋子站在门口,不知道站了多久。

关宏宇跳起来结结巴巴地说:“哥你回来了?”他看了一眼周巡,周巡倒并不显得紧张,仍旧稳稳当当地坐着,只是悄悄把那包烟塞进沙发坐垫下面,抬起头对着关宏峰呲牙一笑:“老关,带什么好吃的了,好香啊。”

关宏峰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这时候也一样,关宏宇看不出他的表情和平时有什么区别,不过依照这么多年的经验,关宏宇知道,关宏峰越是生气,看上去越平静,怒火爆发之前甚至还可能笑容可掬。

关宏宇后背有点发凉,关宏峰正平心静气地看着他说:“练完了?我买的东西多,来一起吃晚饭吧。”

关宏宇每个周末都回来蹭饭,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关宏峰问这一句根本是多此一举,所以关宏宇才知道他绝对不能留下来。

“我还有事,马上就得走。”他的舌头利落得很,瞎话也张口就来,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到了门口。关宏峰还挽留了一句:“吃了饭再走吧?”关宏宇说:“不了不了,来不及了。”后半句话被挡在门外,人早已消失不见。

关宏峰这才回身看周巡,周巡早把烟掐了,正打开窗户排烟味,见关宏峰看他,笑嘻嘻说:“我帮你择菜吧?”

那天晚上房间里的气压一直很低,周巡一直若无其事。吃完饭洗了澡,周巡穿着汗衫短裤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综艺,被关宏峰一把夺过遥控器关掉。

周巡哎哎地叫起来:“作业都写完了怎么还不让看电视?”

关宏峰规定他每天要看刑侦书,隔三差五地还要检查,周巡一边唉声叹气一边老老实实看书做笔记。

关宏峰冷冷说:“别装了,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巡眨巴眨巴眼睛看他,一脸无辜地说:“我怎么了?”

关宏峰在沙发上坐下,眼睛看着别处说:“我回家之前给你打了电话,你知道我很快就会到家,所以你搞那一出戏是故意让我看到,对吧?”

周巡低着头扯刘海,关宏峰瞥他一眼说:“抽烟也就罢了,你拉上宏宇是什么意思?”

周巡翻着眼睛想了想说:“想让你少骂我两句呗。”关宏峰气乐了,立刻又绷起脸说:“你是就为了让我同意你抽烟,还是为了别的?”

周巡躲开他审视的目光摸脖子,尴尬地笑着说:“瞧你说的,把我当成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了。”

关宏峰挑眉:“真没别的意思?”周巡忙说:“真没有。”关宏峰不做声地盯着他,周巡低着脑袋抠沙发坐垫上的流苏。

关宏峰点点头说:“好,你不说我也不问,不过,你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我,你可要想好后果。”

周巡歪着头问:“什么后果?”

关宏峰站起身说:“说不准,看什么事了,小事就算了,要是大事……”他瞟一眼周巡,周巡正仰着脸巴巴地看着他,关宏峰用手点着他,微微一笑说:“那就不要你了。”

周巡的脸皱成一团。“别呀老关,”他跳起来叫,“给个改过的机会呗。”关宏峰问:“这么说真的是大事?”周巡噎了一下立刻说:“哪儿有什么大事,不过你这么说也忒吓人。”

关宏峰露出一点笑意,温声道:“好了,别耍嘴皮子了,早点睡吧。”

他转身往卧室走,手却被人拖住,他回过头,周巡拉着他的手,带着掩饰不住的忐忑问:“你,永远不会不要我吧?”

关宏峰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撞了一下,他眼角动了动,终究还是恢复了平日的镇静从容。

他回握住周巡的手,轻轻然而坚定地说:“不会。”

评论(2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