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8)黑道架空

(8)

事情有点出乎关宏峰的预料。

昨天他接到安腾的电话,安腾说:“关先生,咱们再聊聊?”关宏峰问:“聊什么?”安腾说:“聊聊那天坐在您书房里的那个人,您说的自己人。”

关宏峰的脸色阴沉下来。

安腾约他一个人见面,地点选得偏僻,本来他是不会去的,可是事关周巡,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攥住了周巡的什么把柄,再三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冒险前往。

他特意把周巡留在外面,没想到却反被利用,周巡反倒成了他有可能杀人的人证!

那天他被服务生引着刚走进包厢就被人用毛巾捂住口鼻,刺鼻的乙醚气味下,他失去知觉。等他再醒来,却是躺在一户人家的客厅里,他茫然地爬起来,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一家人,他低下头,看到手里握着的一把匕首。

他只呆愣了两分钟便立刻带着匕首逃离,老式小区住的多是老人,天黑之后早早地关门闭户,没有人在外面游荡。

关宏峰擦干净匕首上留下的指纹,想要丢掉匕首,可是随即想到,他不可能不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就算是一根头发也足以让警察锁定他。

他在一家小便利店买了一卷胶带纸,在胡同深处的路灯下掏出钱包,里面有一张兄弟俩和已经过世的母亲的合影,前段时间关宏宇整理母亲遗物时找出来给他的。

他用胶带粘下关宏宇的指纹,贴在匕首柄上,然后将匕首丢进垃圾桶。

他一边给关宏宇打电话一边往酒吧方向走。“宏宇,”他问,“你现在一个人吗?”关宏宇有点奇怪地说:“是啊,在马路边溜达呢。”关宏峰说:“不要见任何人,去老房子躲起来,回头跟你细说。”

挂断电话,他站住盯着那个小酒吧看,酒吧可能就是他们的地盘,服务生应该也是同伙。用这种方式而不是简单的暗杀,大概因为他们不只想杀掉他就算了,他们想借着杀人犯的罪名彻底毁掉整个关家。

所以,他一定不可以中招!

他深吸一口气,站在车边给周巡打电话。他们离开的时候,他看到了疾驰而来的警车。

像他预料的那样,警察来得很快,带头的他认识,叫叶方舟。这个年轻人面貌英俊,眼神中却总带着凶戾奸诈的神气。

很显然,他们还没找到匕首。

他从容地谈起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叶方舟一时语塞,就在这时,又有几个警察从门外走进来。叶方舟让在旁边,对着为首那个年长的警察叫了一声:“刘队。”

刘长永看也不看他,对着关宏峰说:“凶器找到了,已经对上面的指纹做了鉴定,是关宏宇。”

关宏峰注意到叶方舟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但是转瞬即逝,他绷起脸问关宏峰:“关宏宇呢?”

关宏峰说:“昨晚他就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例行搜查和讯问之后,刘长永带队离开。临走之前,关宏峰亲自送他们出来,一边说全力配合,一边又说我弟弟不会做这种事,一定是遭人陷害。

刘长永狐疑地打量他,没有答话,关宏峰一直暗中观察叶方舟,他刚才到旁边打了一个电话,表情微妙。

关宏峰叹了一口气。

吴征死了,顾局也要被逼走,长丰支队恐怕就只剩下一个刘长永苦撑大局。

问题是,他有那个本事吗?

关宏峰转身回来,进门就问佣人:“周巡下来吃饭了吗?”佣人说:“没有。”关宏峰吩咐:“准备一份,我带给他。”

他端着早餐推开卧室门,原以为周巡还在床上躺着,没想到他已经起了,很明显洗漱过,衣服也穿好了。

“不是不舒服么?”关宏峰问,“怎么?好了?”

周巡拽了拽外套袖子说:“睡了一觉,好多了,想出去走走。”关宏峰把托盘放在茶几上,不露声色地打量周巡。

周巡仿佛一切正常,他神采奕奕,甚至带了一点笑意,就只是,他不看关宏峰的眼睛,偶尔碰上也立刻闪开。

关宏峰也不点破,就顺着他说:“好啊,不过还是吃了饭再走吧。”周巡扫了一眼皮蛋瘦肉粥和虾饺说:“不了,今天想吃套煎饼果子,我自己去买。”

关宏峰说:“好,早点回来。”

周巡点点头,从关宏峰身边走过,关宏峰突然朝他伸出手,还没碰到,周巡就反射式的猛地躲开,警惕地盯着关宏峰,来不及掩饰满脸的抗拒。

关宏峰笑了笑。“领子没整好。”他温和地说,周巡摸了摸衣领,把掖在里面的领子翻出来。关宏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说:“好了,走吧。”

这一次周巡没有躲开,但是身体绷的很紧。

就仿佛,他在忍耐着强烈的厌恶和恨意。

关宏峰面色凝重,他快步走到窗前,看着周巡走出去,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崔虎,”他命令道,“定位周巡的手机,看看他要去哪儿。”

很快,崔虎发来定位截图,关宏峰看着,慢慢皱起眉,突然,他猛地一拍窗户——和光小区!周巡知道老房子的地址,并且猜到关宏宇躲在那里!

他立刻给关宏宇打电话,片刻之后,那边响起关宏宇的声音。“宏宇,”关宏峰急匆匆地说,“周巡去找你了,他很可能要杀你,你要小心!”

关宏宇似乎惊住了,骂了一声:“操!”关宏峰说:“我马上到,你控制住他,如果动起手来,记得手下留情,别伤了周巡。”

关宏宇瞪着眼睛张着嘴,听着手机那边的嘟嘟声。

“操!”他又骂了一声。

关宏宇觉得自己倒尽了霉。

他怎么就那么听他哥的话,他让他躲起来他就躲起来——当时他还以为是仇家报复,直到夜里关宏峰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成了灭门案的嫌疑人,而且是他哥亲自栽的赃。

关宏峰当然解释了自己的不得已,但也不妨碍关宏宇在心里把他哥骂了七七四十九遍——也只能在心里骂骂而已。

不过,如今周巡要杀来,他就不止是骂人那么简单了。

和光小区是关家当初的老房子,也是关宏峰第一次遇到周巡时带他过夜的地方。关宏峰早先留着房子是为了做个纪念,后来就想着,万一有危险可以应急。

关宏峰做事向来目光长远,这房子原本的户主是他们的母亲,母亲过世后,关宏峰没有转到他们兄弟名下,而是过户给一个虚拟的买主,仿佛与他们兄弟无关,就算警察查也查不到。

但是周巡知道。

周巡没有把握,他只是试试看,如果找不到,他再想别的办法,总之,他要抓到关宏宇!

当然,他尽量不会暴露卧底身份,所以他瞒着关宏峰,如果关宏宇确实是凶手,为了避免暴露自己,他打算秘密杀掉关宏宇。

他站在门前,抬头看着陈旧的老式防盗门,一手绕到身后摸住枪柄,一手轻轻敲门。

不多时,有人问:“谁?”

周巡镇静地答:“是我,老关叫我来看看你。”

停了一会儿,里面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门开了,关宏宇在防盗门的栏杆后看着他。周巡作出一个笑容。

“开门啊。”他说。

关宏宇慢慢打开门,周巡闪身进去,顺势用脚勾上门。

“我以为你会带点吃的来。”关宏宇说,紧紧盯着周巡,周巡若无其事地笑笑说:“这不是来看看你想吃什么再去买吗?”

他走进客厅,关宏宇在后面跟着,周巡似乎是随口问:“这两天怎么样?”

关宏宇说:“还行,就是啤酒不够了,卤肉也不够。”周巡说:“没问题,我给你买去——你可要藏好了,警察天天堵在门口,连老关都被他们监视起来,要不怎么会让我来看你?”

关宏宇慢慢转到逆光的方向,脸上带笑,嘴里说“我还以为你是想我了呢”,眼睛却紧紧盯着周巡的手。

周巡也笑:“我说你们哥儿俩唱的这是哪一出?那个条子是跟安腾一伙儿的?”

关宏宇说:“我不知道他跟谁一伙儿。”周巡说:“那他是挡了我们的财路了?”关宏宇说:“我从来就不认识他。”

周巡说:“哦,这么说是老关安排的,怪不得那天他要跑到那里去等什么人。他是在那里遥控指挥吧。你们也是,连我都瞒着,这是不拿我当自己人啊。”

关宏宇终于听出些眉目,他把眉一挑说:“我可没杀人,那个灭门案不是我做的。”

周巡笑:“怎么还怂了?怕我告发你啊,还不承认?做了就做了,大丈夫敢作敢当。”

关宏宇说:“我他妈没做我干嘛要承认?”周巡说:“哟,看来我非得逼供不可了。”

话音未落,他突然抽抢指向关宏宇,关宏宇早有准备,侧身躲避一把打掉了枪,枪飞到角落里。周巡挥拳打来,关宏宇连连躲闪,周巡抄起桌子上一个陶瓷雕塑朝关宏宇砸了过去。

关宏宇用胳膊一挡,陶瓷啪的一声,碎片四溅。关宏宇下意识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周巡已经到了跟前,飞起一脚踹到他胸口,关宏宇倒退几步后背撞在墙上,疼的他直呲牙。

周巡冲过来举拳又打,关宏宇挨了两拳,他着实恼了,身形一转抓住周巡一个背摔将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将整个身体压在他身上。

周巡拼命挣扎,关宏宇制住他的手脚冲着他的耳朵大吼道:“你他妈能不能听我说一句——吴征一家五口不是我杀的!”

周巡气喘吁吁地冷笑:“有你的DNA,有你的指纹,你他妈还想抵赖!”

关宏宇说:“我是被陷害的!”周巡问:“谁他妈会陷害你!”

就在这时,门的方向突然有人沉沉开口。

“我。”关宏峰说。

评论(1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