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15)完结 架空黑帮

(15)

周巡跟着关宏峰从机场出来,摘下墨镜环视四周,仔细打量这座陌生的城市。

周巡第一次来绿藤市。

绿藤是一座北方城市,规模比津港小一些,但是近几年发展势头强劲,很是引人注目。

关宏宇在出站口等他们,伸手接过周巡的行李问:“路上顺利吧?”关宏峰在旁边说:“顺利,就是飞机餐不够周巡吃,他饿得有点晕机。”

关宏宇大笑起来,拍着周巡的肩膀说:“是你的风格,别急,回家吃饭去。”

“家?”周巡回头问关宏峰,“房子也买好了?”关宏峰微微一笑说:“这里就是我们的第二个家,什么都有,只要我们搬过来就行。”他们走到一辆牧马人前停下来,关宏宇把行李放好,开门让他们上车。

周巡转着眼珠子打量这车半天,关宏峰看他一眼,淡淡说:“喜欢的话以后这辆车归你。”

周巡试探着问:“你们这是……把家搬过来了?”关宏宇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是啊,你刚来的那段时间我不是常常不在吗?那时候我就在这边忙。”

周巡想起关宏峰编造的关宏宇去广州做生意的谎言,点了点头问:“为什么那么早就想要搬家?”

关宏宇说:“安腾他们既然是官匪勾结,又非要让我们合作,我们除了屈服就只能转移,毕竟他们后台太硬,硬拼就会两败俱伤。”

周巡又问:“既然早有准备,为何不假意合作拖延时间,非要和他们对着干?”

关宏宇咧嘴一笑说:“咱们势单力薄,好歹骨气还是有的,我们弟兄这么多年也没在谁面前低三下四过。”

周巡掉头看关宏峰,关宏峰没有接话,换了话题对他说:“弟兄们也都撤回来了,这边的生意宏宇也早搭好了桥。以后你跟着我,想做事就跟着做,不想做就算了。愿意进修也可以,愿意窝在家里也可以。”

周巡知道他那句没出口的话——“我养你一辈子也可以”。

周巡苦笑了笑,他现在是得靠关宏峰养着了——叶方舟一死,他的身份再没有人知道,更要命的是,刘长永一案,叶方舟死无对证,他的嫌疑也洗刷不了。他现在,不仅做不成警察,还跟关宏宇一样是个命案逃犯的身份,他能到哪儿去?

他没答关宏峰的话,问他:“绿藤这边有什么麻烦没有?和道上的关系怎么样?”

关宏峰说:“绿藤这边,大家互不干涉共同发财,没什么大麻烦。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这边有一家姓方的势力最大,方家少主刚刚掌权,风头正劲。我们还是要去拜会拜会。”

正说着,车子拐进一片别墅区,在一所院子前停住,门上有人打开大门,关宏宇把车开进去。

周巡下了车四下看看,笑着对关宏峰说:“老关,你到底有多少钱?这三层小楼比津港那座还气派呢。”关宏宇拎着他的行李往里走说:“手下几百号兄弟要吃要喝,没钱哪儿养得起?”

关宏峰带笑说:“赶紧进屋吃饭吧,吃完饭早点睡觉,明天还有事。”

吃过饭洗完澡出来,周巡没见关宏峰,他就穿着睡衣出来找,路过书房的时候正见关宏峰和一个女人从书房出来。

看到他时两个人都停住脚步,关宏峰掉头对女人说:“你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再找你。”女人点头,看了周巡一眼,从他身边走过。

周巡站在原地没动,关宏峰微笑着走过来说:“不赶快休息,乱逛什么?”他顺手揽过周巡往回走,两个人回到卧室,刚关上门,周巡突然开了口。

“那个人是孟仲谋的手下对吗?”他问,“这么说,要么你和孟仲谋私下还有来往,要么……她就是你埋伏在孟仲谋身边的卧底?”

关宏峰淡淡笑道:“行,如今大脑跟小脑一样发达了。”周巡翻他一个白眼,关宏峰这才笑道:“是,她是我的卧底,说起来还算救你一命,当初就是她给金山的枪做了手脚才炸了膛。”

周巡惊讶地哦了一声,又说:“她也跟着你撤退了?失去了这么个内应是不是有点可惜?”

关宏峰点头说:“是有一点,不过其实她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她已经成功搅乱了孟氏集团,再留下去会引人怀疑。”

周巡吃惊地问:“怎么搅乱?”关宏峰淡淡说:“今天忙了一天,你还没有机会看手机新闻吧?孟仲谋死了。”

周巡倒吸一口冷气,关宏峰若无其事道:“你是睡觉呢,还是打算跟我讨论一晚上林佳音?”

周巡不便再问下去,故意嘟嘟囔囔说:“反正你有事都瞒着我,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关宏峰用哄孩子的口气说:“好了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聊,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周巡叽咕几声,跟着关宏峰上了床,不多时就睡了。

关宏峰却没有睡,他借着床头小灯端详周巡的脸,周巡睡得毫无防备。

他知道周巡如今已经彻底没了退路也没了牵挂,该杀的人杀了,该报的仇报了,至于其他,不是他能改变得了的,也就不得不随他们的便。

他知道如今周巡才真正死了离他而去的心。

他再也不会走了,再也不能走了。

关宏峰想起白天里周巡问的问题,他问他为什么不假意和安腾等人合作为撤离争取时间,而非要与他们为敌。

其实早先关宏宇也问过类似的话,关宏峰都没有回答。

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早就知道安腾和警局高层有关,如果他们对他动手,因了他和周巡的特殊关系,就一定会牵连到周巡。

自己人对付自己人,才更见的毒辣。

关宏峰虽不能确切预料他们的手段,但至少他相信他们会将周巡推得越来越远。

周巡离他们远,就意味着离自己更近。

果然,周巡如今再也不用纠结走哪一条路——他只能走关宏峰的路。

关宏峰温柔地看着周巡,周巡在睡梦中咕哝几句,关宏峰俯下身亲吻他,伸手按灭了床头小灯。

第二天周巡起得很晚,早饭跟午饭合在一起吃的。关宏宇不在家,关宏峰说初来乍到事情很多,关宏宇一早就走了。

周巡想起昨天关宏峰叮嘱他的话,就问:“你说今天有事,有什么事?”

关宏峰说:“吃完饭换身衣服,我要带你去拜会方家少主。”

其实之前关宏宇和方家有所接触,但是今天这是关宏峰第一次出面,所以十分隆重。

关宏峰带周巡去的是一家私人会所,据说是方家的生意,当地非常豪华的高消费场所。

有人早早地在门口候着,将关宏峰和周巡请进去,引到一个包厢前请他们进去。

周巡跟在关宏峰身后走进去,见房间里布置十分华丽,有几个人早早到了,见关宏峰进来,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周巡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整个房间里,这个年轻人显得十分引人注目。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年纪,身材高大,面目俊秀非常,没穿外套,只穿一件质地优良的白衬衫,袖口折起来,露出肌理分明的小臂,看上去像个气质优雅的读书人,眼角眉梢,却带着含而不露的杀气。

这时候,带路的人连忙介绍说:“这位就是我家少主方少爷。”

周巡暗自惊讶,关宏峰上前寒暄,方少爷微笑道:“关先生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一位新交的朋友,以后大家还要通力合作,共同发财。”

他看向旁边,周巡跟着他看过去,见角落里一个原本背对他们的黑衣人慢慢回身朝他们一笑,金丝眼镜下大而黑的眸子里冷冷地闪出寒光。

周巡的心突然狂跳起来,就听方少爷说:“这位就是韩彬韩律师。”

韩彬走上前,朝着关宏峰伸出手来,微笑着说:“关先生,久闻大名,以后还请关先生多多关照。”

(完)

PS:

是的,没错,这就是完了。

还会有一个补充情节的简短番外

对,林昆和韩彬是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邰伟

评论(3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