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11)黑帮架空

(11)

周巡坐在树下的长椅上,捏着一罐啤酒,旁边摊开的塑料袋里露出烤串和花生米。他喝一口酒,眼睛紧紧盯着路对面一家私人会所。

关宏峰得到的情报,安腾常常在这家私人会所出没,周巡已经在这里蹲守了三天,还是一无所获。

他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

一个人逛过来,在他旁边坐下,不客气地拿过一罐啤酒打开,啪的一声,酒沫流出来,他仰起头喝了一口,咂了咂嘴,眼睛看着前面说:“还没等到啊?”

周巡从他手里夺过一串烤鸡心说:“你他妈出来乱逛什么!你现在可是通缉犯。”

关宏宇耸耸肩说:“反正我这张脸和我哥一样,我就说我是关宏峰不得了?”

周巡说:“得了你,人多目标大,快滚。”关宏宇说:“嘿臭小子,哥哥我来帮你你还叫我滚?我看你是找抽。”

他抬手照着周巡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打得挺重,周巡跳起来骂:“你他妈还真打!再打我揍你了啊!”关宏宇咧嘴笑:“就你这小样儿还揍我,哪次不是我把你压在地上压得死死的?”

周巡指着他忍了又忍才把手放下来,骂道:“关宏宇你他妈给我等着,等我忙过这一阵咱俩好好练练,我要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我跟你姓!”

关宏宇大笑:“行啊我等着,你要打输了就跪地上叫我爸爸。”周巡一拳就揍过来,关宏宇接住他的拳头,看着私人会所的方向说:“哟那不是安腾吗?”

周巡连忙跟着看过去,却不见人影,再回过头来,关宏宇抓了一把烤串走出多远,气得他把喝了一半的啤酒罐丢过去,酒甩了关宏宇一身。关宏宇叫起来:“你他妈等着,回去给我洗衣服去!”

周巡翻个白眼,又忍不住笑了。

关宏宇一边走一边吃烤串,吃完了也转到私人会所后面的一条街上。

这条街有些小店铺,但是早就关了门,如今夜深人静,几乎空无一人。

关宏宇把垃圾丢进垃圾桶,眼角余光看到一个人从他背后走过,他瞥了一眼,顿时警觉起来——安腾?

关宏宇只看过安腾的照片,路灯又昏暗,他不太确定,便悄悄在后面跟着。这条街岔路很多,那人没走多远就拐进旁边的胡同,关宏宇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周巡,对着手机压低声音说:“我在会所后街,发现有个人很像安腾,你来认认。”

刚挂断电话,后脑就顶上一个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有人冷冷地说:“别动。”

关宏宇慢慢举起手来,那人晃了晃枪口,叫他蹲下,然后笑了一声说:“你是关宏宇吧,我还以为你已经逃到外地了,怎么,还没跑呢?”

关宏宇镇定地说:“人又不是我杀的,我跑什么?”那人说:“你的证据板上钉钉,谁关心你杀不杀人?”

关宏宇舔了舔嘴唇问:“你就是安腾吧,我的案子是你做的吧?是男人的话就承认,我也算死个明白。”

安腾讥讽地笑道:“你现在可不能死,你死了,谁替我背黑锅?”说完,他抬起手照着关宏宇的后脑一枪托砸下去,关宏宇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安腾掏出手机踢了踢地上的关宏宇说:“你说我要报个警,是不是还能领赏金?”

他刚要打电话,就见一个人朝他跑来,他一眼就认出来——周巡!

安腾抬手就是一枪,周巡反应奇快,往旁边一躲,顺势扑上来抓住安腾的手腕。安腾连开两枪全打空了,两个人扭打在一处。

周巡来不及掏枪,只能死死抓住安腾的手腕试图打落或是夺过枪来。没想到安腾也不是吃素的,身手敏捷,一时难分上下。

周巡拼尽全身力气将安腾撞到墙上,安腾疼得叫了一声,手中却不放松。他一手搂紧周巡,一手将枪口对上周巡的头。

周巡用两只手扒着他的手臂试图扭开,两个人都使出全身的力气,枪口慢慢调转,安腾扣住扳机。

千钧一发之际,周巡的头猛地向左侧一甩,啪的一声枪响,子弹贴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正中安腾的眉心。

周巡回过头来,见安腾瞪着眼睛,身体顺着墙滑坐在地。

周巡脸色惨白地倒退几步,两手扶着膝盖喘气,旁边有人呻吟一声,他回过头看到关宏宇,连忙跑过去把他扶起来。

关宏宇捂着后脑勺呲牙咧嘴地看看周巡,又看看安腾,迷惑地问:“这是怎么了?”周巡吐出一口气,心有余悸,却故意满不在乎地说:“被我崩了。”

关宏宇点点头说:“你小子还真行,得,你也算是报了仇了,他承认他就是杀害吴征一家的凶手。”

周巡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

叶方舟接起一个电话,听着听着皱起眉头。

“刘长永那老头调查我?”他冷笑一声,“快退休的人了,趟这个浑水干什么?”

他对着电话摇摇头:“那老头查人还是有些手段的,光躲不是个事儿,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不如把他干掉算了。”

他笑起来:“少个支队长怕什么?您让我当不就完了?这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对啊,”他又说,“除掉老刘,咱局里从上到下就都是咱自己人了,这不是好事吗?”

他笑着:“您放心,包在我身上,肯定做的干净利落。”他看向窗外,楼下院子里,刘长永穿着便装正往外走,叶方舟收起笑脸,眼神陡然狰狞起来。

刘长永接到周巡的消息,说要面谈机密。刘长永开车去的路上,看到路边的快餐店,他停了下来。

这几天他废寝忘食地查叶方舟的资料,这个点儿了还没有吃饭。他走进快餐店买了两个汉堡,又买了两杯奶茶。

他回到车上放好东西,突然记起交钱时手忙脚乱把钱包落收银台了,连忙随手关上车门回去找钱包。

一个人从后面的车上下来,迅速走到他的车边,打开车门,用戴手套的手拧开两杯奶茶的盖子,将不知名的药水倒进去,然后立刻离开。

刘长永拿了钱包回来,毫无察觉地发动车子。

后面的一辆车里,叶方舟也发动车子,远远地跟着。

刘长永在一个废弃的网球场找到了周巡,周巡坐在长椅上抽着烟等他。

他拎着奶茶和汉堡走过去,把其中一份递给周巡说:“饿不饿,一起吃点儿?”

周巡接过来,咬了一口汉堡,拿过奶茶打开盖子看了看问:“什么这是?”刘长永说:“奶茶。”

周巡皱起眉嫌恶地说:“奶不兮兮的什么玩意儿,不喝不喝。”刘长永说:“毛病倒挺多,不喝算了,我都喝。”

他大口咬着汉堡说:“忙了一天没正经吃饭了。”周巡问:“查得怎么样了?”刘长永喝了一口奶茶说:“叶方舟确实有问题,我还查了另外几个怀疑对象,发现局里的问题太大,叶方舟和安廷都只是冰山一角。”

周巡说:“说到安廷,他亲口承认是吴征案的凶手。”刘长永停下来,抬起头瞪着眼睛看着他问:“真的?”

周巡点头说:“我找到了他,和他打了起来,把他崩了。”刘长永直拍大腿:“你怎么不抓了让我审!”周巡从鼻子里哼一声说:“打起来那是玩儿命,哪顾得上活捉。”

他看看表站起身说:“你回去能查多少查多少,水太深,你悠着点儿。太晚了,我还得赶紧赶回去。”

刘长永点点头说:“你先走,我吃完了再走。”

周巡快步离开,刘长永把周巡那杯奶茶也拿起来一口气喝了。

奶茶纸杯滚落在地,刘长永双手捂住喉咙脸色发青,他痉挛着滚倒在地上。

远处车里的叶方舟两眼放光地看着,兴奋地搓着手。

上面早就怀疑周巡是局里的卧底,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叶方舟眯起眼睛,嘴角露出狡猾的笑容。

ps:

安腾和安廷的转换是根据说话人的习惯叫法来确定的,老关那边习惯叫安腾,老刘习惯叫他的原名

评论(2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