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10)架空黑帮

(10)

关宏峰站在门前的台阶上,看着周巡一步步走来,突然想起五年前第一次遇见周巡的那个晚上,周巡刚和人打了架,脸上还带着伤,就这样朝他走来,一步步走到他的心里去。

如今,还是同一个人,却褪去了青涩和稚气,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重负和痛苦。

关宏峰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心疼这样的周巡,却又爱着这样的周巡,如果只是个单纯好看的年轻人,又有什么可宝贵的呢?

他在周巡走到面前时露出笑意,周巡问:“在等我?”关宏峰说:“安腾有消息了。”

回到书房,关宏峰把一张纸递给周巡,周巡接过来一看,是有关安腾的信息。

“安腾原名安廷,做过警察,他改名,大概也是为了避免暴露之前的警察身份。”关宏峰介绍说,“他的老大很神秘,但是至少可以确定,他们和警方高层有关。”

周巡暗暗心惊,关宏峰又说:“我叫几个弟兄跟踪叶方舟,发现他跟安腾见过面。”

周巡惊讶地反问:“叶方舟?你为什么要跟踪他?”关宏峰一笑说:“当然是因为我怀疑他,果然,他也与这件事有关。”

周巡轻轻弹着这张纸,突然想起吴征跟他提到局里被渗透的事情,两个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吴征主动打电话给他,说已经接近真相了。如果关宏峰真是被安腾陷害的,而安腾又和黑警有关,那么很可能是黑警的一箭双雕,同时除掉吴征和关宏峰。

这个推论看起来非常符合逻辑!

他抬头看关宏峰,关宏峰正温和地看着他,他问:“安腾的信息是哪儿来的?”

关宏峰说:“我跟你提过,孟仲谋手下有我一个卧底,她帮我查的,而且还告诉我,孟仲谋如今已经完全沦为安腾那伙人的爪牙,道上几个大帮派全都被他们收服。”

周巡点点头说:“看来,只剩下你了。”关宏峰笑了。“是啊,”他说,“只剩下我这个肉中刺眼中钉,而且还挡他们的财路,所以……”

周巡接着他的话说:“所以,他们非除掉你不可,才会想到栽赃陷害。”

关宏峰收起笑容,周巡说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几乎可以听见他从心底发出的长长的叹息。

关宏峰不是凶手这件事仿佛比抓住凶手为吴征一家报仇还要重要。

关宏峰沉声问:“如果我真是凶手,那天你会开枪吗?”

周巡沉默着,许久才说:“不知道。”

停了停,他突然目光灼灼地盯着关宏峰问:“如果我是警察,你会杀掉我吗?”

关宏峰摇了摇头,周巡问:“你不怕我泄露你的机密?”关宏峰淡淡笑了笑。

首先,我不会让你接触任何机密。

其次,我不会让你再做警察。

他这样想,没有说出口,只是揽过周巡附在他耳边说:“只要你在床上乖乖的就好。”

周巡在床上一直很乖。

周巡一直觉得关宏峰在床上和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

关宏峰平日里除了对着周巡有点笑脸,对旁人向来是冷口冷面拒人千里之外。穿衣风格也总是黑色为主,长风衣配围巾,扣子扣得妥妥贴贴,仿佛是个传统拘谨的人。

也许他真的是,但至少在床上完全不是。

周巡原本挺放得开,也愿意主动,不过他很快发现关宏峰喜欢控制全局。开始的磨合期之后,关宏峰很快掌握了他身体的所有秘密。他很容易地就能找到他最敏感的地方,刺激他,折磨他,让他无法自制地呻吟嘶叫。

关宏峰每一次都是主导,他用情欲折磨周巡,并以此为乐。他喜欢看周巡在自己身下呻吟颤抖,他用最温柔的手段从外到内地摧毁周巡,享受他每一个细微的反应。

对关宏峰这种人来说,心理上的高潮比生理上的重要得多。

而周巡是唯一一个吸引他所有征服欲和占有欲的人。

周巡汗水淋漓地趴在床上闭着眼喘息,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关宏峰俯下身贴着他的耳朵用气声问:“爱我吗?”

周巡的嘴唇动了动,又紧紧地抿住,仿佛怕自己泄露了天大的机密。

关宏峰微笑了,轻吻过他的唇角。

周巡已经不在乎关宏峰知不知道他的身份了,就像关宏峰所说,他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

——周巡的同盟者太少,哪怕是关宏峰这种身份,能共同对敌就好。

周巡决定和刘长永联系。

顾局已经调离,新局长是市局调来的,叫施广陵。这个时候调来的人,要么是黑警的同党,要么是容易控制的蠢货,周巡对他完全不信任。

其实周巡也不信任刘长永,刘长永的忠诚毫无问题,但是他的能力是个极大的问题。刘长永耿直,死板,只会打官腔不会体察下属,干了这么多年也没留下什么好口碑。

可是现在,周巡实在是没有别人可以信任。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小酒馆,老城区小巷子里连正经招牌都没有的小酒馆。

周巡和刘长永对面而坐,桌上摆着白酒花生和卤牛肉。

喝酒只是做样子,两个人不过拿起酒杯沾沾嘴唇,然后就慢条斯理地剥着花生。

“确实有安廷这个人,”刘长永一边嚼着花生说,“两年前查出有问题,被我亲自开了。”

周巡抽着烟问:“什么问题?”刘长永说:“经济问题,违纪但不算违法,所以开除了事,没想到他的问题这么大。”

周巡说:“你们那个叶方舟怎么样?”刘长永皱起眉:“他跟安廷关系挺好,但是当初没查出他有什么问题,怎么,你发现什么了?”

周巡说:“他还和安廷有联系,我怀疑他和局里的渗透有关。”

刘长永想了想说:“这样,我再查查他,以防万一。”周巡点头说:“一定要小心,他们那些人心狠手辣,什么都做得出来。现在顾局也不在了,也不知道能相信谁,千万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刘长永笑笑说:“放心吧,几十年的老刑警了,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

周巡又想起什么,问道:“顾局把我的资料转给你没有?”刘长永说:“他把笔记本电脑整个儿给我了,你的资料被加了密,很安全。”

周巡这才略略放了心。

为防止被人发现,他们一前一后离开小酒馆。

周巡先走,他站在门口点着一根烟,抽了一口四下看看,然后慢慢悠悠地离开。

对面拐角处,一个黑衣人也点起一根烟,烟雾缭绕中静静地注视着周巡的背影。

评论(2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