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5)黑道架空

(5)

没有人敢不理会金山的威胁,可是关宏峰除外。

就连周巡都觉得最近他还是深居简出为好,可是他依旧正常出入做事,只有一点,他始终把周巡带在身边。

关宏宇还没有回来,周巡便成了关宏峰的头号保镖。周巡心细如发,出门必检查车辆,路上必留意行人。

这天,关宏峰从客户那里回家,路过一条小街。小街并不偏僻,路边很多小店,有些把摊子摆到路边,吃的喝的玩的,让人眼花缭乱。

天色还早,关宏峰看见路边一个水果摊,脐橙又大又饱满,惹人垂涎。于是他说:“停一下车。”

周巡问:“干什么?”关宏峰说:“你昨天不是说想吃橙子?我看这家就不错,买几个?”

周巡看了一眼说:“你别下车,我去。”说着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走到摊前跟老板要了一只袋子开始挑橙子。刚挑了两个就听身后有人说:“多买点,回头让李婶打点果汁。”

周巡回头,见关宏峰跟了来,一皱眉说:“叫你在车上等着,怎么这么不听话。”

话音未落,他突然脸色一变,眼睛直勾勾看着关宏峰身后,然后大喊一声:“趴下!”左手按住关宏峰的头使劲往下压,右手掏枪指向关宏峰身后扣动扳机。

啪啪!——

两声枪响,随即枪声大作,橙子滚落一地。人们先是一愣,继而尖叫着四散奔逃。

周巡拉着关宏峰躲在汽车后面,朝着包抄过来的几个杀手开枪。他连开几枪,打开车门冲着关宏峰吼道:“上车!”

关宏峰钻进车里,周巡开枪打倒一个逼近的杀手,也跳上车猛踩油门,撞开一个试图阻止的杀手,朝外面冲去。

冲出小街上了大路,周巡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叫附近的弟兄增援。后面有一辆车紧紧追赶,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咻咻作响。

周巡对副驾驶座上的关宏峰吼道:“你来开车!”说罢也不等关宏峰反应,他打开车门一手扒着车门一手朝后面的车子开枪。

几声枪响,打中后面车子的轮胎,车子尖啸着失去平衡,一头撞向路边绿化带。周巡重又坐回座椅关上车门,关宏峰在旁边惊讶地说:“你小子真有两下。”周巡撸了一把刘海说:“小意思。”

前面几辆车迎面开来,是关家的增援,后面追赶的人不敢再追,掉头跑了。周巡这才停下车蹭了蹭额头的汗,转过脸看关宏峰,突然变了脸色——关宏峰胸口衣服上有一个弹孔留下的洞!

“你中弹了!”周巡脸色煞白地叫,完全没有留意流没流血的问题。关宏峰低头看了看,笑道:“别怕,没事。”他解开风衣扣子,露出里面套的防弹衣。

周巡用手捂着额头骂道:“你他妈能不能事先跟我说清楚,他妈吓死我了。”

关宏峰目光闪动,露出温柔神色,低声说:“让你受惊了,下次不会了。”

周巡一时失语,不晓得说什么好,他还从未见过关宏峰如此示弱的样子。但是眼中的温存转瞬即逝,关宏峰突然神色一变说:“立刻放出风去,就说我受伤住院,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周巡惊愕道:“你想……”他突然灵光一闪,笑道:“好主意。”

长丰区一所私人医院离关宏峰遇袭的地方最近,入夜后除了急诊处,其他地方都安安静静,病房也一样。

特护病房门口有两个年轻人坐着打盹,护士在普通病房那边忙碌,没人过来。

守门的一个年轻人打个哈欠看看表,对同伴说:“饿了没?我去买点夜宵吃?”同伴点头,年轻人问:“想吃什么?”同伴说:“想吃点辣的。”年轻人想了想,推开房门探头看看,又关好门说:“正睡着呢,反正也没事,干脆咱俩一起出门去吃个麻辣烫,半个多小时就回来了。”同伴精神一震说:“好!”

他们起身往外走,拐过拐角不见了,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四周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头皮发麻。

从另一个方向的拐角处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他把脸藏在竖着的衣领里,无声无息地走到特护病房前,拧动门把手,轻轻推开门。

病床旁边全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电子仪器,病床上躺着病人,被子盖在鼻子以下,脸朝里扭着,只能看见乱糟糟的头发。

黑衣人走到床边,朝着病人的脖子伸出两只粗壮有力的大手——为防止被人发现引来增援,他打算用最安静的方式杀人。

千钧一发之时,床上的人突然跳起,把被子朝对方脸上甩去。男人大惊,慌忙后退,被子落在地上,对方已经朝他举起了枪。

他认得,周巡!

与此同时,周巡也看清了来人,他在心里暗自叹服,关宏峰真是绝了,来的人果然是金山!

关宏峰说,一次刺杀失利,金山听说自己受伤住院,一定会趁热打铁第二次刺杀。金山这个人最好面子不过,失了手他必然会想要亲自扳回一局。

周巡拍着胸脯说:“放心,交给我了!”关宏峰倒没阻拦,不过叮嘱说:“打斗中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不过千万记得,就算抢到他的枪,你也不要用。”

周巡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看来他也不用明白,他对着金山扣动扳机。

金山看着傻大黑粗,打起来却非常灵巧,他见事不好一边闪身躲避一边朝周巡扑去。子弹从他身边擦过,他一把把周巡的枪打落,顺势一拳打来,虎虎生风。

周巡闪身躲开,反身一脚正踢到金山脸上,金山疼得叫了一声,鼻口淌血。他踉跄着后退,周巡跟过来挥拳便打,金山挨了两拳,随即变守为攻,一手挡住周巡的拳头,一拳正打在周巡胸口。周巡被打得撞在墙上,胸口发闷嗓子眼腥甜。

他知道金山体力上优势太大,看来自己得使些巧力。正这时,金山一拳打来,周巡闪身又是一脚,正踹到金山心口,他被踹得倒退几步,跌在医用仪器上,周巡上前抱住他的头朝金属床头砸去。

金山惨叫,使足力气把周巡甩了出去。周巡远远地摔到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就见满头是血的金山掏出手枪对准了他。

周巡来不及躲闪,心里刚一闪念“完了!”,金山扣动扳机,只听见啪得一声,他手里的枪突然炸开,四分五裂,碎片四溅。

金山惨叫一声,捂住脖子,指缝里血流如注,原来一片锋利的碎片插进他的脖子,切断了动脉。

周巡大喘着气,紧紧盯着他,等手下弟兄闯进来增援时,金山已经不动了。

周巡回到家,佣人接出来说:“厨房给您备着宵夜,先生说您吃完了就去房里见他。”

周巡说:“不用了,你们歇着吧。”

他径直上楼推门进卧室,关宏峰果然还没有睡,正借着床头灯看书。见他来了,把书放下,微笑道:“回来了。”

周巡走过去在床边重重地坐下,手扶着膝盖垂着头说:“金山死了。”关宏峰淡淡说:“哦。”周巡说:“不是我杀的,他的枪炸膛了。”

关宏峰说:“哦。”周巡侧过脸来看他:“你知道他的枪会炸膛,对吗?”

关宏峰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他身边有我的人,我给她传消息,让她在金山的枪上做了手脚。”

他抬手抚上周巡的脸,柔声说:“不然,我怎么会让你涉险?”

周巡看着关宏峰,这个人下的每一步棋都暗藏玄机,又让人佩服,又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他问:“下一步怎么办?”

关宏峰淡淡一笑:“静观其变。”

评论(23)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