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双生(14)双重人格设定

(14)

关宏峰回到家时周巡还没有回来,他站在门口对着黑洞洞的房间皱起眉。

周巡背着他跟狐朋狗友喝酒他知道,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年轻人嘛,爱玩也是正常,不过头就好。他不说明,就是让周巡有所收敛,在他回家之前回家。

可是今天,他已经到家,周巡居然还没有回来。

关宏峰无端觉得不安,他立刻给周巡打电话。周巡可能会找个借口敷衍他,无论什么烂借口他都愿意相信,只要周巡没事他就可以装聋作哑。

电话那头的铃声在空荡荡的房间一遍一遍响起,周巡始终没有接。

关宏峰慌乱起来,他翻出赵馨诚的电话拨出去,仍旧没有人接,他便知道,出事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迅速想到找同事查找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的记录。电话还没有接通,他的手机上就显示出白寅尚的来电,他心里一跳,连忙接通,白寅尚历来冷静干练的声音竟也变得焦灼暴躁。

“小周和小赵跟人械斗受伤,好像挺严重的,已经送到人民医院去了。”他说。

关宏峰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耳朵嗡嗡直响。“知道了,我马上就到。”他机械地说。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他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几个字——械斗,受伤,严重……

械斗一旦受伤就轻不了,尤其,周巡和赵馨诚在一起一定是去喝酒,如果他们是在酒醉后与人械斗,结果就更不堪设想!

他开始是疾步快走,后来变成了跑,他跑向急诊科大楼,离得越近心里越慌,眼前全是周巡躺在血泊中的样子。

这些年,他见了太多暴死的人,见了太多鲜血和尸块,但是他无法想象那些事发生在周巡身上。

他气喘吁吁,眼前恍惚,不是因为急速奔跑,而是出于恐惧。他不再是绝对理智的关宏峰,上一次他这样张皇失措,还是母亲去世的时候。

刚走进大门,一个穿制服的警察便朝他走来。“关队,”他说,“他们在那边病房。”关宏峰记得之前和海港支队合作的时候这个人也在,是姓王还是姓赵他不记得。他来不及多说,只是点了一下头就往这人手指的方向跑去。

推门走进病房的瞬间他已经做好了看到周巡躺在病床上气息奄奄的准备,可是迎面却听到说笑的声音,那声音太熟悉,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响起他都能立刻分辨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病床上的人是赵馨诚,他靠坐在床头,脸上有青紫的伤痕,腿露在被子外,腿上缠着纱布。

床里面的凳子上坐着白寅尚,而这边的床尾,坐在那里晃荡着两条腿说说笑笑的,正是周巡。

他的猛然闯入让屋子里的人都朝他看过来,赵馨诚叫了一声“关队”,白寅尚站起来笑着说:“你来了?我也刚到。他们在我们片区出了事,我接到110出警弟兄的电话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一时没搞清楚状况,吓着你了吧?”

关宏峰一动不动地站着,一言不发,周巡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站起来局促不安地望着关宏峰。

他的额头贴着纱布,衣服上有尘土和利器划破的痕迹,除此之外,他安然无恙。

关宏峰掉头走出病房。

赵馨诚和白寅尚面面相觑,周巡慌忙说:“我……我先走了?”就跟着关宏峰跑了出去。

“关队……好像很生气。”赵馨诚摸着脑袋说,白寅尚照他的后脑勺抽了一巴掌,他哎哟哟地叫起来。

白寅尚骂:“叫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呢?打人的时候痛快了,结果呢?得罪了仇家现在又连累了小周,我看你别在队里呆着了,给我滚去预审处。”

赵馨诚抱着脑袋瞪圆眼睛:“不会吧队长,你不能这么绝情啊。”白寅尚也瞪起眼睛说:“不然怎么着?等下回再被人砍就晚了!”

赵馨诚在这边试图跟白寅尚耍赖求情,那边周巡一直跑到医院门口才追上关宏峰。

“老关,老关。”他尴尬地笑道,“你这又是生的什么气?前面光线暗,别跑了。”关宏峰猛地站住,回过身厉声问:“没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周巡才明白关宏峰在气什么,连忙解释说:“打架的时候急着去救老赵,把手机丢了,老赵的手机也丢了。白队来了说已经给你打过电话,我也就不打了。”

关宏峰攥起的拳头突突地发抖,周巡试图把事情描述得再紧急些,于是说:“老赵得罪了一个涉黑团伙的老大,他叫了一群人来报复老赵,都拿着砍刀呢,你说我怎么能不帮忙?”

他指着自己的额头说:“我就磕破了头,老赵腿上被砍了一刀,他们那些人,两个重伤,两个轻伤,都抓住了在医院治疗呢。还有两个见110的弟兄来了,拿着所有的砍刀全跑了,我看哪,这也算不成械斗,他们的罪名一下子轻了不少,真他妈狡猾!”

周巡说得愤愤不平,可是脸上又颇有自得之色,关宏峰的脸色愈发可怖,他突然扬手,照着周巡的脸上就是一拳。

周巡毫无防备,被打得踉跄了一下,嘴角被牙齿磕破,流出血来。他惊愕地捂着脸看着关宏峰。“你……”他只想到一种可能,“你是关宏宇?”

关宏峰劈手揪住他的脖领子,咬牙切齿地骂:“你他妈以为只有关宏宇才会揍你吗?我他妈真想把你的腿打折,打折了你就不会再出去惹事!”

周巡呆呆地看着他,关宏峰瞪着的眼睛里全是血丝,他突然把周巡紧紧地搂在怀里,哑着喉咙说:“我以为你受了重伤,我以为……我以为你快要死了……”

周巡听着他声音里不甚分明的哽咽,任由他像要揉碎他似的抱着他。

“对不起,”他轻声说,“对不起……”

他们一起回了家,一路上关宏峰都紧紧攥着周巡的手,仿佛害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周巡异常地乖顺,像一个听话的孩子跟着最信赖的兄长。

他们回到家,关宏峰细细检查周巡的身体,被利器划破的几处都在危险的部位,关宏峰暗自心惊,如果周巡躲得慢一点,不堪设想。

他觉得心口憋闷,有什么东西想要涌出,有那么几次,他的脑子恍惚一下,仿佛要晕倒,可是转瞬又过去了。

周巡盯着他问:“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不舒服?”关宏峰摇头,勉强说:“没事,已经很晚了,快点睡吧。”

今天晚上神经高度紧张,精神状态又开始不稳定了,而且回来的一路上灯光都很昏暗,当时他只顾着留意周巡,身体已经起了反应却不自知。

周巡去浴室洗澡,关宏峰平稳了一下呼吸,头脑昏沉地去床头柜抽屉里拿出药瓶。周巡在浴室喊他帮忙拿浴巾,他放下药瓶拿起浴巾给他送去,顺手关上抽屉,等他再回来,已经忘了吃药的事情。

他们一起睡下。周巡到底还是年轻,没心没肺,没多久就睡熟了。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他察觉到有人在吻他。

他眼睛也没有睁开就抱住那人压在他身上的身体。“我就知道,”他嘟囔着,“你这个刚开荤的老家伙,不搞一次就睡不着觉。”

他回应着那个人热烈的亲吻,两条光溜溜的腿盘上那人的腰。

那人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热切的光。

PS:
刀锋上的救赎里,赵馨诚的战绩是两人重伤,两人轻伤,两个人(好像是两个)跑了带走了刀(这样说来是一对六?),赵馨诚自己只拿了甩棍,也受了比较重的伤。不过既然加了个巡花,对方人数不变,这边肯定伤的不重,就这么设定了

评论(29)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