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14)架空黑帮(今日二更)是的我已经疯了

(14)

周巡走进仓库,手揣在怀里,握着枪柄。

其实他知道在不确定对方身份的前提下贸然见面很不明智,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

如今,局里再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必须抓住这唯一的机会。

他想,也许是刘长永留了一手,把自己的档案托给某个人保存,或是顾局临走前安排了另一个心腹以防万一。

如果他瞻前顾后不敢来,他就错过了唯一可以恢复身份的机会。

可是,他的希望在看到叶方舟的一瞬间破灭了,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中计了!

他拔枪在手飞快地左右环视,叶方舟却举起手笑着说:“放松放松,没有埋伏,只有我一个。”

周巡举枪对着叶方舟,怀疑地问:“是你打的电话?”叶方舟点头说:“是。”周巡问:“你怎么知道那个接头暗号?”叶方舟摊开手说:“当然是从老刘的电脑里找到的,包括你的所有档案。”

周巡倒吸一口气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叶方舟挑眉说:“当然,其实那天看到你和老刘接头我就知道了。”

周巡脸色一变,立起眉毛厉声吼道:“刘长永是你杀的!”叶方舟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说:“吼那么大声干嘛?他非要查我,他这是自己找死。”

周巡的胸口起伏几下,好容易平复下情绪,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叶方舟笑了:“杀了我?杀了我就再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你也就再也做不回警察。”

他突然收起笑容,阴冷地说:“跟我们作对的都得死,老刘是这样,你也一样。”

周巡冷笑一声问:“我死之前,先送你上路。”叶方舟举起一只手说:“周巡,你冷静点,我们来做个交易。你说你卧底这么多年图什么呢?只要你跟我们合作,我马上给你恢复身份,你回来正大光明地做警察不好吗?”

周巡沉声说:“你有这么好心?”叶方舟挺直了身子说:“你的档案已经被我保存下来,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恢复你的身份。”

周巡眯起眼睛问:“你要我做什么?”

叶方舟笑,一字一句说:“杀了关宏峰。”

周巡的瞳孔猛地收紧,他攥紧了手枪。

叶方舟脸上带笑,声音却异常阴冷,他说:“你应该知道,现在关宏峰是我们唯一的对手,我们需要杀了他才能顺利做生意。正好,你就在他身边,下手最方便。”

他露出一丝奸笑:“顺手的话,把关宏宇也一并杀掉。”

周巡低声问:“如果我不肯呢?”

叶方舟冷下脸来说:“如果你不肯,我就删除你所有的档案,你就永远只能当个黑道上的混混。”

周巡面无表情地沉默,叶方舟带着志在必得的表情微笑着等待。周围一片沉寂,只听到夜风吹动树叶的哗哗声。

许久,周巡叹了口气,放下枪,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啪的打着打火机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叶方舟咧开嘴笑了,果然,周巡歪着头说:“好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过你得说话算数。”

叶方舟拍了拍胸口说:“当然,你只要跟我们合作,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你的档案我收藏得好好的,你今天杀了关宏峰,明天就可以来警局上班。”

周巡点点头说:“行,一言为定。”

叶方舟大喜,忙问:“什么时候能办成?”周巡说:“别着急呀,这得抓着机会才行。”叶方舟说:“你故意拖延时间可不行,这么着,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声枪响打破沉寂的夜色。周巡大吃一惊,嘴里叼的烟掉到地上,他拔枪四下看,却不见人,再回头,叶方舟已经倒在血泊中。

周巡和关宏宇一起回到住处,关宏峰已经等在那里。

“怎么回事?”关宏峰坐在沙发上审视着他们,单刀直入地问。周巡和关宏宇互相看了一眼,关宏宇说:“叶方舟死了。”

关宏峰露出一点惊讶的神色,随即看向周巡,周巡忙说:“不是我。”关宏宇在旁边看到关宏峰的目光又盯在自己身上,也连忙分辩说:“也不是我。”

关宏峰有点不耐烦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周巡早就确定关宏峰知道自己的卧底身份,干脆不再隐瞒,便说:“叶方舟拿到了刘长永留下来的所有文件档案,其中包括我的资料。”

关宏宇看了周巡一眼,周巡谁也不看,垂着眼睑说:“他用上面的暗号联系我,我不知道是他,就去见面。他告诉我说我的档案在他手里,如果不合作他就把它们删除。正在这时,不知道谁打的枪,太准,一枪就把他打死了。”

关宏宇说:“我跟进仓库之前看到一个黑影,很可能就是打黑枪的那个人。”

关宏峰没有理睬他,却盯着周巡问:“他要跟你合作什么?”周巡不动声色地说:“他让我投靠他们。”关宏峰追问:“没开什么条件?”

周巡说:“开了,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打死了。”

关宏峰不说话,仍然盯着他,周巡回视他,仿佛十分坦然。半晌,关宏峰终于收起审视的目光,点了点头低声说:“好吧,不管怎么样,你没事就好。太晚了,赶紧睡吧。”

周巡洗完澡走进卧室,关宏峰坐在床边等他。周巡的脚步停滞了一下,才像平常一样快步走过去,大喇喇往床上一躺,舒服地叹了口气。

关宏峰侧过头来看他,他闭着眼睛说:“今天太累了,能告个假不能?”

关宏峰轻轻理着他乱糟糟的头发,轻声说:“我不想做什么,就想看你睡觉。”

周巡摸索着抓住他的手握在手心里,关宏峰侧躺在床上把周巡搂进怀里。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关宏峰说,周巡闭着眼摇了摇头,苦笑着说:“这年月,谁不辛苦?”

关宏峰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每次想到刘长永那杯奶茶也可能被你喝掉,我就后背发凉。”

周巡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他睁开眼睛抬起头看关宏峰。关宏峰紧了紧怀抱,眼睛看着别处说:“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永远和我在一起?”

周巡的心乱跳了两下,他张开嘴想要反驳,可是又说不出话。

他为关宏峰死了都行,可是,他到底是个警察。

他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最后,他只能轻轻叫了一声:“老关……”

关宏峰低头吻住了他。

第二天关宏峰走的很早,他走时周巡还在熟睡,他仔细地给周巡掖好被角,周巡在睡梦中咕哝了几句老关,他听到后,露出微微的笑意。

那天晚些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他独自开车赶到一条偏僻的小巷等着,不多时,副驾驶座的车门开了,一个女人坐进来,关上车门。

“怎么样?”关宏峰平静地问,林佳音甩了一下头发说:“局里乱成一锅粥了,不过这算不了什么,施广陵亲自主持大局,用不了两天上面就会空降来一个支队长,一切就都恢复正常。”

她叹了口气说:“警局基本上完全被渗透了,他们又和黑道勾结,势力太大,我们势单力孤,不是他们的对手。”

关宏峰没有接她的话,却问:“周巡的档案找到了吗?”林佳音点头说:“找到了,我带来了。”

她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关宏峰,说:“电脑里的我已经删除了,只有这一份。”

关宏峰从后座拿过笔记本电脑,插上U盘打开,果然是一份关于周巡的资料。

他盯着第一页附的照片,照片上是20岁的周巡带着稚气的脸。关宏峰想到他们的第一次相遇,那时候,周巡就已经是卧底了。

他问:“别处还有备份吗?”林佳音说:“没有了。”

关宏峰关掉文档,右击鼠标选择了删除。林佳音有点惊讶地看着关宏峰,电脑屏幕上,文件消失不见。

“佳音,”关宏峰沉声命令道,“准备撤退。”

林佳音点头说:“是。”

关宏峰说:“临走之前,得给他们留点纪念。”

林佳音问:“怎么做?”

关宏峰眼中寒光一闪。

“杀掉孟仲谋。”他说。

PS:
虽然很啰嗦,还是要说,周巡隐瞒的不是他答应杀掉老关的事(那肯定是假的),他隐瞒的是他想要恢复警察身份的事。

评论(2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