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血腥爱情故事(1)黑道架空

设定:

平行世界,警察不是伟光正。
遍地黑道,老关30+,是黑道老大,周巡20+,出场是邰伟卧底的样子。

目前cp是关周,其他不确定

(1)

如果不是看中孟仲谋手里掌控的军火买卖市场,关宏峰绝对不会和金山这样粗鲁野蛮的悍匪打交道。

金山是孟仲谋手下的二当家,孟仲谋深居简出,津港这一片的生意都交给他打理。

金山人高马大魁梧剽悍,在关宏峰看来不过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而且凶残暴虐毫无修养可言。

今天晚上,他居然在关宏峰的面前清理门户。

原本是请关宏峰和其他几个黑道老大的客,席间金山说要给大家助助兴,没想到却是拖来几个人一个一个地用枪给脑袋开瓢儿。

金山说这几个人都是手下一个姓乔的头目介绍来的,那个姓乔的是个条子,已经被处决了,这几个人虽然不一定是条子,但还是杀了安心。

几个人高声叫着冤枉,金山充耳不闻,枪声响起,鲜血喷溅。关宏峰和其他几个老大互相看了看,都皱起了眉。

他们知道,金山是在立威。

“蠢货。”关宏峰在心里冷冷地骂道。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他被两个人按着跪在地上,仰着头,一脸惊惧,哆哆嗦嗦地说:“金爷饶命金爷饶命,我刚来,真不知道姓乔的是条子,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他的脸很年轻,眉眼精致,刘海覆在额头上,左耳上一枚耳钉闪闪发光。

金山眼皮也不抬地挥了挥手,一个人把枪顶在年轻人的后脑上。

一直沉默不语的关宏峰突然开了口。

“老金,”他淡淡地说,“你不要他,把他给我吧,就当做个人情。”

金山惊讶地回头看他。“关爷,”他说,“您要他?”关宏峰把手边的咖啡杯端在手里,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说:“长得挺好看的,杀了浪费了。”

金山似乎明白了什么,大笑起来。“原来关爷好这口儿,”他说,“得,您带走,要杀要留全凭您高兴。”

关宏峰淡淡笑道:“多谢。”

金山挥手,手下人放开年轻人,年轻人挣扎着站起来,关宏峰扫他一眼,淡淡问:“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不说话,旁边的人连忙说:“叫周巡。”

关宏峰带着周巡离开,周巡和他一起坐在车上,两个人一路无话。

关宏峰住在市郊的一幢三层别墅里,司机停下车,门口等着的佣人跑过来打开车门,关宏峰和周巡一前一后地下了车走进门。

路过客厅的时候,一个叼着烟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男人抬起头招呼说:“哥,回来了?”

他长着一张和关宏峰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没有关宏峰的阴郁,他是关宏峰的孪生弟弟关宏宇。

关宏宇的目光落在周巡身上,惊讶地挑起眉问:“这是谁?”关宏峰没有理他,掉头对佣人说:“带他去洗个澡,给他找身衣服换了。”佣人点头,带着周巡离开。

关宏宇已经放下报纸走过来,看看周巡的背影,问关宏峰:“新收的小弟?这待遇也太高了吧?”

关宏峰说:“金山的手下,因为他的介绍人是警察,金山打算把他们这些跟着那个卧底的小弟都杀了,被我要来了。”

关宏宇惊讶地打量关宏峰说:“哥,你什么时候有了菩萨心肠?”关宏峰看他一眼说:“怎么?平时我心肠很坏吗?”关宏宇说:“坏不坏我不知道,反正您这种把亲弟弟当表弟的人,突然大慈大悲救人水火,总觉得没安好心。”

关宏峰瞪他一眼,也不理他,回身上了楼。

他洗了澡换了睡衣出来,卧室门被敲响了,他说了一声:“进来。”门开了,周巡站在门外。

关宏峰朝他点点头说:“进来吧。”说着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端起手边佣人早就送来的茶喝了一口,抬眼看了看周巡。

直到现在,周巡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僵直地站着,目光越过关宏峰看着他身后的虚空,脸色青白,面无表情。

关宏峰放下茶杯微微一笑说:“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的名字。”

周巡抿起嘴,眼角闪过亮光。

“你还记得。”他说,语调平稳冷静,完全没有之前在金山面前求饶时的卑微慌张。

关宏峰淡淡说:“你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

五年前,刚在道上崭露头角的关宏峰在一天晚上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周巡。

周巡正跟人打架,五六个人围攻他一个,他灵巧地穿梭其中,出拳既准又狠,居然不落下风。

关宏峰颇为欣赏地站住了看,其中一个人认得他,以为他是周巡的帮手,带着人跑了。周巡站在原地喘着粗气用袖口蹭脸上的血,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对关宏峰说:“谢了。”

关宏峰这才看清他的脸,出乎意料的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过分清秀标致,根本无法让人想象他会有那样凌厉的身手。

关宏峰并不缺少凶悍的小弟,但是他却对周巡产生了兴趣。“我家就在旁边,”他说,“要不要去处理一下伤口?”

周巡很惊讶地看看他,居然真的点了点头。

关宏峰带周巡进到一个破旧的老小区,上了四楼,打开门,走进一个两室一厅只有六十多平米的老房子里。

当时他还没有买下那套别墅,但是他平时也有远比这里好得多的住处,这是他家的老房子。

关宏峰念旧,父母已经过世,只有这里还残留着父母生活过的痕迹,他有时会来这里住两天散散心,所以这里所用之物一应俱全。

关宏峰洗了毛巾给周巡擦掉血迹,然后给他敷药。

他们离的很近,周巡柔软的刘海扫着关宏峰的脸,让他的脸同心一起痒起来。

这非常奇怪,关宏峰历来冷静自持且最不喜多管闲事,今天的他不像他。

他看着周巡的桃花眼想,怪只怪这双眼睛什么时候看人都似脉脉含情。

周巡看着他,眼睛因为离得太近而显得模糊,虹膜似乎特别大而黑,关宏峰在里面看到了年轻的欲望之火。

周巡凑上来,关宏峰按住他的后脑吻住了他。

药水瓶滚落到地上,关宏峰把周巡压在床上。刚才打架时柔韧灵活的腰身此刻也特别好用,可以在床上弯出任何关宏峰想要的姿势。

他们的情欲燃烧得迅疾而猛烈,如同被烧得哔哔剥剥的干柴。一切超出了理智的控制,关宏峰只记得周巡的叫声和喘息,还有他紧闭的眼睛和微张的嘴。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周巡已经离开的,只留下满床狼藉。

关宏峰才想起还没来得及问这个人的名字。

冷静下来之后,关宏峰颇为自责。这样完全不考虑危险因素的一夜情是他做的最愚蠢最不可思议的事。以后他的势力会慢慢壮大,明里暗里的敌人也会越来越多,如果昨晚是一个陷阱圈套,他现在大概已经死了。

他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他开始想念。

那天晚上的所有细节都在他过目不忘的脑子里放大,他一遍遍地咂摸那个年轻美好的肉体。

然而,他再也没见过那个年轻人。

直到今天,这个人终于站在他的面前。

评论(19)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