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豢爱(5)养成,少年巡

(5)

一辆不起眼的汽车停在津港一家灯红酒绿的夜店旁边,关宏峰坐在汽车后座,周巡坐在他旁边,前面是两个探员,车子里一片沉默。

关宏峰手里的对讲机突然嘶嘶啦啦地响起来。“关队关队,”那边的探员报告,“发现嫌犯发现嫌犯,是否立即行动?”

关宏峰将对讲机举到嘴边问:“他带武器了没有?”对方说:“带了,可以看到他解开的外套里露出的枪套。”关宏峰皱起眉说:“夜店人太多,一旦动手容易造成伤亡,再等等。”

他放下对讲机,就听见耳边啪的一声,他扭过头,看见嚼着口香糖的周巡,他正在鼓着腮帮子吹第二个泡泡。

关宏峰横他一眼,周巡第二个泡泡破了,口香糖糊了一脸。要不是有旁人在场,关宏峰早一个爆栗敲上去,就像那晚上一样。

关宏峰有时候觉得周巡简单得一眼望得到底,有时候又觉得让他捉摸不透。这小子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说话直来直去不会拐弯,可有的时候,又让人觉得他只不过是在装傻。

他一脸单纯地问关宏峰能不能摸他的枪,在关宏峰压在他身上而且之前根本没在讨论打枪话题的前提下。

关宏峰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就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爆栗,爬起来说:“滚蛋,睡你的觉去!”

周巡抱着头一脸委屈地抱着毯子爬到沙发上,关宏峰绷着脸转过身,不知怎么的嘴角却弯上去带了笑。

臭小子,刑侦技术不上道,歪门邪道倒是知道得挺多!

就像现在,全队都在围堵一个持枪嫌犯,周巡嚼着口香糖转着眼珠子,大概又在想些歪门邪道的主意了。

“关队,”周巡说,“我有个主意。”

关宏峰听也不听就说:“不行。”周巡被堵得上不来气儿,尴尬地笑笑说:“我还没说……”“反正不会是好主意。”关宏峰绷着脸说,“你就只会硬来。”

前面的两个探员互相看了一眼,想笑又不敢,脸部肌肉扭来扭去。周巡有点着急,指着手里的嫌犯照片说:“这次真是好主意,我认识这个人。”

关宏峰着实有些惊讶,周巡见他有了兴趣,连忙说下去:“就半年前,他收小弟,有人拉我去,我呆了几天发现他不是个好东西就走掉了。我进去跟他打招呼,引他出来或是直接下了他的枪。”

关宏峰沉默,副驾驶座的探员忍不住说:“关队,可以试一试嘛,不然等的时间太久出意外怎么办?”

关宏峰还在迟疑,周巡推开车门就下了车,关宏峰急得叫了一声:“周巡!”周巡在车外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回身便走。关宏峰抓起对讲机命令道:“周巡进去了,他要设法引嫌犯出来,接应他一下。”

对讲机那边答道:“明白。”

放下对讲机,关宏峰对着前面两个探员命令道:“你们在这里继续观察情况,我进去看看。”

两个探员来不及阻止,关宏峰已经下了车大步朝夜店大门走去。

按着埋伏在店里的探员的报告,关宏峰很快发现了目标。

他找了角落里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了,随便点了东西,远远地监视那边的情况。

嫌犯正和两个穿超短裙的女孩坐在一起喝酒,一个女孩坐在他对面,另一个被他搂在怀里,打情骂俏,闹得正欢。嫌犯的外套没系扣子,黑色的枪套若隐若现。

关宏峰喝了一口饮料,紧紧盯着背对自己正朝嫌犯走过去的周巡。

很明显,周巡没有一进来就直奔主题,这是关宏峰教他的技巧和谋略,他应该是观察了很久心中有数才决定行动的。只凭这一点,关宏峰就觉得心安。

周巡脱掉了外套,穿着T恤,T恤很紧,下摆束在牛仔裤里,臀部曲线非常清晰。他走路和平时不一样,他有意扭着胯走过去,弯下腰一条胳膊撑在嫌犯面前的桌子上。

关宏峰的角度看不到周巡的脸,但可以看见嫌犯的表情。那个男人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便是一种令人不安的狰狞。

关宏峰心头一紧,但是随即,也不知周巡说了什么,男人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松开旁边的女孩。周巡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扭过头对女孩说话,女孩脸色难看地起身坐到对面女伴身边。

关宏峰挑眉,周巡这小子真有一手,这样一来,即使动起手来,嫌犯也不容易抓到那两个女孩做人质。

他还是希望周巡能说服嫌犯走出店去,可是看起来并不容易,周巡跟男人聊了一阵,男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关宏峰看了看表,考虑改变计划,就在这时,周巡向前俯身,凑近男人。男人也向他凑过来,仿佛是听周巡讲什么重要的话。

瞬息之间,周巡突然起身,手里抓着一把枪,男人大惊,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外套里摸索,周巡跳起身朝他扑去。

女孩发出尖叫,关宏峰猛地站起身,撞开桌子,杯子翻倒,饮料顺着桌子淌下来。

“行动!”关宏峰掏出对讲机大喊,与此同时,四处埋伏的探员一涌而出,转瞬间就将嫌犯制服。

关宏峰走到跟前,周巡正从人群里钻出来,兴奋地跑到他跟前炫耀地举着枪叫:“老关老关,你看!”

关宏峰面无表情地夺过枪递给旁边的探员说:“把证据收好,收队。”

周巡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探员们押着嫌犯从他身边走过,最后一个拍拍他的肩膀挑起大拇指说:“哥们儿,不赖啊。”他做了个鬼脸。

关宏峰回到支队安排好后续工作已经是深夜,他疲惫地推开办公室的门,不意外地看到周巡躺在沙发上打呼噜,只穿着T恤,原本当作被子的外套掉在地上。

他站住,注视周巡睡得昏天黑地的样子,眼神温柔下来。他走过去捡起外套,啪嗒一声,从口袋里掉出一样东西,关宏峰一愣,等他看清那是一包拆开的利群烟之后,脸顿时沉了下来。

他把外套抽到周巡身上厉声叫:“周巡!”周巡睡得迷迷糊糊,被他这一叫,反射式的跳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他惊慌失措地问,看清楚是关宏峰,才松一口气说,“是你啊,差点把我吓死。”

关宏峰把烟举到他面前问:“这是哪儿来的?”周巡一惊,慌忙摸兜,关宏峰冷冷说:“别找了,这就是你的,你自己买的?”

“不是不是!”周巡义正辞严地断然否认,顿了顿,他嘿嘿笑道:“宇哥给的,说让我提神……”气得关宏峰掏出手机就想拨过去骂关宏宇一顿,看了看时间又忍下来没拨。

他举着那包烟说:“这包没收,不准抽烟,以后只要见着都没收,听见没有?”周巡背着手绞着手指头,像一个被班主任训话的小学生。

关宏峰滔滔不绝地给他讲抽烟的危害,周巡都一声不响,等关宏峰训完话,他歪着头问:“老关,你怎么就不肯夸夸我呢?”

关宏峰噎了一下,周巡巴巴地瞅着他说:“今天的任务,我明明完成的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夸我?”

关宏峰沉默一阵,问:“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周巡作出回忆的样子说:“没啥呀?就是套近乎呗。他说你小子混得不错啊,我说是啊最近找了金主了。”

关宏峰眼神变了变:“就这些?”周巡漫不经心地说:“就这些,还能有什么?”关宏峰突然问:“你当初到底出于什么原因不跟他了?”

周巡低下头揪T恤上的一根线头,平静地说:“他摸我屁股,我一拳揍得他鼻子开花,他手下的人把我打了一顿丢出来。”

关宏峰心口猛地抽紧,可是周巡却抬起头笑嘻嘻地说:“老关,你可真会转移话题,你就说你为什么不夸我?”

关宏峰展开手里的外套给周巡穿上,拉着他的手往外走,淡淡地说:“你才是转移话题,我刚才教育你不准抽烟你到底听进去没有?”

周巡跟着他出了支队开车回家,问他:“老关,你真不会抽烟?”关宏峰绷着脸说:“大学的时候为了提神学习抽过,后来就戒了。”

周巡精神一震说:“真的?我其实还不会呢,就会往外吹,不然你教我呗?”关宏峰气得吼一声:“我刚才说的什么?你都忘了?”

周巡缩缩脖子嘀咕着:“不教算了,我让宇哥教我。”

关宏峰提高嗓门问:“什么?”

周巡连忙挺直了后背说:“没啥没啥,我就问咱能不能加个夜宵?”

评论(1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