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4)黑道架空

(4)

周巡偷听到的内容很有限,关氏兄弟两人说话声音不大,偶尔抬高声音他才能听清几句。

他只大致知道孟仲谋要拉关宏峰做生意,看起来比走私军火更出格,不用想也知道哪种生意最暴利又最危险,以至于连关宏峰也要忌惮。

周巡不希望关宏峰参与进去,一旦沾了毒,便再没有回头的可能,而且,也再没有原谅他的借口。

周巡很难说清自己对关宏峰有怎样的感情。他们原本是势不两立的两个阵营,可是关宏峰对他一直很温柔。

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温柔,关宏峰不是巧言令色的人,也不会甜言蜜语,但他那双冷静到近乎冷酷的眼睛在看向周巡的时候总带着柔软的温存。

周巡永远记得五年前那晚关宏峰为他处理伤口时温柔的手指和微笑的模样,上一次有人这样真心实意地怜惜他还是在很多年前,是他美丽早逝的母亲健在的时候。

现在他在关宏峰的身边,一方面他知道没有结果,一方面他又不能消除屡屡被自己否定又屡屡浮现的幻想。

关宏峰不是警察最急于铲除的对象,他的生意不算太大,而且也不走极端,只是在灰色地带法律边缘做文章,何况,他也不像金山那样杀人如麻。

其实,如果不是这次偶然事件,上级也没打算在他身边安插卧底。老吴说上面的意思是让周巡借关宏峰的身份做掩护,继续追查金山孟仲谋等人的动向。

如果顺利完成任务,再乐观一点,如果关宏峰能协助警方抓获孟仲谋,是不是他们以后也有继续交往的可能?

但是,如果关宏峰涉毒,一切就都不可挽回了。

第二天关宏宇就不见了,而且接连几天都不见人,周巡假作无意地问关宏峰:“你兄弟到哪儿去了?我还惦记着跟他再打一场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躺在床上,关宏峰靠在床头看书,周巡在手机上打游戏,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关宏峰眼睛都没有离开书,淡淡说:“去广州见一个客户,怎么,想他了?”

周巡连忙说:“我有病啊我会想他!这不是上次没赢过他有点不甘心嘛。”关宏峰抬起眼皮扫他一眼,似笑非笑说:“那就好。”

关宏峰似乎只是吃醋和提防,但是周巡不认为他会如此小肚鸡肠,关宏峰这个人,向来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他只是巧妙地把真相掩藏在无聊的吃醋斗嘴之下。

周巡丢下手机去夺关宏峰的书,关宏峰由着他夺过去丢在一边,微笑着看着他跨坐在自己身上。

周巡俯下身去吻关宏峰,关宏峰的手从他睡衣的下摆伸进去,在他的胸口处揉捏。周巡倒抽着气,关宏峰对着他的耳朵说:“在床上,只准想着我。”

周巡还没理出这句话的深意,就被关宏峰压倒在床上。

在床上,只准想着我。

那么说,他知道他平日会想很多旁的事情?

周巡心中一凛,可是随即便被关宏峰的进入和撞击搅乱了心神,除了喘息和呻吟什么都做不了。

三天后,金山约见关宏峰。

关宏峰很清楚他会跟自己谈什么事,上次孟仲谋跟他谈是“礼”,这次金山跟他谈就是“兵”了。

关宏峰并不畏缩,他一口答应,这一次他带上了周巡。

会谈安排在一家夜总会的包厢,这里是孟仲谋的生意,关宏峰欣然赴约,他知道,即便金山想动手,也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

虽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黑道,但面上的义气还是要讲的。就算杀也得是暗杀,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那种。

周巡跟在关宏峰身后,金山亲自到门口来接,一见面就笑脸相迎,打了招呼之后说:“兄弟早就备好了房间,关爷请。”

关宏峰由金山领着进到店里,走到二楼一个豪华包厢。

金山就留了一个手下伺候,关宏峰也只把周巡带进去。进门的时候金山瞟了周巡一眼,周巡回之一笑。

金山说:“这位兄弟在关爷那里混得不错嘛。”周巡没开口,关宏峰笑笑说:“他靠得住,二当家不必多虑。”

金山点上一根雪茄,抽一口说:“他是您的人,我管不着,我只替我大哥问一句,上次商量的事儿,关爷想好了没?”

关宏峰淡淡一笑说:“你们是高抬我姓关的了,我们关家地盘小,弟兄也少,什么都不能和你们相提并论。你们做的是大生意,我关宏峰一没资格二没本事,你们又何苦来找我呢?”

他说完这话,旁边的周巡暗中松一口气,心想:“道上没人敢得罪孟仲谋,关宏峰敢直截了当地拒绝,就说明他决心已定,不会更改。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可是对面,金山的脸色却阴沉下来,他靠在沙发靠背上,夹着雪茄说:“关爷,你就不用客气了,你手里那几条线是最安全便利的运输线,你要是不参与,我们这生意就毁了一半。上次我大哥已经说得明明白白,有钱大家赚,这是给你一条发财的路子,如果你拒绝,那可就是挡我们的财路。”

他冷笑一声:“关宏峰,你可要知道,在道上混,义字为先,挡人财路,就别怪别人不客气。”

关宏峰不急不恼,淡淡笑道:“我关宏峰这些年从来都是安分守己,不曾招惹麻烦,不过我也不怕事。”

金山笑了两声说:“好一个不怕事,那你就等着,过两天自有好戏看。”

这次会面如关宏峰预料的那样不欢而散,回去的路上,周巡问关宏峰:“金山下手可够毒辣,你打算怎么办?”

关宏峰淡淡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完,他看了看前面说:“送我去崔虎那里,我有事找他,然后还要办点别的事,你把车留下,自己先回家吧,不用等我。”

周巡应了一声,关宏峰很多时候做事不带他,他也不问,就按着关宏峰说的把他送到崔虎的住处,留下车走了。

他没有直接回家,找公用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仿佛无所事事似的,拐来拐去穿街越巷,最后又到了那个废弃的小工厂。

老吴依旧在等他,周巡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胳膊说:“怎么样,我送我干闺女的礼物她喜欢吗?”老吴说:“喜欢,拿着你送的蝴蝶刀削苹果,把手削破了皮。”

周巡叫:“你他妈怎么让她用蝴蝶刀削苹果!白痴啊你!”老吴白他一眼说:“早说送这礼物不合适,一小姑娘玩什么蝴蝶刀。”

周巡还要争辩,老吴说:“得了,说正事。”周巡这才收起玩闹的表情,正色说:“孟仲谋想和关宏峰联手做白粉生意,被关宏峰拒绝,孟仲谋已经派金山亮了底牌,下一步他们可能会找关宏峰的麻烦。”

老吴说:“局里盯孟仲谋盯得很紧,他这是找死。只要他伸了手,肯定抓他。”

周巡抓了抓头发说:“那关宏峰呢?”老吴说:“上头说,暂时不动。”周巡迟疑了一下,说:“要是孟仲谋真对他下手……”老吴毫不犹豫地说:“黑吃黑,关我们什么事?”

他随即发现周巡脸色不对,笑道:“我忘了,他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想丢下他不管。反正在我看来,关宏峰这人精明至极,他一定会做万全的准备。”停了停,他笑了,拍了拍周巡的肩膀说:“再说,还有你呢,你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周巡不自然地把手插在口袋里看旁边,老吴收了笑,表情严肃起来,他说:“还有一件事,最近我发现,局里好像被渗透了。”

周巡一震,惊讶地看着他说:“你怀疑谁?”老吴摇头说:“我只是在猜测,最近很多行动都不顺利,我总觉得有内奸。”

周巡问:“你在查?”老吴点头说:“还没什么眉目,不过会查出来的。”周巡说:“你可要小心,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吴笑笑说:“放心,我做的很机密,除了你,没有跟任何人提过。”周巡还是一脸担忧,老吴拍拍他说:“和我相比,现在是你的处境更危险才对吧,好了,咱们俩各自保重就好。”

他跟周巡挥手,转身离开,周巡站在原处看他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

评论(1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