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双生(4)双关为同一人双重人格设置

(4)

周巡一边开车,一边把昨晚发生的事拣主要的能听的讲给关宏峰听。

关宏峰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不时看一眼手里正在拨弄着的手机。

周巡讲到无话可说,干咳了一声说:“关队,其实真没什么,我绝对不会出卖你。再说了,你那个自称叫关宏宇的人格也太不让人省心,万一出点岔子,我还能帮你打打掩护。”

关宏峰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但是他一开口,周巡立刻闭紧嘴巴听他讲。

关宏峰说:“刚参加工作不久我遇到了一个案子,因为出了点状况,我留下了黑暗恐惧症这个后遗症。刚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一次夜里勘察现场,恐惧症发作,当时周围只有我一个,大概是求生本能吧,激发了另一重人格。”

他微叹了口气:“他给自己起名叫关宏宇,他不怕黑,但是很多地方都和我截然不同。我很担心他会暴露,使我失去工作。可是他似乎越来越活跃。刚开始他只在完全黑暗的时候出现,后来只要到了晚上他都想办法取代我。我只好向领导申请,晚上不参加任何工作。

“我看了很多心理医生,但是没什么有效的办法。我只能想办法和他沟通,包括在家里显眼的地方放上记事本,将自己白天里做的事,对他的要求告诉他。他临睡前也会把晚上的事记录下来告诉我,以免露出破绽。这些年我们渐渐互相适应,也算是和睦相处,没想到却被你发现了。”

周巡有些忐忑地看一眼关宏峰说:“关队,你不会把我调走吧?”

关宏峰无奈地笑笑:“你要是真的想拆穿我,调走你不是更容易激怒你?再说,你说的也对,你能帮忙的话我会更安全。”

周巡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对着“关宏宇”他可以随意调笑,对着“关宏峰”他却总是下意识地正襟危坐一本正经。

他希望调节一下车里尴尬的气氛,便说:“关队,关于迪厅保安目击到的骑摩托车的人,你觉得可能性大不大?”

关宏峰说:“摩托车作为抛尸工具倒是很有可能,但是这个证词可信度不大,我们还需要……”

他猛地停住,周巡察觉到诡异的气氛,连忙去看他,只见关宏峰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周巡斜睨一眼手机,吓出了一身冷汗——手机上是一段录像,录像里,他被铐在关宏峰家的沙发上,“关宏宇”正跨在他身上俯身和他脸贴脸。看不见关宏宇的脸,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倒是一清二楚。

周巡差点把车开上人行道。“不是!”他舌头打结似的说,“我们是……是在开玩笑,对开玩笑,其……其实他是在威胁我你信吗?”

关宏峰关掉手机,屏幕瞬间黑下来。

“我在家里装了摄像头,”他干巴巴地说,“为了监督关宏宇,每天我都要看看他昨晚做了什么,防止他向我隐瞒重要的事情。”

周巡大气也不敢喘,听关宏峰又说:“以后注意分寸,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周巡的脸由白变红,关宏峰说:“拐弯了,再往前开就走过了。”

周巡慌忙打方向盘拐进支队大院。

关宏峰一下车就大步上楼,周巡风风火火在后面跟着。关宏峰也不知憋着什么气,径直走进警员办公室厉声叫道:“开会!”

全员参加的案情分析会全是关宏峰的主场,没有人有机会插嘴,关宏峰面色冷峻滔滔不绝地分析凶手和被害人特征。

凶手身穿41码鞋子,惯用左手,骑电动车出行。

第二名被害人和第三名被害人是兄妹关系。男性无业在家,女性是一名患有妇科炎症并从事保洁类工作的人,新交了男友。

下一步便是派人去查看克敏唑类妇科炎症药物的购买记录以及丢失女性的报案记录,以便找到受害者。

办公室里除了关宏峰低沉冷峻的声音,鸦雀无声,周巡盯着关宏峰,似乎觉得自己的思路跟不上关宏峰并不快的语速。

虽然早就听过关神探的名号,但别人传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他简直觉得凶手就是关宏峰的邻居——怎么就能从这么有限的证物里找出这么多线索呢?

更让他惊讶的是,依据关宏峰的线索,当天下午就查清了受害者的身份。

女性受害者是一个叫谢静的保洁员,和哥哥一起住在某小区的出租屋,符合关宏峰描述的所有特征。

关宏峰亲自带队来到她所在的小区,站在房门前,关宏峰问周巡:“钥匙呢?”

周巡说:“刚联系上房东,还没赶过来。”关宏峰问:“会开门吗?”周巡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关宏峰不满地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铁丝,俯下身捅进锁眼,轻轻摆弄几下,锁咔哒一声开了。

周巡睁大了眼睛,关宏峰把铁丝丢给他说:“三天之内学会。”周巡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哦了一声。

刚打开房门,血腥气便扑面而来。到处都是血迹,卧室里尤其多,整个床都被血浸透了,还残留着一些流失的器官。

周巡捂着鼻子,一连打了几个干呕。关宏峰淡淡说:“看来,凶手把这里当做分尸现场了。”

周巡问:“为什么不在卫生间?”关宏峰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说:“那里和邻居只有一墙之隔,凶手大概怕被听到动静。”

技术队忙忙碌碌,关宏峰看了看表对周巡说:“房东应该快到了,我们去跟她打听一下情况。”

两个人下了楼,楼洞口一个警员正在和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女人讲话,关宏峰猜测她是房东,正要走过去问话,却见周巡怔怔地站在原处。他想问“怎么了?”,却见周巡突然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关宏峰吓一跳,回头看去,正见一个穿橘红色衣服戴红色头盔的人调转摩托车头朝外面冲去。

关宏峰只来得及哎了一声周巡便追着摩托车不见了影子,活像只大号黑背。

旁边的警员和女房东目瞪口呆,女房东叫了一声:“哎哟喂这小伙子快赶上刘翔了。”

关宏峰嘴角弯起愉快的弧度。

周巡来不及开车,可是他心里也有数,这个小区周围全是胡同,交错纵横四通八达,摩托车快,他却专门抄近路,有一次堪堪要抓住那家伙的衣襟。

对方明显方寸大乱,加大油门冲出胡同的时候正撞上一辆小型货车,连人带摩托被甩了出去,疼得就地翻滚。

周巡跑到他面前扶着膝盖喘气,然后摇摇晃晃直起身踹了对方一脚骂:“你他妈跑啊,怎么不跑了?”

可是他并没有得意多久,回到支队没多久指纹鉴定结果就出来了,这个人是谢静的男友不假,却并不是杀人凶手。

周巡有点冒汗,就算是新人他也知道抓错了人还追得对方受伤,他可是得吃不了兜着走。

他不安地看看关宏峰,挤出笑容叫:“关……老师……”

关宏峰瞥他一眼,又回过头去透过单向玻璃看审讯室。周巡看看左右没人,蹭过去用肩头顶了顶关宏峰,可怜巴巴地说:“师父,你可不能不管我。”

关宏峰想笑,却故意绷着脸说:“早说了保安的证词可信度不大,你偏不听,总是这么鲁莽,真出了事怎么办?”

周巡机灵,抓住重点问:“真出了事?这么说这次不算出事?”关宏峰低头看他一脸犬科动物的讨好表情,突然有一种想刮他鼻子的强烈冲动,连忙别开脸忍笑说:“这个人见了我们就跑,一定有问题,你去诈他,一定能诈出东西来。”

他回过头对着周巡微笑:“具体怎么说不用我教你吧?”眼睛发亮的周巡摩拳擦掌说:“不用。”

关宏峰的计策果然高明,周巡三下五除二诈出一个盗窃摩托车团伙,大松了一口气。从审讯室出来,他摸出一根烟正要点上,迎面正看见关宏峰。

他连忙笑着恭维道:“关队,还是你厉害,这家伙果然有问题。”关宏峰伸手把烟从他嘴上夺下来,淡淡说:“出事了就叫师父,这会儿没事了就改叫关队了是吧?”

周巡尴尬地笑,伸手想要回烟,却见关宏峰顺手把烟丢进旁边垃圾桶。周巡变了脸色说:“别呀师父,我就剩这一根了。”关宏峰绷着脸说:“小孩子抽什么烟,对身体不好。”

周巡说:“嘿,你怎么也这么说。”关宏峰瞥他一眼,他自知失言,连忙放低了声音说:“我也没多说什么,别人听见了也不明白。”

关宏峰看了看表说:“下班了,走吧。”周巡问:“用不用我送你?”关宏峰淡淡说:“不用了,另外,晚上你最好不要去找我。”

他说完,径直往外走,周巡站在原地对着他的背影挑眉。

怎么着,还是不信任他?

又或者,是不想让他见到关宏宇?

支队长下班了,他这个小警员还不能走,把逮捕谢静男友的后续工作做完,已经很晚了。

周巡刚喘口气准备下班,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是关宏峰。他接通电话问:“师父,什么事?”

那边的“关宏峰”用陌生的口气笑着说:“哎哟,才两天,就师父师父地叫得这么亲啊?”

周巡一凛,迅速看看四周,快步走到角落压低声音问:“关宏宇?”

“是啊,”关宏宇懒洋洋地说,“想我了没,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评论(27)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