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6)黑道架空

把原剧重要情节全部打碎重组

(6)

关宏峰说“静观其变”,但是孟仲谋却迟迟没有动作,这对周巡来说不算出乎意料。孟仲谋向来欺软怕硬,真遇到强敌便常常畏缩不前,这一次也是一样。

不过,让周巡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关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当时关宏峰正在书房做事,听下人报告说有个叫“安腾”的客人求见,很难得地停下手里的事情说:“让他来书房见我。”

周巡百无聊赖地躺在书房长沙发上抠手机,听见这话很警惕地坐起来问:“这人什么来头?”

关宏峰摇了摇头说:“只在孟仲谋那里见过他一面,不过看起来他大有来头。”

下人让进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高个子男人,周巡搭眼一看便觉得他行走坐卧不同寻常,像是受过专门训练。

关宏峰从书桌后面站起身带笑招呼,又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安腾看了周巡一眼,关宏峰说:“自己人,没关系。”

安腾这才对着关宏峰说:“我这次来,还是来跟关先生谈生意的。”关宏峰淡淡笑道:“我的态度,您想必已经很清楚了。做生意从来讲的是你情我愿,我们关家不过小门小户,没本事做大生意,您何必强人所难?”

安腾笑了笑说:“据我所知,关先生从来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为什么这一次这样畏手畏脚?”

关宏峰摇头说:“我可没有孟老板的胆识,你们的生意太大,何况长丰的警察局里很有几个厉害角色,比如姓顾的那个局长,我可不想自找麻烦。”

周巡在旁边默不作声地听着,听到关宏峰提到顾局,他瞟了安腾一眼,只见他露出讥讽的神色说:“姓顾的有些本事,不过他手下要么是刘长永那样的饭桶,要么是各怀私心的滑头,他就一个光杆司令,能干什么?”

关宏峰不露声色地瞥他一眼说:“我和他们交道打了不少,可不觉得他们都是无能之辈。”

安腾轻蔑一笑说:“姓顾的很快就要退居二线,您根本不用担心。”

周巡心里一惊,顾局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怎么可能退居二线?就算他要退居二线,这个人又如何知道?

他焦躁地动了动身,关宏峰安抚地望他一眼,又对安腾说:“您可能有您的耳目,我却只信我看到的,姓顾的是个狠角色,我又刚刚跟孟仲谋闹翻了,现在已经回不去了。您的好意我领了,旁的,就恕难从命了。”

安腾仿佛一点也不意外,他冷笑道:“其实我也知道不必来,只是我们老大非要我再来劝劝你,果然,你是非跟我们作对不可,既然这样,我就奉劝一句,姓关的,你好自为之吧。”

他站起身便走,关宏峰也不恼,就看着他走出去,回头问周巡:“你看他是什么来头?”

周巡犹豫了一下说:“跟条子有关?”关宏峰微微一笑说:“他曾经做过警察。”

周巡暗惊,猛然想起老吴说的,局里已经被渗透到很高的程度,不禁惊恐地想:“这家伙说顾局很快要退居二线,难道是那些人的安排?”

他大为不安,连忙低头掩饰自己的表情,关宏峰看了看他,仿佛要追问几句,下人敲门报告说关宏宇回来了,关宏峰便说:“让他到书房来。”

周巡趁机说:“你们说话,我出去转转。”关宏峰抬腕看了看表说:“别走太远,快到吃晚饭时间了,宏宇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周巡说:“知道了。”

周巡下楼时遇到关宏宇,关宏宇风尘仆仆,却神采奕奕,一见周巡就照他肩头擂了一拳说:“小子,上次还没分出胜负,等我有空了再比一场。”

周巡笑着说:“行嘞,我说宇哥,你这一趟可辛苦了,我看那边气温三十多度呢。”关宏宇随口说:“胡扯什么,也就十度,冻死我了。”

周巡看着他上楼,收起嘴角的笑意——关宏峰跟他说关宏宇是去广州做生意,看来他去的是北方。

周巡走出大门,顺着路边慢慢溜达,他在考虑要不要跟老吴传达这个消息,他的手插在口袋里,手指在手机上摩挲。仿佛是心有灵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连忙掏出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看起来很像公共电话号码。

他想接,又怕手机被窃听,想了想,他按掉电话,在附近找了一个投币的公共电话,回拨那个号码。

电话立刻被接起来,果然是老吴的声音。还没等周巡说话,老吴就急匆匆地说:“老林失踪了。”

周巡的心狂跳起来。“什么!”他控制不住音量,高声叫起来。老吴说:“老林早就被救出来安顿好了,可是今天早上他突然失踪了。”

周巡攥紧了电话问:“有什么线索没有?”老吴说:“住处非常整齐,不像有打斗痕迹,不过……”

他迟疑着,周巡急切地问:“不过什么?”老吴说:“上次我见他,他跟我说觉得不安全。”周巡焦躁地捻着电话线说:“昆哥那个人最聪明不过,他肯定不会出事,说不定他是……”

老吴接下去说:“跑了?”

周巡沉默了一下问:“老吴,你知道安腾这个人吗?”老吴有点诧异地说:“没听说过,他是谁?”

周巡说:“他来找关宏峰做白粉生意,关宏峰说他曾经做过警察。”老吴大吃一惊,仔细想了想说:“确实没听过这个名字,除非他改了名字。”

周巡说:“他说顾局很快就要退居二线,你听过这个说法吗?”老吴惊愕道:“怎么可能?”周巡语气沉重地说:“我觉得他是有把握的,也就是说,他很可能有上层的消息。”

老吴沉默了,半晌才说:“我的调查也有了一些进展,我觉得我快要接近真相了。看来,咱们局里确实有问题,而且,老林应该是察觉到了危险躲起来了。”

周巡说:“对,你也一定要小心。”

挂了电话往回走,周巡摸出一根烟点上,打火的时候手抖得厉害。

他斩钉截铁地对老吴说昆哥肯定没事,可是他知道他只不过是强迫自己这样想。昆哥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们一前一后上了警校,又一前一后做了卧底。

周巡不敢想他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他很快地抽着烟,烟味很苦,就像他的心。眼前就是关家的别墅,他站在门口抽完最后一口烟,丢掉烟蒂走进去,原本苍白的脸色在走进餐厅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关氏兄弟已经在餐桌边做好。“周巡,”关宏峰温和地招呼他,“来吧,都是你喜欢吃的。”

饭桌上气氛十分轻松,关宏宇是插科打诨的好手,关宏峰说话不多,脸上却总带着笑意。

周巡仍然像平时一样大吃大喝,然后打着饱嗝说“我追的网剧今天晚上大结局我回屋看剧去了”,说完便推开椅子回了房间。

他上楼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关宏宇才轻轻晃着盛着红酒的酒杯问关宏峰:“他怎么了?”

关宏峰若无其事地夹着菜送进嘴里说:“没什么,你还是多操心操心家里的事。”

关宏宇歪着头说:“我正要问你,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不怕他们出手?”关宏峰淡淡说:“他们当然会动手,所以我叫你小心,而且由于他们身份的关系,他们的手段不会像孟仲谋那么简单。”

关宏宇皱眉说:“哥,你向来谨慎,明知道他们背景深厚,何必非要激怒他们呢?”

关宏峰不答,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白粥。关宏宇翻个白眼,叹一口气,仰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