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豢爱(3)19岁周巡和27岁老关兄弟

前两章请点tag里的“豢爱”就能搜索出来,回头有时间我再加链接
这是个轻松的日常文,不一定能写多少,走一步看一步吧

(3)

关宏峰并不想介绍周巡认识弟弟关宏宇,潜意识里他觉得周巡会被关宏宇教坏。

关宏宇虽然跟关宏峰是双胞胎兄弟,可是却像一枚硬币的正反面那样完全不同。

关宏宇从小是个不省心的,打架斗殴从没少了他的份儿,关妈妈没少替他操心,关宏峰也没少替他背锅。高考落榜他进了武警,关宏峰本以为他会好好干下去,没想到没过几年他就退了伍混起了社会,如今开了个物流公司,听着好听,也不知干的都是什么买卖。

可是不想归不想,他们怎么可能不见面?

收留周巡的第一个周末,关宏宇就喜滋滋地拎着一兜子啤酒卤肉来敲门,关宏峰打开门看见他就是一皱眉。关宏宇迅速作出悲痛欲绝的表情说:“哥,我又跟我女朋友分手了,安慰一下呗?”

关宏峰翻个白眼说:“那你还这么高兴,还有,哪个女朋友?”

关宏宇长了一张骗女孩子的脸,又爱调情打趣,出手也大方,身边从来没断过姑娘。不过他就是爱玩,不当真,前两天还打得火热,说不准转眼就分手了。好在他这个人嘴又甜又会哄人,小姑娘们被他哄得高兴,倒是也没人怪他薄情。

关宏峰以前还教训他几句,后来见他也没做什么祸害人家姑娘的缺德事,也就随他去了。

今天关宏峰又听说他又跟不知哪一任女朋友分手,照例揶揄他,关宏宇不在意,推开关宏峰就往里走,嘴里说着:“哥我现在伤心着呢,你就陪我喝喝酒安慰安慰我呗。”

话音未落他就停下来,惊讶地看着窝在沙发上抱着一本《刑事科学技术总论》打哈欠的周巡。

“这谁?”他指着周巡问关宏峰,关宏峰犹豫了一下,不太自然地说:“我收留的一无家可归的孩子。”

“孩子?”关宏宇狐疑地瞟周巡一眼——这孩子可有点大。

关宏宇向来热心,又是个自来熟,从自己带来的兜子里掏出一罐啤酒丢给周巡,问他:“叫什么名儿?”

周巡灵巧地接住啤酒,回答说:“周巡。”他刚要打开啤酒,就被关宏峰一把捞了去,关宏峰绷着脸说:“小孩子不准喝酒。”回头又对关宏宇说:“你也不准教坏他。”

周巡扁了扁嘴,没敢抱怨,关宏宇没做声,看关宏峰进了厨房,才悄悄坐到周巡身边,把自己打开的那罐啤酒递给周巡。周巡瞟了厨房一眼,接过来喝了一口,又赶紧递还给关宏宇。

关宏宇拍了拍周巡的肩膀说:“以后跟着宇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厨房里关宏峰的声音冷冷地传来:“关宏宇你说什么?”

关宏宇连忙扭过脖子对着厨房高声说:“我在教周巡看书呢。”他看清楚书名,皱皱眉头说:“你看这玩意儿干什么?你也想当警察?”

周巡说:“老关已经带着我出过现场了,我现在算他徒弟。”

周巡说得不错,关宏峰工作忙,也不能天天把周巡丢家里不管,再者他又认定周巡是个刑侦的好苗子,便天天带他上班。

周巡机灵,就在旁边默不作声地听关宏峰分析案情调兵遣将,替关宏峰跑腿买饭送文件,全队上上下下混得贼熟,先不说学了多少刑侦知识,人缘儿倒混得不错。

关宏宇指着周巡怀里的砖头书问:“看得懂吗?”周巡一脸苦相说:“看不懂,不过老关非要我看。”

关宏宇一把夺过来把书扣在沙发上说:“看不懂还看个什么劲儿,有这工夫不如好好练练。”

他朝着周巡伸出手来说:“胳膊伸出来让哥哥看看。”

周巡把胳膊伸过去,关宏宇攥着他的手腕嫌弃地咂咂嘴说:“太瘦了,让我哥好好给你补补。”说完,他像想起什么,在兜子里扒拉一会儿,扒拉出一个鸡腿塞给周巡说:“吃饱了有劲儿了哥哥教你练拳。”

周巡咬了一口鸡腿说:“宇哥,你会打拳啊?”关宏宇拍了他脑袋一下说:“什么叫会?哥哥我当初在武警正经训练过,不是我吹,要不是我早早退出来,早就是特警了。”

周巡笑嘻嘻说:“那你教我呗,现在就教我呗。”

关宏峰在厨房听见了,说:“教什么教!周巡,看你的书,回头我要检查。宏宇,过来帮忙。”

关宏宇没了刚才的气势,朝周巡做个鬼脸,进了厨房。关宏峰把一头蒜递给他说:“剥干净了捣碎拌凉菜吃。”

关宏宇坐在小凳子上对着垃圾桶剥蒜,关宏峰一边忙着一边低声说:“周巡年纪小,你可不要带坏他。”

关宏宇不服气地仰着头说:“我怎么就带坏他了?教他打拳不好吗?你打架是个棒槌还让你徒弟跟你一样?”

关宏峰气得横他一眼说:“支队的警员都可以教他,用不着你。”关宏宇不屑地撇嘴说:“就你们支队那些人,哪个是我的对手?教能教出什么?”

关宏峰把酱油瓶子重重地蹲在案板上说:“少说废话,不行就是不行!”

关宏宇虽然看起来混不吝的,可是关键时候从不敢不听关宏峰的话。不过不让教可以,不让他上门却不可能。

大概是这些年做弟弟做久了,突然有了个可以让自己当大哥的对象,关宏宇特别喜欢来找周巡。以前不过是偶尔上门,如今得空就带着吃的喝的来敲关宏峰的门。

关宏峰气得头疼,可是真要黑下脸来不让关宏宇登门又有点小题大做。何况,周巡都十九了,又是街头混过来的,其实要教坏早教坏了,哪用得着关宏宇?

关宏峰不是不知道,就是不知怎么的不想让周巡接触关宏宇。周巡和关宏宇的脾气有点像,两个人对面喝啤酒(周巡被关宏峰严格看管只能喝菠萝啤)撸烤串,聊什么仿佛都聊得有滋有味。

关宏峰的心里就不痛快,虽然他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痛快。

周巡在他面前和在关宏宇面前完全就是两个人,他能和关宏宇称兄道弟勾肩搭背,可是在自己面前却又乖巧又狡猾,虽然对自己言听计从,但是不知怎么总让关宏峰觉得他那张远比同龄男孩子秀气得多的脸后面转动着不可明言的小心思。

关宏峰对案情看得透彻,对人心看得分明,可是对感情,尤其是自己关心的人的感情却很有些当事者迷的感觉。

周巡又实在很会恃宠而骄,刚才还跟关宏宇聊得火热,回过头来用他那双桃花眼忽闪忽闪地看着关宏峰笑嘻嘻地叫:“老关……”关宏峰就什么脾气也没有了。

关宏峰安排周巡训练,支队里有几个身手好的,不过大家都忙,谁也不可能专门辅导周巡,也就是谁有空了陪他练一会儿。

周巡底子好,身手敏捷,但是练得还不够。有次他跟着关宏峰行动,正对上一个受过训练的抢劫犯。当时身边没有别人,周巡不含糊,一个人冲了上去,勇猛是够了,但是能耐不行,几下就被抢劫犯打倒,要不是别的警员及时赶到,就算保住小命也得受重伤。

晚上回家关宏峰察看周巡的伤口,他身上有几处擦伤,破了几个口子。关宏峰给他涂了药水包扎起来,沉默了一阵,突然说:“不然,还是让宏宇教你吧。”

周巡先是惊讶地挑眉,然后就开心地弯起眼睛笑,眉眼弯弯的,很好看。

关宏峰忍不住跟着他笑,然后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评论(2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