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7)黑道架空

(7)

关宏峰走进卧室的时候,周巡正窝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看平板——至少看上去是——声音放得很大,音乐很煽情。

关宏峰走过去温和地问:“什么电视剧?”周巡头也不抬地说:“破案的。”

关宏峰在他身边坐下,周巡的身体很自然地歪在他肩头,关宏峰便伸出手搂住了他,看了几眼屏幕,人乱乱哄哄的,看不明白,于是问他:“这是大结局?”

周巡嗯一声说:“这个主角是个大学生,帮警察破案,最后发现主犯是他老师。”镜头切到一个躺在地上脸上带血的人身上,关宏峰问:“他是谁?”周巡说:“男二,是个警察,被打死了。”

关宏峰皱眉:“这么惨?”周巡说:“听说要拍第二季,到时候说不准导演就让他活回来了。”

顿了顿,他的语调突然有些变化,轻声说:“要是生活里也是这样多好。”

关宏峰没有做声,侧过头凝视周巡的侧脸。周巡专注地盯着平板屏幕,片尾曲已经响起来,光影在他脸上斑斑驳驳。

关宏峰却觉得,他专注的目光深处空洞而茫然,他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关宏峰紧了紧自己的怀抱轻声说:“有时候,太独立了也未必是好事,有人能让你靠着你就靠着,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周巡转过脸看他,在他看过去时迅速别开脸,沉默了一阵,慢慢把头靠在他肩上。

关宏峰问:“是不是感觉好些?”周巡带着鼻音嗯了一声。

周巡这几天感觉非常不好,昆哥毫无消息,他夜夜做噩梦,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可是当时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发生的事远比他料想的更加可怕。

那天晚上他开车送关宏峰回家,关宏峰刚刚谈了一笔生意。金山死后,孟仲谋少了左膀右臂,势力顿时大减,不少人见风使舵投向关宏峰,做成了不少生意。

周巡和其他人一样,都认为孟仲谋没有报复是被关宏峰挫了锐气,关宏峰的看法却与众人不同。

在他看来,孟仲谋吃了大亏之后按兵不动,是服从某些人的命令,而那些人不用孟仲谋动手,是打算用更狠辣的招数。

他看了看窗外,对周巡说:“看到路边那个酒吧了么?门口停一下。”

周巡把车停好,关宏峰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你就在车里等着,我有点事,很快就出来。”

周巡打量着这个不起眼的酒吧,皱起眉问:“不用我跟着?”关宏峰微笑说:“不用,你等着就好。”顿了顿,他又说:“半个小时后不见我出来,你就进去找我。”

周巡看着关宏峰走进酒吧,也下了车,靠着车门点着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看向东边的方向。

那边是一片老式居民区,叫做曙光四号院,很久之前周巡去过一次,老吴就住在那里。

周巡仰着头望着那边稀稀疏疏的灯光,胡思乱想,他在想老吴在不在家,他们家的小丫头是在写作业还是在和弟弟做游戏,她会不会玩自己送的蝴蝶刀。他又想起今天早上老吴打给他的电话,说查黑警的事已经有了证据。他很为老吴担心,老吴向他保证会跟顾局交底,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周巡把烟蒂丢在地上,用脚尖捻灭,这已经是第三根了。他抬腕看看手表,刚好过去半个小时。

他摸了摸腰后别着的枪,大步走进酒吧。

服务生迎上来,他比划着关宏峰的样子向服务生打听他的去向,服务生引他到一个包厢门口。周巡敲了敲门,不听人应,他谨慎地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

周巡吃了一惊,在酒吧找了一圈,不见关宏峰,他问服务生:“你们这里有没有后门?”服务生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就是。”

周巡找到后门走出去,这里是一条背街,死胡同,只有一个方向能走出去。周巡拔枪在手,顺着路往前走,一直走到一个破旧的小区门口。

曙光四号院。

周巡正在犹豫,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连忙掏出来看,是关宏峰。

电话接通,关宏峰的声音传出来。“你到哪儿去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关宏峰的声音好像和平时不一样。

“我在找你。”周巡说,“我进酒吧找你找不到,就从后门出来找。”“走岔了,”关宏峰说,“我就在酒吧门口,回来吧。”

周巡松一口气,收起手机和枪,快步跑回酒吧,果然,远远地就看到关宏峰在车边站着。周巡问:“你到底去哪儿了?”

关宏峰说:“跟一个客户约好了,结果他失约了,刚才等烦了出来看他来了没有,你没看到我跟我走岔了。”

周巡因为刚才确实胡思乱想心不在焉,就没有多想,便说:“他还没来?”关宏峰说:“刚刚来了电话说不来了,咱们走吧。”

路灯昏暗,周巡没有留意关宏峰的脸色,等两个人坐上车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处传来警笛声。

周巡掉转车头往回开,后视镜里,几辆警车警灯闪烁,开向曙光四号院的方向。

关宏峰沉默了一路,周巡也满腹心事,所以没有留意。回到家已经很晚,家里很清静,关宏宇没有回来。直到睡觉,周巡也没听到关宏宇回来的声音。

周巡是第二天一早看到消息的。

他和很多人一样,早上起床前会在被窝里刷一刷手机,翻翻微博看看新闻。

今天,津港新闻的页面被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刷爆了——曙光四号院昨夜发生恶性杀人案,一家五口被杀害在自己家中,包括一对夫妻,他们的一双儿女和孩子的奶奶。

新闻里放出这家人的一张全家福,周巡看到时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

——老吴在手机屏幕上对着他笑。

周巡死死地盯着这张照片,喉头滑动了两下,胃里一阵翻腾。他跳下床连滚带爬地跑进厕所,冲着马桶不停地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他扒着洗手台撑住身体,抬起头,镜子里映出他的脸,他的脸毫无血色,一双眼睛却通红通红,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鬼。

卧室的门响了,他迅速打开水龙头捧着水洗脸,他听见关宏峰的脚步声,关宏峰说:“起了?洗了脸下来吃饭吧。”

周巡闭着眼睛摸了毛巾捂在脸上,闷闷地说:“胃里犯恶心,吃不下,想回床上躺会儿。”关宏峰关心地问:“吃坏肚子了?”周巡说:“可能吧,你先去吃饭吧,别等我了。”

听关宏峰出了门,周巡才丢下毛巾回到床上,拉上被子蒙住头。

他没有哭,他就是发抖,浑身上下都在发抖,牙齿并在一起就发出格格格的声音。

他不敢想,他不敢想那个小丫头是怎么死的,他管她叫干闺女,他开玩笑地跟老吴说将来我还要靠我闺女养老呢。

可是现在,她居然死在了他的前面。

他宁愿死去的是自己!

卧室门又打开,他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有人走过来,隔着被子把他抱在怀里。

是关宏峰的气味,这气味让他安心。关宏峰说,有人能让你靠着你就靠着,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周巡就靠进关宏峰的怀里。

关宏峰低低地问:“很难受?”周巡说:“嗯。”关宏峰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周巡沙哑地说:“你……能陪我一会儿么?”

关宏峰沉默了一下,轻声说:“放心,我一直都在。”

在关宏峰怀里,周巡渐渐不再发抖,他闭着眼,陷入昏沉的睡眠。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听见吵闹的声音,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他慌乱地坐起来,听到楼下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他的心莫名惊慌起来,跳下床跑出去,靠在栏杆上往一楼大厅看去。

关宏峰站在中央,面对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周巡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只听他从容地说:“叶警官,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昨天晚上我没有去过曙光四号院。”

为首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警察冷笑道:“关宏峰,没有证据我们会抓人吗?告诉你,凶案现场找到的一根凶手留下的头发已经做了DNA鉴定,筛查结果就是你。你就是杀害吴征一家五口的凶手!”

周巡猛地抓紧栏杆,心脏剧烈地撞击着胸口,眼前发黑嗓子眼腥甜,仿佛张嘴便能吐出一口血来。

就在这时,他听见关宏峰从容不迫地说:“不好意思,您知道我有个双胞胎兄弟吗?同卵双胞胎的DNA无法鉴别,你们要找的可能是他。”

PS:

假设这是个公民DNA全部备案的社会……

另外,周巡看的剧是心理罪第一部……

评论(1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