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双生(7)双关同一人人格分裂设置

(7)

刘长永带队赶来押走高远,又简单勘察了现场就准备收队。临走前他跟关宏峰说:“要不要帮你收拾收拾?”他指的是满屋狼藉,关宏峰摇头说:“不用了,你只管把人押回去,明天我审。”

刘长永点头,叫了一声“收队”,关宏峰却又补了一句:“把周巡留下帮我收拾。”

周巡原本已经溜到门口就等着跑路了,听了这话不得不站住,咧了咧嘴,一脸苦相。

人呼呼啦啦全走完了,他和关宏峰捡拾被撞到地上的各种东西,把碎片扫起来,将家具归回原位。

忙完已经将近半夜,周巡擦了擦头上的汗,呼出一口气说:“这回我总算可以回家了吧?”

关宏峰坐在沙发上,将一只六面同色的魔方放回茶几上,淡淡说:“昨晚的事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周巡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就是喝多了,没别的,你别多想……”关宏峰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他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喝多了?”关宏峰慢慢地说,“你喝多了就会随便抱着人亲?”

他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不见得多严厉,听在周巡耳朵里却仿佛是巨大的威胁。周巡连忙说:“不不不不,主要是……我们讨论了一些话题……”

“哦?”关宏峰扬眉,“什么话题?”周巡嘴里发干,他咳嗽了一声说:“你的那个人格埋怨说你连女朋友也没有,他在外面也不敢乱来,害的他……吃不上肉……”

“所以你就打算以身饲虎?”关宏峰讽刺道,周巡连忙摆手说:“哪儿能呢,怎么会,就是喝多了瞎闹嘛,你看我最后还不是……还不是走了?”

他心虚,也不敢看关宏峰,一心想化解窘境,想起什么说什么:“我说关队,也不是我说你,你看你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就不谈个女朋友呢?我看法医姐姐就很漂亮嘛,技术队有几个也还行,要不然我去找找师姐师妹给你介绍介绍……”

关宏峰忍无可忍,冷冷打断他说:“我对这个没兴趣,我只问你,我告诉过你不要去找他,为什么不听?”

周巡僵笑着说:“我没去找他,是他打电话找我的啊。”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仔细打量关宏峰说:“说起来,这都半夜了,你们怎么还没换班?”

这句话问出口,关宏峰似乎也是一愣,确实,关宏宇人格每晚都会苏醒,可是今晚,他仿佛睡过了头。

关宏峰思忖半晌说:“也许和我的精神状态有关系,今晚的事让我高度紧张,刘队带人来也使我有意克制,所以就能抑制住。”

周巡说:“说不定你就此好了呢。”关宏峰注意到他语调里的情绪,冷冷问:“怎么,你觉得很遗憾?”

周巡忙说:“不是不是,就只是……你的那重人格真挺好的……”

关宏峰微仰着头,冷冷看着他,他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他把两重人格看成两个独立的人,可是对于关宏峰来说,关宏宇是威胁到他地位的病态存在。

周巡的目光落在关宏峰淤青的额头上,他选了一个打破僵局的安全话题,他说:“要不要给你抹点药水?”

关宏峰家里有全套的急救物品,周巡翻出一瓶活血化瘀的药酒递给关宏峰。关宏峰就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周巡看看他的脸色,干笑了笑说:“行,我来,怎么说你也是为救我受的伤嘛。”

他把药酒涂抹在关宏峰伤处,等干了之后慢慢揉搓,一边搓一边嘀咕:“你这两个人格的武力值也差太多吧,那边好好的,这边怎么就是个棒槌呢?”

关宏峰翻着眼睛看他一眼,他连忙换了话题说:“你这撞得还不轻,回头得吃点活血化瘀的药,另外,用剥了皮的熟鸡蛋在淤青的地方滚一滚也有利于消肿。以后别忘了勤做热敷,好得快。”

他站着,关宏峰坐着,他的领口在关宏峰眼前晃来晃去。领口有点大,关宏峰的目光顺着滑下去就能看见前胸的线条。

周巡年轻,职业特点加上跑步健身,他的皮下没有什么脂肪,身体瘦削却结实,筋肉线条流畅优美,像一只年轻美丽的野兽。

关宏峰的语气缓和下来,他用玩笑的口气说:“懂的这么多,该是很有经验吧。”周巡得意地说:“那当然。”关宏峰问:“是打人的经验还是被打的经验?”

周巡叫起来:“什么话!我在警校散打可是我们那届的第一,就是那个号称他们系独孤求败的赵馨诚,不也输在我手里?”

关宏峰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知道他,他在比赛里就输了一场,是在决赛输给你了。”

周巡洋洋得意地说:“我就说嘛,只有我打人,哪有别人打我?”

关宏峰瞥他一眼说:“那是警校里的比赛而已,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你面对的都是亡命之徒,谁高谁低还不好说。再说,就算是你赢了赵馨诚,也只是赢在点数上,他也未见得真比你差。”

周巡叫起来:“嘿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看不上我呢?今晚上是谁抓住了高远?当然了,高远就是个棒槌,显不出能耐,下次我就让你见见我的真本事。”

关宏峰说:“好了好了,你厉害,下次别让我救你就行。”

周巡气得翻白眼,突然想起什么,讥讽道:“你不是去警校看了我跟赵馨诚的决赛就决定要我了吗?你现在这么挤兑我可不就是口是心非?”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周巡僵硬地把手从关宏峰额头上拿开。关宏峰目光锐利地盯着他,刚才难得的温和消失无踪,他单刀直入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去看了比赛?”

周巡绝望地想:“操,又踩雷了。”糟糕的是,他到现在还没摸清关宏峰的雷点在哪儿。

“你刚才把我们比赛的情况说的那么清楚,当然是亲自去看了。”周巡解释,对着关宏峰不信任的眼神,他咧嘴一笑,“好吧,我承认是有人告诉我的。”

关宏峰问:“谁?”周巡说:“关宏宇。”

关宏峰沉默,周巡自觉自己察言观色的水平不差,却总是看不懂关宏峰的表情——他是气恼,埋怨?可是这件事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

周巡想,反正已经死翘翘了,干脆问到底。他向前倾了倾身,咳了一声说:“关队,你真的是提前相中然后内定了我?”

关宏峰沉默了一下说:“不,当时只是初步筛选,有好几个备选目标,最后才确定了你。这是支队领导共同做的决定。”

周巡说:“哦……”

关宏峰站起身往厨房走,周巡看见他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不由得肚子里咕咕直叫。他舔了舔嘴唇问:“做夜宵啊?”

关宏峰背对着他淡淡说:“不是,煮了来消肿用,还是你教的办法。”

周巡心里哀嚎了一声,看着关宏峰打火烧水,他饿得胃里直泛酸水。他咽了口唾沫说:“关老师,能不能给我留一个鸡蛋?让我生着吃都行啊。”

关宏峰忍不住笑了,回过头来时却仍旧一脸正经。

“好吧,”他说,“就算是慰劳你帮我打扫房间,你去沙发上等着,我下面给你吃。”

周巡沉默了一下。

“关老师,”他指责说,“您说话不文明。”

关宏峰沉着脸说:“滚。”

可是关宏峰还是去煮了鸡蛋面,等他把面端出来,周巡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评论(2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