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ABO】错爱(8)

(8)

第二天回津港的路上,依旧是关宏峰开车,周巡斜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发呆。

他今天早上在关宏峰的床上醒来,看见关宏峰坐在窗边的单人沙发上睡着。窗子开着,窗帘被风吹起,在他的肩头飘动,阳光落在他身上,逆光中的脸平静而安详。

周巡静静看着他,很久,直到关宏峰动了动身,因为长期保持一个姿势身体僵硬而微微皱眉,才慌忙闭上眼睛。他听见关宏峰轻轻起身的声音,沙沙的脚步声,卫生间里洗漱的声音,最后是开门和轻轻的关门声。

他才松一口气,睁开眼睛,他和关宏峰一整晚都在一起,代价是关宏峰开着窗户在离他最远的角落坐了一夜。

房间里信息素的气味很淡,他竭力分辨才嗅到关宏峰残留的气味,曾经带给他那么多回忆的气味,此时却只剩冰冷的刺痛感,他的周身仿佛竖起高墙,是保护也是隔绝,可悲的是,隔绝的是他最想靠近的人。

他起身穿好衣服,回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关宏峰来敲他的门给他送早饭时,他已经一切如常。

他们开车离开,周巡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也不抽烟。

天气很好,一只鸟从车顶飞过,周巡的眼睛追着它直到视野尽头,它青蓝的羽毛美得像画。

有时候人的改变可能就在那一瞬间,看见一片云,一只鸟,突然就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之前以为过不去的坎儿,趟不了河,突然之间便过去了。

经历了昨晚的绝望和癫狂,周巡仿佛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这些天,他只顾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却不曾想关宏峰和他一样经历着这一切,和他一样迷茫而痛苦。

工作的时候,他们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这时候,他为什么不能像办案时一样相信关宏峰,为什么不能和关宏峰并肩作战?

“老关啊,”周巡终于开了口,眼睛看着天的尽头,他说,“对不起。”

关宏峰没有说话,甚至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可是眼角却痛苦地抽动了一下。

周巡的声音轻飘飘的,像天边的浮云,像是梦话和呓语。

“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他说,“标记算他妈什么呢?我是我自己的,我乐意跟谁就跟谁,就算不能跟你上床,就算后半辈子都不能上床,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愿意,陪你看月亮算什么,陪你看火山爆发都行。”

他的喉头一阵发紧,他眼睛看着前面说:“不过,你还没有标记过任何人,如果你觉得亏了,就算了……”

关宏峰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我母亲是个Beta,”他平静地说,周巡安静下来,转过头看他,他仍旧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我母亲是个Beta而我父亲是个Alpha,所以他们不能标记。”

他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可是他们非常相爱。”他回头温柔地看着周巡,周巡觉得自己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关宏峰重又看向前方,声音变得沉着而坚定。

“我从没想过要放弃你,”他说,“但是宏宇是你事实上的伴侣,他甚至有权提出结婚。你知道,现在Omega在法律上还处于弱势地位,事实婚姻中,只要Alpha提出申诉,Omega又拿不出Alpha的不良记录,法院往往会判定结婚。”

周巡的心猛跳了两下。“他不会……”他似乎想辩解,却听关宏峰冷静地说:“他会的,他喜欢你,不是吗?”

周巡语塞,关宏峰微叹一口气。“如果只是单纯的生理问题就好了,”他说,“麻烦的是宏宇喜欢你,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次有了机会,他不会轻易放手。”

周巡低下头,艰难地辩解道:“他不是……”关宏峰宽容地一笑,换了话题问:“那天,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吧。”

一开始周巡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茫然地啊了一声,看到关宏峰的表情,才突然明白他在问他标记那天的事。

他们从来避免谈论这件事,但是今天关宏峰突然提了出来,而这种若无其事的提法竟让周巡也觉得这变成了可以讨论的话题。

“如果我没有搞错,我是被下药了。”他说,然后详细讲了自己的推理。关宏峰面色凝重地听着,最后点了点头。“我赞同你的看法,”他说,“那个违禁药品走私案当时我没有过多参与,是你主管,最后虽然打掉了一个团伙,销毁了他们的据点,但是主犯在逃,而且很可能还有别的走私渠道没被发现。”

周巡叹了口气:“当时要是把他们一网打尽就好了,他们恨我挡了他们的财路,这是报复我呢。”

关宏峰不做声,半天才说:“下药只是个警告,我担心他们还会对你下手。”周巡笑了:“那正好,他们只要一露头,就别想跑。”

关宏峰拧眉不语,周巡看他一眼说:“和这件事相比,我更想问你,如果关宏宇要求结婚怎么办?”

关宏峰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冷冷说道:“他不敢。”周巡有点惊讶他的自信:“可是如果……”“没有如果,”关宏峰打断他说,“即便他想,他也做不到。”

周巡跟了关宏峰这么多年,有时候还是会为关宏峰对某个案子某件事的笃定程度感到惊讶。

关宏宇固然向来敬畏他这个大哥,但是关宏宇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桀骜难缠,出差这几天,他说了每天打电话,他还真的说到做到。

周巡有时接一个,有时故意不接,关宏宇就发微信,缠得周巡没办法,回一句“知道了”了事。

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关宏宇也打了电话,周巡按掉了,后来他就来了微信。周巡在喝酒的空档回了消息说:“别烦了,明天回去。”

他没有再看手机,关宏宇回了句:“下班我去接你。”

关宏峰没有和他一起下班,说是要值班,顺便查一些资料,周巡便独自出了门。

走到停车场自己的牧马人旁边,他刚要开车门,却觉得身上一凛,心里便是一惊。他抬头四下张望,果然,旁边阴影里斜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再亲密不过的信息素在他们之间流动。

周巡绷紧了后背。

关宏宇慢慢地走过来。关宏宇做过武警,身手很好,脚步轻得悄无声息,像一只从阴影中走出的掩藏起利爪的猛兽。

信息素也随即迎面袭来,周巡喘了一口气,本能地觉得膝头发软,想要依赖和臣服。

“操,”他暗自骂道,“真他妈操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痛恨自己的体质,于是,他把怒气转移到关宏宇身上。

“你他妈来干嘛?”他没好声气地骂。关宏宇倒是和颜悦色:“搭个顺风车回家。”他指指周巡的牧马人。

这家伙倒精明,知道周巡不会跟他走,干脆不开车来蹭车,周巡去哪儿他都跟着。

周巡想了想,也好,趁个机会把话挑明了,心平气和地说清楚。于是他说:“好,我送你,咱们各回各家。”

关宏宇说:“好啊。”

两个人上了车,周巡开车,一开始两个人都不说话,但是关宏宇倒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打定了主意死缠烂打,不管周巡出什么招,他只管缠着不放,有信息素这个法宝,不信周巡拒绝得了他。

周巡焦躁,两个人的信息素水乳交融,黏黏腻腻,反倒让他不安。和关宏宇的亲密意味着对关宏峰的背叛,他心烦,车开得很快,关宏宇在旁边笑他说:“你就是不交罚单也别这么拼命啊,这都要飞起来了。”

周巡不理他,这时前面远远地出现了斑马线,有人正在横穿马路。周巡便去踩刹车,没想到脚下闪了一下——刹车失灵!

周巡一个激灵。“不好!”他叫道,关宏宇收起嘲笑转头问他:“怎么了?”

周巡来不及回答,拼命打方向盘,大声吼道:“闪开!”车子尖啸着调转方向避让行人和旁边的车辆,飞速旋转的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前面路口是红灯,一辆载满人的客车正要拐弯,周巡一咬牙,猛地转动方向盘,车子失去平衡,随着几声巨响,连翻了几个跟头,头朝下摔到路边。

周围一片混乱,四轮朝天的车子终于安静下来,车里,周巡艰难地喘着气。

关宏宇整个儿地趴在他身上护着他,现在却一动不动。

血染红了周巡的白色毛衣。

评论(2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