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ABO】错爱(5)大关周主场

(5)

时间已经是傍晚,周巡便没有回支队,径直回了家。

周巡家里只有一个老爹,周巡一过三十老爷子就天天念叨着催他结婚,他被念得头疼,就干脆买了房子搬出来住。

家里只他一个,他又忙,天天不回家,家里冷锅冷灶,几乎不开火。这又好些日子不回去,别说吃的,热水都没一口。

周巡一边走一边想家里的泡面到底吃完了没有,走到单元楼下,见有一个人在门洞外站着,手里拎着一只大号塑料袋。

他猛地站住,惊愕又慌乱地瞪大眼睛——关宏峰。

关宏峰的样子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一丝不苟,胡子也刮得很干净,单只眼角眉梢有些憔悴的痕迹。

见到周巡,他甚至露出一点笑容说:“回来了。”

周巡向来是个硬骨头,抓捕罪犯时几次死里逃生脸色都不曾变一变,可是关宏峰这一声“回来了”,却让他差点落下泪来。

“你怎么在这儿?”他沙哑地问。

关宏峰说:“顾局说给你打了电话,我就知道你没事了,想着你家里大概没什么吃的,就买了包子和馄饨给你送来。”

他举了举手里的塑料袋:“还热着,回去赶紧吃。”

周巡的喉头像被什么堵着,他不敢开口,一开口眼泪就控制不住。他只好嗯了一声,伸手接过。

关宏峰仿佛松了口气,又嘱咐说:“明天出差,今晚早点睡。”周巡说:“嗯。”

关宏峰便要走,却被周巡抓住胳膊,他看向周巡,周巡紧紧盯着他。

“你喝酒了?”他问。

关宏峰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周巡对烟酒味非常敏感,他伸手往关宏峰风衣口袋里掏,掏出一个扁扁的玻璃酒瓶。

关宏峰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天有点冷,取暖而已。”

周巡盯着他,慢慢地说:“你一直很讨厌喝酒。”关宏峰收住笑容,周巡眼里的泪快要掩藏不住。

周巡说:“别再喝酒了,行吗?”

关宏峰温柔地看着他,抬手理一理他的乱发,拇指擦过他额头上已经结痂的伤口,轻声说:“好。”

关宏峰离开的时候,周巡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慢慢转身回家。

包子是热的,馄饨甚至热得烫嘴,汤里加了紫菜和虾皮,味道很好。周巡把汤都喝得精光,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全身都暖洋洋的。

吃饭,是关于关宏峰的记忆中很重要的部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关宏峰就请他吃饭,还把剩下的饭菜打包塞给他。他吃的很舒服,身体舒服了,精神就容易放松警惕,于是,他很容易地接受了关宏峰用命令口气提出的建议。

后来谈起他为什么跟了关宏峰的事,他总是说:“还不是看在那顿饭的面子上,不然,我才不来给你做跟班。”

他一边说,一边埋头往嘴里扒拉油泼面。关宏峰爱吃油泼面,周巡跟着吃,居然也上了瘾。原来跟了一个人,连口味也会跟着他改变。

每次吃饭,周巡总说要请客,结账的人却总是关宏峰。“算了,我还不知道你?”关宏峰总是这样说,“兜里从来不会超过一百块钱。”

他一边嘲讽一边微笑着掏出钱包。周巡臭美,把工资都花在皮夹克靴子墨镜汽车上,从不计较吃什么,天天泡面他也没意见。所以关宏峰便替他出了油泼面包子馄饨羊肉汤的钱。

健康美味的食物让他的心里和胃里一样温暖舒适。而关宏峰,总是吃的很慢,把最后一只包子或是最后一只蒸饺留给他。

那天晚上,因为有了包子和馄饨的关系,周巡居然很快就睡了,而且睡得非常安稳。

他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睡眼惺忪地抓过来没看来电显示就接通喂了一声,里面传来关宏峰的声音。

“还没起床?”关宏峰问,周巡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地坐起身问:“有案子?”

关宏峰说:“没有,不是说了要出差,我在楼下等你。”

周巡愣了愣,突然抓起衣服跳下床,随便地刷了牙洗了把脸便一边穿外套一边拎起昨晚收拾好的旅行包就往外跑。

楼下停着支队的车,关宏峰坐在驾驶座上。

周巡呆立着,直到关宏峰摁了摁喇叭说:“再不上车我走了啊。”他才如梦初醒似的慌忙跳上副驾驶座。

关宏峰发动汽车,周巡咽了口唾沫问:“你怎么……”关宏峰平静地说:“我跟你一起去。”

周巡惊愕地回过头看他:“咱们两个怎么可以都不在支队?日常工作怎么办?”关宏峰眼睛看着前面,淡淡说:“都安排好了,顾局也同意,你不用担心。”

周巡一时哑口无言。车子开出小区,很快就靠着路边停下,关宏峰解开安全带说:“下车吃个早饭吧,要赶两个小时的路,不吃饱可不行。”

周巡这才注意到路边的早餐店。他们吃了热气腾腾的一顿饭,打着饱嗝上车,舒坦极了。

肚子饱了,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周巡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半闭着眼看公路两边渐渐稀少的房屋和渐渐多起来的麦田。

车窗开了一半,信息素被风卷出窗外,周巡感觉不到来自关宏峰信息素的压力。开着窗,噪音也大,独处的两个人就不用为过于安静的空气尴尬。

周巡觉得惬意,仿佛突然之间回到了以前的日子,他就跟在关宏峰的身边,默契地沉默着,却仿佛独处那么自在。

终于,在车子的颠簸中,他昏昏睡去。

关宏峰叫醒他时,已经到了目的地。这是津港下辖的一个小县城,几个月来连续发生抢劫杀人案件,搞的人心惶惶。市局勒令限期破案,可是小县城警力不足,没有进展,只好向市局请求支援。市局便抽调各辖区骨干来协助办案,周巡正是其中之一。

县刑警队队长见了他们就像见了救星,亲自来接他们进办公室,又是倒水又是让烟。关宏峰笑道:“工作要紧,还是先介绍案情吧。”

关宏峰的名声在整个津港地区的公安系统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队长一脸恭敬,叫人拿来卷宗,给他们详详细细地讲解案情。

关宏峰和周巡跟队长讨论了一阵子案情,又看了所有的物证,就到了中午。队长说:“案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结果,咱先去吃饭,门口就有家不错的羊肉馆子。”

关宏峰看了一眼周巡说:“不了,我们就吃食堂,然后找个招待所安顿下来,睡个午觉。”队长说:“行行,没问题。”

周巡是有些累了,以前他体力很好,但是标记多少有点后遗症,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容易疲劳。匆匆吃了午饭,他就跟着关宏峰来到招待所。

这个县比较富裕,招待所条件也比一般的县级招待所好得多,服务员看看他们,问要几个房间。

周巡的心动了一下,就听关宏峰平静地说:“两个相邻的房间谢谢。”

评论(3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