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双生(9)双重人格设置

(9)

周巡和关宏宇对面坐着,茶几上摊开烧鸡香肠花生米,和一瓶非常不搭调的格兰菲迪。

周巡拿着酒杯歪在沙发上,也不知是因为酒意还是因为气恼,脸涨的通红。

对面的关宏宇慢条斯理地捏着花生米,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可是在周巡看来却全是不怀好意的嘲讽。

最关键的那句告白没说给关宏峰,倒是被关宏宇听了个真切。周巡又气又恼,又羞又臊,拔腿就想跑,被关宏宇一把拦住。

关宏宇说:“跑什么,这些日子不见,陪哥哥喝两杯呗。”

关宏宇从壁橱里摸出一瓶格兰菲迪,那是他背着关宏峰——至少是他以为他背着关宏峰藏的,又翻出冰箱里的熟肉和花生米,两个人还真喝上了。

周巡留下是不想被关宏宇笑话,关宏宇也说了不笑他,可是那张脸却满是藏不住的嘲讽。

“虽然我没办法直接接触关宏峰,可是这么长时间的和谐相处下来,我也知道他是什么人。”关宏宇将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说,“性冷淡,没情趣,自命清高的老狐狸,你怎么就看上他了?”

周巡赌着气说:“要你管。”关宏宇斜睨着他说:“我不管,回头你们可别借着我的身体上床。”

周巡平日里嘴里生冷不忌惯了,可是到了动真格的,脸皮却薄得很。他接不住话,有意岔开话题说:“我说你这么久不联系我,真是一直藏着不出来吗?”

关宏宇盯着他,笑一笑说:“怎么,想我了?”周巡说:“呸,我想你?我想你是不是被关宏峰灭了。”

关宏宇捏着花生米,搓掉红色的薄皮,慢悠悠地说:“要是我真被他灭了,你是不是该高兴没人打扰你们了?”

周巡原本只是玩笑,没料到关宏宇居然较了真,他以前从未想过关宏峰的痊愈意味着关宏宇的永久消失,这么想来,竟然慌张起来。

“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只能这样说,“将来怎么样都是你们的事,关宏峰他说不定就是个钢铁直男。”

关宏宇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峻,但他很快又笑起来说:“要不,你试试他?”周巡问:“怎么试?”关宏宇说:“你跟我睡一次,看看明天早上他的反应。”

周巡变了脸色,他仔细分辨关宏宇的表情,看他是玩笑还是认真,可是关宏宇似笑非笑,像是玩笑,又像是认真。

周巡知道关宏宇对他有想法,至少有身体上的想法。上一次如果不是他突然想到关宏峰和他的监控,估计他们两个已经睡了。

周巡不是个保守的人,他很乐意和一个长得帅又投缘彼此都有好感的男人睡一睡,可是等他发觉自己爱上关宏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关宏宇和关宏峰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他可能会在失恋的时候找个炮友,但那绝不会是和他喜欢的人共用一个身体的人。

所以,当关宏宇说出跟我睡一次的时候,周巡调动所有的幽默细胞,夸张地大笑道:“你得了吧!就关宏峰那个脾气,他就算真对我有意思,一看我跟你睡了,肯定气得再也不搭理我了。”

关宏宇紧绷着的脸终于跟着他笑了,周巡心里骤然松了一口气。关宏宇笑骂:“你他妈胆子真小,平时那副混混相哪儿去了?”

周巡说:“喂喂喂,我可是正经人,别凭空诬人清白。”关宏宇把一粒花生米朝他投过来笑骂:“你他妈还有清白?”

周巡说:“总比你好,整天一副发情的样子。”关宏宇歪着脖子说:“还不是关宏峰害的?他要是有个女朋友男朋友我能憋成这样?”

周巡说:“你找去啊?早说了我给你把门,你偏不找怪谁?”关宏宇说:“怪你,就他妈怪你——把杯子里的酒都给我喝了,喝完了再倒,今天这瓶酒喝不完咱俩不算完。”

今晚上关宏宇的话头一直很怪,周巡刻意迎合他,下意识地怕他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关宏宇叫他喝酒他就喝,他酒量大,但是洋酒还是有点喝不惯,何况他已经喝过一场并且早就有些薄醉,和关宏宇一起灌了一瓶酒下去,他真不行了。

他还记得要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就被茶几腿绊倒,关宏宇来扶,他就势跌进关宏宇的怀里。

关宏宇搂着他,他冲着关宏宇傻笑,伸出手去摸关宏宇的脸。

“关……老师……”他磕磕巴巴地说,“你真的喜欢我?”他用手指点着关宏宇的脸,笑得像个白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喜欢我……我是什么人,你怎么会不喜欢我……”

他打着酒嗝,醉眼乜斜,根本不知道关宏宇是用怎样的眼神看他。

“是啊,”关宏宇轻声说,“怎么会不喜欢你……”

周巡搂着关宏宇的脖子在他怀里拱。“我想睡你这里,”他含含糊糊地说,“你答应让我睡你这里。”

“好,”关宏宇像哄孩子一样低声说,“就睡我这里。”

他搂着周巡进了卧室,小心地把他放在床上,给他脱了鞋,脱了袜子,想了想,开始一件一件脱他的衣服。

他最终把周巡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周巡摊开手脚睡得人事不省,什么也不知道。

关宏宇居高临下地端详他——还残留着少年特征的身体,骨骼纤细,瘦削却结实,没有赘肉,线条流畅优美。他在梦里翻了个身,弓起身子侧躺着,脊背弯出好看的弧线。

头发凌乱地散落一枕,遮住眉眼,只露出秀气的鼻尖,和小而红润的唇。

关宏宇定定地看着,俯身轻轻亲吻他的唇角。

然后脱掉衣服,拉开被子躺在周巡的身边。

他不甘心,至少也要捉弄捉弄他们开开心。

他闭上眼睛,周巡的身体就在他旁边,年轻,美丽,而且是赤裸的。

他叹了口气,强迫自己快点睡去。

他这一招实在是妙极了,即使是关宏峰,一觉醒来看到自己和周巡光溜溜躺在一张床上,也震惊地大脑一片空白。

宿醉的周巡还在睡,翻了个身对着关宏峰,两个人近到关宏峰可以数的清周巡的睫毛。

关宏峰拼命回忆昨晚,最后的记忆终止在周巡那句话上,周巡说“你对男人有没有兴趣”。

然后呢?

然后关宏宇代替了他。后来呢?后来他们睡了?

就关宏宇的性格来说,关宏峰相信他干得出这种事,可是周巡呢?他不是要向自己告白吗?怎么会和关宏宇……

他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出来,他想要揪住周巡咆哮,可到底还有理智。他起身穿衣服,一边混乱地想着要怎么质问周巡。

他完全不觉得昨晚和周巡睡在一起的人是他——那就是另外一个人,周巡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就是脚踏两只船,我一定要把他……

他停下来。

穿好衣服回身后,他对上周巡睁得大大的惊恐万状的眼睛。

评论(25)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