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双生(11)双重人格设置

@探花郎 的不合格的生贺(没能力另外写文,不过好歹这一章比较长,虽然并没有传说中的光着吊着←_←)

(11)

白寅尚选了五个探员乔装改扮引诱凶手,分了五个探组,每一个探组负责一个探员的安全。

每天晚上,五个探组轮流在不同的地点设伏,白寅尚关宏峰刘长永分在不同探组亲自跟班。

白寅尚不了解,长丰支队的人都暗自惊奇,关宏峰上次偶然出现在罪案现场已经很让人吃惊,这次居然连续值班,简直是个奇迹。

关宏峰在的,就是周巡的探组。

周巡第一晚化装出现,全组人都吃了一惊,赵馨诚也在组里,就他跟周巡关系好,他拍着周巡的肩膀笑着说:“行啊你,够专业啊。”

旁边关宏峰的脸色却异常阴沉。

周巡穿黑色的紧身衣,外面套着洗的发白的牛仔外套,很短,露出一截细腰。下身是低腰牛仔裤,很明显比他正常的尺码小了一号,非常紧,简直可以清楚地分辨出他的股沟。

他染了头发,甚至画了眼线,因为三个受害者都非常注重修饰,发型衣着都很时髦。

关宏峰知道周巡这样的安排说明他心思缜密,也说明他工作认真,可是他仍然非常不舒服,他几乎想立刻脱下大衣把周巡裹起来不让别人看到,而周巡即将面对的危险更让他忧心。

他沉着脸问周巡:“你知道凶手的基本情况吗?”周巡点头,认真地说:“三个受害人都很年轻,按理说应该有反抗能力,可是他们是在被性侵后才被击打头部而死,也就是说,凶手一开始就能轻而易举地制服他们。这说明凶手身体远比他们强壮,而且很可能受过训练。他并没有先用凶器把他们打晕再性侵,说明他可能很享受他们反抗他然后被他制服的过程,而且他也有信心制服他们。”

关宏峰微微点头:“你要小心,把监听器戴好,有情况及时发出警报。”

周巡笑了笑说:“放心。”赵馨诚也说:“关队你放心,有我在,包他没事。”

周巡鄙夷地瞥他一眼说:“你得了,当初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赵馨诚眉毛一立说:“什么就手下败将,你那是靠点数赢的,要是放开了打,谁输谁赢可不一定。”

两个人斗嘴归斗嘴,干起活儿来绝不含糊。周巡在胡同巷子里乱转,关宏峰赵馨诚和其他三个探员在大路边车里监听。一连几个晚上,各个探组都毫无收获。

大家心急如焚,又疲惫不堪,如果还没有结果,不止破不了案,探员们也都要累垮了。

这天晚上,照例又开始干活儿,将近半夜的时候,白寅尚突然在信道里说他们发现可疑情况,但是人手不够,要各探组紧急赶来增援。

关宏峰皱紧眉头,看了看车子里的几个人说:“这边也不能放着周巡不管,这样,小赵留下来,其他人去增援白队。”

大家点头,纷纷离开,车里就只剩关宏峰和赵馨诚。

周巡还在视线之内,他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一支甜筒,一边吃着一边沿着街边逛荡。

路上行人稀少,他慢悠悠地走到一条灯光暗淡的胡同口,拐了进去。

关宏峰和赵馨诚都戴着耳机,周巡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楚。他胡乱地哼着歌,突然,他停下来,低声说:“有人在跟踪我,看不清楚,但是身材很高大。”

关宏峰猛地挺直身体,又听周巡说:“他在接近。”周巡的呼吸变得非常急促,赵馨诚一把扯下耳机抄起枪说:“我去!”

关宏峰点头,他跳下车追进胡同,关宏峰的心揪作一团,几乎是瞬间他就做了一个决定,他也下了车,跟着赵馨诚跑进胡同。

他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停住,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界面,找到周巡的名字发了一条语音留言,然后握着手机跑进黑暗之中。

恐惧症发作得很快,他只跑了几步脚步就慢下来,喘息着跪倒在地上,垂着头,手机还握在手里,屏幕还亮着,映着他苍白的脸。

他浑身震动一下,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四周。手机的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站起身拿起手机看,看到那条发出未被接收的留言。

他心里一动,点击留言,传来他自己的声音。

“周巡做诱饵要引出杀人犯,赵馨诚已经跑去支援,就在胡同深处,快去,一定要保护好他!”

关宏宇一凛,突然听到远处不同寻常的声响,他拔腿向声音发出处跑去。

周巡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他没有放慢脚步,却屏息凝神,在对方靠近的时候微微侧头,正见一只手朝他的脖子掐过来。

周巡灵巧地闪身,那人的手扑了空,他就势想抓住那人的胳膊,对方也立刻敏捷地躲闪。

和推测的一样,这个男人高大强壮,身手不凡,就像当初关宏峰告诫他的,周巡在警校里虽然是佼佼者,但是遇到杀人凶徒,他却因为缺乏实战经验未必讨得便宜,何况眼前这个人力气还在他之上。

一个失误,男人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突然意识到,男人是要掐住他的颈动脉窦。

绝对是行家!怪不得那些年轻人无力反抗,一旦被掐住,很快就会因大脑缺氧而头晕昏厥。

周巡拼命反抗,但是男人巧妙地躲开他的拳脚,手指无情地按压上去。

他瞬间感觉全身脱力,手臂软绵绵地垂下来。男人把他顶在墙上,急切地去扯他的裤子。他眼前发黑,意识逐渐游离,连呼救都叫不出来。

关宏峰!

他绝望地在心里喊,关宏峰,救我!

陷入昏迷之前,他终于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赵馨诚大声吼道:“住手!我要开枪了!”

压在脖子上的手松开了,他顺着墙滑坐在地上,意识仍然恍惚不清。

什么东西被远远甩开的声音,赵馨诚的枪没有响,应该被抢了,随即响起搏斗的声音,周巡恍恍惚惚地想,老赵不行,得再来增援!

他试图爬起来,但是手脚绵软无力,他屈起腿想站起来,却又无力地跌坐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人朝他跑来。“周巡!”他的声音熟悉得让人安心,虽然其中满是焦灼,“周巡你怎么样!”

他抬起头,看见关宏峰的脸,关宏峰看他的表情骤然一变,变成一种暴怒和狠戾。

他知道因为什么,他的裤子被那个混蛋脱下一半,蜷缩在膝盖处。关宏峰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转身走向缠斗的两人。

周巡的神智渐渐清醒,他睁大了眼睛——关宏宇!

他跟关宏宇交过手,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关宏宇,但是他从不知道关宏宇的实力到底有多少。

他看得出,今天关宏宇是下了死手。

他和赵馨诚联手本就占上风,对方节节败退之时,他却拳拳见血,对方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他抄起脚边一块砖头照着男人的头毫不留情地拍下。

赵馨诚抱住他把他拖开叫道:“关队,关队你冷静!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周巡这时候已经扶着墙站起身,穿好衣服沙哑地叫了一声:“关队!”

关宏宇终于停下来,粗重地喘息着,仿佛一只嗜血的猛兽。

赵馨诚把嫌犯铐起来,掏出台子联系白寅尚。关宏宇转过身走到周巡面前,沉默着将一只手抚在周巡脸上。

周巡扯了扯嘴角,做出一个笑容说:“我没事,真的。”然后低声问:“你怎么出来了?”

关宏宇说:“他故意放我出来,让我来保护你。”

周巡的笑容凝固,他低下头,呼吸急促起来。

“太冒失了,”他喃喃说,“这样毫无准备很容易出纰漏的,他也是,那么严谨的人怎么这么不小心,真的是……”

他语无伦次地胡乱说着,湿了眼眶。

赵馨诚押着嫌犯往外走,周巡披着关宏宇的外衣,被他搂在怀里,远远地跟在后面。

评论(33)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