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豢爱(2)

(2)

发型师解开白布,周巡跳下来伸着脖子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刘海。

刘海保留下来了,斜斜地梳到一边。他扒拉扒拉,刘海又落到眼睛上。“不行不行,”他撩着刘海冲发型师说,“这头发光掉下来我总不能一天到晚拿手撩着。”

发型师说:“可以用发胶,不然就烫一下。”周巡看了在旁边等得百无聊赖的关宏峰一眼:“那就烫烫呗。”

关宏峰叹了口气,又过了不知多久,终于烫好了刘海的臭美小子这才吹着口哨满意地跟着他出门。

他走得得意,刘海随着步子一颠一颠,关宏峰看见了总想伸手去撸一把,手刚抬起来周巡就看见了,捂着刘海往旁边躲。“别碰我头发啊,”他警告说,“谁碰我头发我跟谁急。”

关宏峰忍不住笑,他不是个爱笑的人,可是对着周巡他却总是能很轻易地笑起来。

他们去买衣服,关宏峰让周巡试了白T恤和牛仔裤,周巡对着镜子扭了扭,咂咂嘴,瞥见旁边挂着的牛仔夹克,翻了翻,找出一件满是破洞和金属链子的穿上。

关宏峰连忙阻止说:“不行不行不行,你穿着这衣服进警局是抓人的还是被抓的?”周巡撇着嘴,满脸不高兴地脱下来,关宏峰在里面翻了半天,勉强找到最朴素的一件递给他。

周巡穿上照镜子,夹克是短款的,下摆在他的腰上逛荡,随便抬一抬胳膊,便会露出穿着白T的细腰。

关宏峰的眼睛在他若隐若现的那一截细腰上晃了一圈才收回目光。“就这样吧?”他问,周巡探手从塑料模特脸上取下一副墨镜戴上,仰着头问关宏峰:“帅不帅?”

关宏峰给他摘下来戴回模特脸上。“等你当上了支队长你穿什么戴什么都没人管你,现在,不行。”

周巡愤愤说:“等我有了钱一定买副墨镜,一天到晚戴着。”关宏峰一边掏钱包一边瞥他一眼问:“晚上也戴?”周巡肯定地说:“晚上也戴!我还要买辆车,最酷的那种。”

关宏峰赞同地点头说:“行啊,我建议你买吉普。”周巡一拍手说:“就买吉普,哪种最酷?”关宏峰把钱交给在旁边忍笑的服务员说:“牧马人就不错,不过就是贵了点。”

周巡机灵地瞟他一眼,抱着他的胳膊笑嘻嘻说:“关哥,峰哥,哥——到时候你借我钱呗。”

关宏峰由着他像只猴子似的挂在自己身上淡淡说:“行啊,你拿什么做抵押?”

周巡皱眉,这时候服务员已经替他们去收银台付了账,又把衣服装好交给他们,关宏峰接过来说:“等你想好了拿什么做抵押再来找我借钱。”

那天是周末,关宏峰带着周巡在外面吃饭。

关宏峰就爱吃油泼面,他很自然地又往油泼面店走,走了几步不见周巡跟上来,回头一看,周巡站在原地朝他眨巴眼睛。

他叹了口气问:“又想吃什么了?”周巡勾着大拇指指指旁边的KFC。

关宏峰从来吃不惯西餐,看着周巡在他对面对着一桌子炸鸡烤翅汉堡薯条大快朵颐,他就觉得胃里不舒服。

“你是不是早就瞄上这地方了?”他问,周巡点头,关宏峰说:“早先没钱吃,现在就狠宰我一顿是不是?”

周巡鼓着腮帮抬起眼皮瞄他一眼说:“这不是才找到冤大头嘛。”

嘴里含着一大口汉堡说得含糊不清,关宏峰挑眉问:“什么?”周巡赶紧摇头:“没事。”说完又指着关宏峰面前的可乐问:“喝不喝?”关宏峰摇头,他便不客气地拿过来咕嘟咕嘟地灌下去。

关宏峰觉得自从遇到周巡后,他暗自叹气的几率提高了很多。

周巡就是那种天生自来熟的人,别看是寄人篱下,他可一点没有低人一等的自觉。用他的话说,“我可是你的恩人,你怎么着也得报报恩吧?”

关宏峰虽然还年轻,还没有很多年后的冷峻和阴郁,但是他毕竟是个沉静内敛的人,对安全距离十分敏感,本能地排斥和别人的肢体接触。

可是周巡轻而易举地打破了他的安全距离,他搂他的胳膊,拍他的腿,用他的杯子喝水,关宏峰一开始试图拒绝,可是拒绝不被理睬,他就放弃了。

有趣的是,他对周巡的各种亲近毫不反感。

仅仅用同情心很难解释,毕竟就算是他的双胞胎兄弟,成年以后两人也从未如此亲密,何况是一个只认识数天的陌生人。

不过……看着周巡沾着果酱的脸,关宏峰想,顶着这张脸,无论做了什么事都很难让人反感吧?

其实也不对,关宏峰从来不会被皮相迷惑,甚至说他几乎对此没有任何兴趣。

他27岁,平步青云,年轻有为,加之英俊儒雅,也不知有多少警花对他青眼有加,甚至于几个老领导直截了当地为自己老战友的姑娘提亲,关宏峰一律拒绝了事。

他还年轻,除了工作,没有任何私人生活方面的打算。

是的,他根本没有任何打算。

他看着眼前打着饱嗝的少年,少年以深感可惜的眼神打量剩下的鸡块,关宏峰说:“没关系,可以打包。”

周巡几乎是扶着墙出来的,关宏峰想他估计一个月之内不会想吃任何鸡肉制品。可是他还是艰难地回头看了看关宏峰手里的袋子,仿佛有一种“扶我起来,我还能吃”的悲壮感。

关宏峰觉得自己又要笑,这几天他笑得实在太多。

作为刑警,一天到晚对着罪犯受害者,他总是心情沉重,也就是结案的时候能松一口气,随即又投入下一个案子。

刚升任局长的老领导顾局在一次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时候说他:“年纪轻轻的,整天眉头皱得比我还紧,这回头再过几年,好好的帅小伙熬成小老头可怎么好?还是找个姑娘谈个恋爱放松放松,自然就好了。”

当时他嘴上没说,心里却想,愁是为工作愁,找什么姑娘能消愁?

可是如今,工作还是一样繁重,对着周巡笑一笑,居然觉得肩上的担子轻松不少。

讲到工作,他对周巡说:“明天跟我去上班吧。”周巡捂着肚子看他:“怎么着?还真叫我当警察啊?你们警察不都得上警校吗?”

关宏峰说:“编外人员,做我的徒弟,跟着我学办案。”周巡立刻问:“有工资不?”关宏峰摇头,周巡一脸失望:“那我什么时候能赚够钱买牧马人?”

关宏峰微笑说:“你如果做得好,也可以转正,到时候就有工资了。”周巡问:“在那之前,我全得吃你的用你的?”关宏峰反问:“你还有别的吃饭的地儿?”

周巡摇头,然后翻着眼睛看天,仿佛在思考什么重大的问题。关宏峰忍不住问:“想什么呢?”

周巡慢悠悠说:“我在想啊,我们这种关系,是不是就叫包养?”

关宏峰猛地呛住,咳嗽得满脸通红。周巡淡定地给他拍背,关宏峰终于喘匀了气,瞪起眼睛说:“不懂就不要乱说!我这是出于道义照顾你,差不多算是——收养。”

周巡笑嘻嘻地问:“你是想让我叫你爸爸?”

关宏峰说:“闭嘴!说了不要乱说!”周巡无辜地摊开手,关宏峰头疼地叹了口气。

这孩子太顽劣,需要好好教导。

所以,是豢养?

关宏峰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词,然后又慌忙把它擦去。

胡思乱想,越描越黑。

评论(3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