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周ABO】错爱(2)

(2)

周巡并没有等关宏峰,他自顾自上了一辆出租车。后视镜里,关宏峰也跟着上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长丰支队门口停下,周巡径直上楼,关宏峰远远地跟着。

周巡刻意选择来支队,不是因为他是工作狂,他只是想要来一个强迫他无法放纵私人感情的地方,一个强迫他忘记那些让他崩溃的事情的地方。

这种约束对关宏峰一样有效。周巡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面对关宏峰,而在这里,尤其是和警员们在一起,关宏峰就不可能提起之前发生的事。

但是身体真的是糟透了,体力透支,几乎等同于昏迷的睡眠并没有恢复多少体力,因为失控缺乏保护,身体受了伤,很疼,他没办法坐下,站着又虚弱无力。

但他从来都是个硬骨头,硬是咬住牙忍下来,除了脸色苍白,几乎没有什么异常。

他直接走进警员办公室,小汪一见他就连忙过来说:“师傅您可来了,怎么昨天没见您?”周巡低声说:“感冒了,请了假。——飞抢的案子怎么样了?”

小汪见周巡脸色不好,信以为真,也没有多想,回答道:“已经确定了作案范围和嫌犯特征。”周巡说:“好,带几个兄弟一起去蹲守。”小汪迟疑了一下说:“您病刚好,我带弟兄们去就好了。”

周巡不耐烦地说:“废什么话,快点!”小汪不敢多说,答应一声去叫几个警员。周巡转身往外走,却猛地停住脚步——关宏峰站在门口。

他把信息素收敛得不露痕迹,可是他闻得到关宏峰的信息素。关宏峰潮湿阴郁的气味总让他想起江南的梅雨天——他老爹是山东人,可是他早逝的母亲却是南方姑娘,周巡长得像母亲,骨骼纤细,眉眼俊秀。

小时候曾跟着母亲去南方走亲戚,恰逢梅雨天,空气潮湿温润,他跟着邻居家的孩子在积水的青石板路上撒欢,雨淋湿头发,打着绺儿贴在额角。

他那时候还没有分化,秀气得像个女孩子,也没有后来的暴躁粗鲁的脾气,邻居家的小哥常常从家里偷出糯米点心给他吃。他打着一把黄色的伞,小哥说他“很明亮”。

母亲去世后,他再也没有回过南方,闻到关宏峰信息素的气味,他总是会想起梅雨,点心,和雨中黄色的伞。

他曾经非常眷恋关宏峰信息素的气味,每次嗅到都觉得安心。可是现在再也不会了。

他被他的Alpha的信息素包围,每一个Alpha都有非常强烈的领地意识,标记之后,Omega再遇到别的Alpha,信息素里Alpha的信息素就会和外来的Alpha互相争斗,而夹在中间的Omega就会非常难受,不得不本能地躲避。

现在周巡就是这样,接触到关宏峰的信息素,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身上关宏宇的信息素正生龙活虎地守卫着自己的领地,而关宏峰的信息素看似平和,实则厚重有力,平日里还好,如今和关宏宇的信息素对峙起来,便陡然显得咄咄逼人。

原本眷恋的气味突然间变得难以忍受,周巡毕竟反抗不了本能,只能后退躲避。

然后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飞快地看了关宏峰一眼,关宏峰静静地看着他,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神里却有深沉的悲哀。

周巡垂下目光,低声说:“关队,麻烦让一下。”关宏峰低哑地说:“你身体不好,还是回家休息吧。”

周巡沉默着,然后笑了一下。

“回哪个家?”他问,关宏峰脸上的肌肉猛地抽动了一下。

这几天关宏峰正在收拾房间,他家离支队更近,他以这个为借口叫周巡到他那里住。

他还是不太好意思直接提同居什么的,周巡把他尽情嘲笑了一番,末了说:“我要去了,就是我家了,你那家具装修,我看不上的可要全换。”

关宏峰挑眉说:“换可以,你出钱。”周巡跳起来说:“真抠门,有点谈恋爱的意识好不好?不砸钱怎么养得起男朋友?”

关宏峰就笑,他喜欢周巡这副没皮没脸的耍赖相,他觉得特别可爱。觉得一个35岁的男人可爱,他也是够了。

当初的甜蜜恍如隔世,仅仅几天之后,周巡站在远离他的地方,问他:“回哪个家?”

虽然社会开明了许多,但是Omega的权利仍然有诸多限制。其中包括一条法律条文,已标记的Alpha和Omega被认定为事实婚姻。

所以,从法律层面来讲,现在关宏宇的住处,才是周巡的家。

关宏峰脸色青白,周巡抬高声音又说道:“关队,麻烦让一下。”

关宏峰知道小汪和几个警员在远处诧异地看着他们,只能僵硬地侧过身,周巡大步从他身边走过。

擦身而过时,关宏峰闻到了周巡信息素的气味。

原本松木的清香里,夹杂了灼热的气味,像盛夏火热的风——关宏宇。

他第一次真切地明白了一点——周巡,已经属于别人了。

他捂住心口,喉咙里又腥又甜。

周巡一口气走出来,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身后追赶,小汪他们都跟的气喘吁吁。

周巡走到车边习惯性地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但是却停下来,看向小汪说:“你来开车。”

小汪不敢多问,哎了一声跑过来,周巡绕到另一边坐上去。还是疼,他不引人察觉地侧坐,把重心转向一侧。

小汪觉得师傅有点不太对劲,不仅仅是身体原因,他整个人都有点奇怪。他叮嘱自己机灵着点,师傅发飙就离他远点儿,师傅对别人发飙就及时准备抱腰。

刚开始只是个玩笑,没想到还真这么干了。因为情报准确,他们顺利截住了飞抢的两个抢匪。抢匪共骑一辆摩托车,见被警察的车前后包抄,抢的东西也不要了,跳下车就跑。

周巡刚下车迎面就碰上没头苍蝇一样撞过来的抢匪,周巡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第一个小子踹倒在地。

周巡的身手是全市公安系统出了名的,也就隔壁海港支队的赵馨诚能跟他争个高下。虽然带了伤,但是一肚子怨气这时候找到了发泄口,一时间全爆发出来。

他连脑袋带屁股地就是一顿猛踹,踹得那小子鬼哭狼嚎。另一个劫匪想从旁边跑,被周巡一个背摔结结实实摔到地上,周巡直接把自己砸到他身上,砸得他眼睛翻白。

小汪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这师傅打算自己包圆儿了是吗?周巡骑到劫匪身上照着脸就是一顿拳头,揍得眼眶瞬间乌青。

小汪看着再打恐怕要出事,赶紧扑上去抱住周巡往外拖,嘴里说:“师傅师傅消消气,他们跑不了的!”

别看小汪个子不太高,但肌肉结实,力气倒挺大,周巡扑腾几下居然挣不开。这时候旁边的警员早把两个人铐了个结结实实。

周巡喘着粗气抓抓刘海说:“带回去录口供!”

评论(30)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