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双生(8)双关同一人双重人格设置

(8)

连环杀人案告破,支队又立了大功。周巡冒险制服嫌犯,关宏峰在结案报告上也冠冕堂皇地给他记上大大的一笔。

一时没有大案,周巡算是过了几天清闲日子,每天也能回家洗洗澡换换衣服。

关宏宇没再给他打过电话,周巡不知道是他自己不想打,还是“关宏宇”这个人格根本没有出现过。

他想问关宏峰,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在关宏峰面前提起关宏宇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所以,对着关宏峰那张常年多云转阴的脸,他每每把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

断断续续仍然会有些小案子,盗窃啊,飞抢啊,周巡跟着关宏峰学了不少东西。他向来聪明,关宏峰又着意点拨,他的进步一日千里。

刑警这个工作风餐露宿,很多时候吃饭没点儿,周巡便每每跟着关宏峰吃饭。

周巡刚参加工作,工资那仨瓜俩枣供供摩托车买买衣服烫烫头也就没了,兜里整天超不过一百块钱。吃饭的时候倒是充阔气,总是拍着桌子说“我请客”,关宏峰每每鄙夷地白他一眼,嘲讽两句,末了默不作声地掏钱包付账,吃不完的打了包照例塞给周巡。

周巡推让,关宏峰说:“得了,我还不知道你的饭量?过会儿又饿了。”

周巡便嘿嘿笑着收起来,跟在关宏峰后面屁颠屁颠的。

不过周巡到底是个年轻人,有时候也和队里那帮年轻人一起吃吃喝喝。比如破了案子大家聚餐庆祝,关宏峰因为时间晚常常不去,周巡就跟小年轻一桌喝酒聊天。

平时也就天南地北地瞎聊,那天不知怎么聊到关宏峰头上。

小徐喝大了,涨红了一张脸结结巴巴地说:“你们……知道不,顾局又给咱关队介绍对象了,那天我……我碰上了。”

周巡心里一动,用开玩笑的口气问:“怎么,顾局还老是给关队当月老啊?”

小高说:“你来的晚不知道,咱关队那是全市分院局出了名的,顾局的那些老战友啊老同学啊,都托顾局来给自己家姑娘做媒。可是关队一个也没有答应,别说成了,相亲都不去。”

小张说:“关队有三十了吧,工作再忙也得成家啊。他可好,送上门的都不要,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周巡笑笑说:“我还问过他要不要给他介绍我师姐师妹呢,他说他不感兴趣。”

高亚楠在旁边慢条斯理地剥着小龙虾轻蔑地一笑,小高问:“亚楠姐,你笑啥?”

高亚楠嚼着虾肉从容地说:“我认识他这么久,就没见他对哪个女的上过心。”她抬眼看看周巡:“还没有对徒弟上心呢。”

周巡心里一晃,心跳的有点快。小张说:“关队对小周是好,还总请他吃饭。”周巡说:“关队大方嘛。”

高亚楠嗤的一笑说:“他要是大方葛朗台都笑了。”小徐大着舌头问:“葛……什么台?”

高亚楠没理他,继续说:“他让我帮他买什么东西,还钱的时候有零有整,一毛钱不多,亏我还帮他跑腿,到头来打的钱还得自己出。”

大家哄笑,周巡没笑,眼睛躲在酒杯后面看着高亚楠,高亚楠朝他挤了挤眼。

那天散场的时候大家都喝的有点懵,嘻嘻哈哈地走出来,正遇到路过的关宏峰。

小高眼尖,叫了一声“关队”,关宏峰站住了,朝他们点一点头,眼睛在人群里找了一圈,定在周巡身上。

“周巡,”他抬高声音叫,“你来一下。”

周巡从人群中走出来,路过高亚楠身边的时候高亚楠拍了他后背一把,他回头看,高亚楠也有三分醉意,笑嘻嘻地说:“好好把握啊。”

周巡走到关宏峰身边,旁人都走散了,关宏峰才温和地问:“怎么样,醉了吗?”

周巡酒量大,也就刚有些酒意,却故意演到七分醉,傻笑着说:“我是谁啊,哪儿……哪儿就能醉了?”

关宏峰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走吧,我送你回家。”周巡躲开关宏峰扶他的那只手说:“我不回家,我……我老爹见了又得骂我。”

关宏峰说:“那去我家坐坐,醒了酒再说。”

周巡跟着他走,故意走得歪歪扭扭,关宏峰就来扶他,他就势靠在关宏峰的肩膀上,关宏峰的手从他的手臂滑到他的腰上。

周巡确定这个人是关宏峰,这很奇怪,这么晚了该是关宏宇,可居然还是关宏峰。尤其奇怪的是,他怎么会在夜里出门,难道不怕突然变换人格被人发现吗?

他们回了关宏峰家,关宏峰给他沏了茶,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说:“以后别喝这么多,工作这么忙,喝多了伤身。”

周巡说:“这不是结了案大家高兴嘛,哪儿都跟你似的,酒也不喝,烟也不抽,多没意思?”

他说着摸出一根利群,点着了抽一口,喷着烟说:“关老师,你是真不会抽烟?”

关宏峰不说话,周巡起身凑到关宏峰面前,一条腿曲在他身侧的沙发上,垂着头看他,刘海遮着半张脸,眼睛在发丝后闪着光。

“要不要我教你?”他用气声说,抽了一口烟,喷到关宏峰脸上,然后用手指夹着,将过滤嘴对着关宏峰的嘴。

关宏峰不动,就看着他,他躲在醉意后面,大不了明天就说喝得太多断片儿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屋子里一片难堪的静默,关宏峰终于开了口。

“你醉了,”他干巴巴地说,“我不是关宏宇。”

关宏峰的意思是,我知道其实你想撩的是另一个我,可是我不是他。

但是听在周巡耳朵里,却觉得他是在说关宏宇可能对你有兴趣,但我不是他,我没有兴趣。

他竭力不让自己难堪,便很刻意地笑起来。“你当然不是他,”他说,“他又抽烟又喝酒呢。”

周巡又把烟叼进嘴里,松松地含着,刘海乱糟糟地遮在眼睛上,他随便地晃了晃头说:“我能睡这儿吗?”

关宏峰的眼神暗了暗说:“好啊。”周巡就往旁边一躺,耍赖似的枕着关宏峰的大腿,闭着眼睛说:“我要睡了啊,别打扰我睡觉。”

关宏峰轻轻拿掉他叼着的半支烟,低头看他。周巡的呼吸有点急促,大概是酒精的作用,脸也微微发红,浓密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长长的阴影。

关宏峰一动不动地看着,不料周巡突然开口说话,他着实被吓了一跳。

“关老师,”周巡仍旧闭着眼睛说,“你怎么不找女朋友呢?”关宏峰说:“我不感兴趣。”周巡说:“是工作忙呢,还是对女的不感兴趣?”

关宏峰沉默,周巡想着高亚楠的话,有意闭着眼积蓄勇气,仿佛闭着眼就能把不好说的话说出来。

管他呢,死就死这一回,好歹有酒醉护体。

“关老师,”他说,“那你对男人有没有兴趣?”

关宏峰的心猛跳了几下,想开口,又说不出话,只觉得脉搏咚咚地撞击着太阳穴,呼吸十分急促,他暗叫不好,看来,情绪激动时就容易失控!

“关老师,”一无所知的周巡仍然闭着眼睛视死如归地说,“我也只对男人感兴趣,要不然我们俩试试?”

一阵静默,然后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你说什么?”

周巡猛地睁开眼睛,他刚才剩的半根烟如今叼在眼前这个人嘴里,他熟练地吞云吐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周巡打了个激灵,猛地跳起来。

——关宏宇!

评论(42)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