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番外)很短,补充细节,彬巡警告

周巡开着牧马人慢悠悠地走着,因为道路不熟,他一路留心道边的路牌。走到柳青路的一个低调的小酒吧前,他停下车,看了看招牌,推门走进去。

有服务生迎上来,周巡问:“有位姓韩的客人是不是已经来了?”服务生说:“是,您随我来。”

服务生引着周巡来到一个角落,果然有位客人等在那里。周巡在他对面坐下来,客人的眼睛在金丝眼镜的镜片后对着他微笑,问他:“喝什么?”

周巡没什么机会来这种地方,对洋酒也不熟悉,只记得关宏宇喜欢喝格兰菲迪,便说:“一杯格兰菲迪。”

服务生退了下去,不多时端了酒过来,周巡把酒杯抓在手里,为了掩饰自己的兴奋和无措,低着头一连喝了好几口。

韩彬温和地提醒道:“不忙,别喝得太急,容易醉。”

周巡咧了咧嘴,四下看看,不见有人注意,才往前探了探身压低声音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韩彬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从容地说:“我比你们更早发现了局里被渗透的事,而且他们已经准备对我下手,我人单势孤,只好逃命。”

周巡记起吴征跟他谈到的事,不由心里难过,低声说:“老吴也是这么猜测的,可是他已经……”

韩彬探身握住周巡的手,安抚地拍一拍,轻声说:“我都知道了,我不在,辛苦你了。”

周巡低下头,眼圈一红。

韩彬就是林昆,周巡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林昆年长几岁,周巡一直管他叫哥。

林昆卧底的时间比周巡更早,他化名小乔爷与孟仲谋金山打交道,后来身份泄露,顾局李代桃僵救下了他,周巡却因为那件事遇到了关宏峰。

周巡又问:“你现在的身份又是怎么回事?”

韩彬说:“卧底那么多年,好歹有些路子,我在这边有几个靠得住的朋友,便请他们帮忙伪造了身份。”

周巡点点头,想了想又问:“即便如此,你也没有必要接近方家,你这又是卧底任务还是有别的目的?”

韩彬没有答,若有所思地用大拇指摩挲着玻璃杯,半晌,突然问:“你现在还想回去吗?”

周巡愣了一下说:“当然,怎么,你有让我回去的办法?”

韩彬摇了摇头说:“我自己都自身难保,哪里有本事让你回去?何况……”

他凝视着周巡,语调突然凌厉起来:“回去,你以为你活得了吗?”

周巡一凛,低声说:“不至于……”

韩彬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他说:“局里从根上就已经腐烂了,他们绝不容忍你这种人的存在,你回去就是送死!可是你到现在还这么天真,叶方舟跟你做交易,你居然还想借机找回档案,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让我操心?”

周巡猛地挺直身体,睁大眼睛看着韩彬问:“那天,是你……”

韩彬冷冷说:“是我,我想断了你回去的念头。”

周巡不做声,许久才说:“原来你是真的打算走黑道了,而且,还要拉我一起。”

韩彬眼神暗了暗,扬眉道:“不错,你怪我?”

周巡疲惫地摇了摇头说:“事已至此,不管那天叶方舟是死是活,我都回不去了。不过,就算做不了警察,我也不想走你们的路。”

他仰起脖子将酒一饮而尽,重重地放在桌子沉着嗓子说:“以后,你就不再是昆哥,而是韩律师了。我不会跟着老关做生意,你我也就没什么机会再见面,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他站起身要走,却被韩彬一把攥住手腕,周巡试图甩开,但是韩彬抓的非常紧。

“周巡,”韩彬说,“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真以为你能置身事外?”

周巡仰起头冷冷地说:“人并不是总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但至少可以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韩彬冷笑说:“是吗?如果关宏峰有事,你会不管吗?只要还在关宏峰身边,你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周巡目光闪动,他抽回手后退了一步盯着韩彬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宏峰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听林佳音关于韩彬身份的调查报告。

“有意思。”他轻声说,窗玻璃上映出他面无表情的脸,他看着院子里周巡从大门处走进来的身影,眼中闪出转瞬即逝的锋芒。

(完)

PS:

没有第二部,后面不写了。

这个文的重点在黑帮设置以及原剧剧情的打碎重组,不是三角恋。

双关周和关周彬巡都有独立的文,这里就不再写了。

如果有邰伟设置,方木那边就不会有什么动作。

作为又一个认真考虑要坑的文最后能完成真是个奇迹,以及不能把这些改编剧情写出来感觉挺遗憾的,还好没有坑,我感谢自己的强迫症。

下一个文随缘,如果没有特别想写的,考虑把以前的坑填填。

评论(1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