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赵周】口腹之欲(6)小关周提及

(6)

关宏宇跟着周巡走进房间,不出意外地闻到满屋子呛人的烟酒味。

周巡其实只有五分醉,但他有意做到八分。他晃晃荡荡地转过身对着关宏宇,醉眼乜斜地看着他,口齿不清地问:“是……你哥叫你来的?”

关宏宇刚才对着赵馨诚的怒气已经全然消散,他放软了语气说:“我哥不放心,让我来看看你。”

周巡拉过椅子,重重地一屁股坐上去,往口袋里摸烟。关宏宇皱眉说:“少抽点儿吧,我看你的瘾越来越大了。”

周巡不理他,把烟叼在嘴里又去翻打火机,没翻着,就把脸一仰,乱糟糟的刘海滑落在额头两边。他咬着烟懒懒地说:“借个火。”

关宏宇看看他,无奈地掏出打火机递过来,周巡不伸手,就仰着脸等着。关宏宇扬起眉,啪地打着凑过来。周巡这才微微向前探身,点着了,抽上一口,舔了舔嘴唇说:“他不放心,自己来就是,偏偏要你来,他还真是一步不肯退让。”

关宏宇笑道:“两口子的事,哪里就叫退让,不过就是他脸皮薄好面子不好意思来,他叫我来,还不是因为惦记你?”

周巡歪着头看关宏宇,看得关宏宇有点发毛。周巡突然咧嘴一笑说:“你和他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就觉得自己能替得了他?”

关宏宇听得刺耳,笑了一声说:“怎么就替不了他?你就当我是他,有什么话直说,传个话还不行?”

周巡眼珠子转转,把烟叼在嘴里,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关宏宇面前,仰着头朝他喷了一口烟。

关宏宇只觉得一股热气直窜到脑门,想后退,却动不了。周巡几乎和他脸贴脸,鼻尖都蹭到他的鼻尖上。周巡取下烟,笑嘻嘻地说:“要当你是你哥啊,我得这么说话。”

他一手夹烟,一手慢条斯理地理着关宏宇的夹克前襟,慢吞吞地说:“关宏宇啊,我就奇了怪了,这些年我跟你哥有点啥事你都掺合,就跟你哥的狗腿子似的。平时也不觉得你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关宏宇的喉头滑动了一下,他略有些沙哑地说:“这是你要我转达的?”

周巡摇头说:“当然不是,下面才是我要说的。”他对着关宏宇的耳朵用气声说:“你回去跟你哥说,我现在好得很,这些年都是我听他的话,忍着他让着他,如今他要是不改改他的臭脾气,我可是不回去了。”

关宏宇勉强说:“你真能狠得下心?”周巡歪着头打量他,笑一笑说:“你该问问他怎么狠的下心。”

然后,他垂下眼皮,从关宏宇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颤动的睫毛。周巡用一根手指从关宏宇的锁骨一路往下划,轻声说:“你跟你哥,其实一点都不像……”

关宏宇打了个寒噤,立刻后退一步,周巡重心不稳,晃了晃才站住。关宏宇说:“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他匆忙出门,脚步慌乱,周巡坐回椅子上,面无表情地抽一口烟。

他是故意的,只有这样才能快速有效地赶走关宏宇。

关宏峰说得不错,他在人情世故方面一直非常敏锐,就只有对着关宏峰他才毫无戒备毫无心机,而对着旁人,他向来游刃有余。

关宏宇对他有点意思,他一直都知道,甚至比关宏宇自己还清楚。关宏宇断断续续地一直交着女朋友,所以他不太容易接受自己会对男人感兴趣这件事,但是周巡非常敏感。

他有时高兴,会逗一逗关宏宇,反正也出不了格,权当是报复他帮着他哥对付自己。

他慢慢地抽着烟,脸色凝重。有时候他也只是嘴硬,走到这一步,以后怎么办他也说不准。

真的和关宏峰分手?他下意识地皱眉,心口一阵绞痛。爱情会被消磨,但消磨了的爱情终究还是爱情。他的爱情从20岁起就只是关宏峰,怎么可能说断就断了?

他把烟蒂摁灭在满了的烟灰缸里,吐出一口气。三十好几的人了,感情面前还是一样的束手无策。他知道自己的软弱,在关宏峰面前他总是软弱的,像一只被驯服的兽,关宏峰一句话就能安抚他的狂暴。

这一次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反抗,如果半途而废,他就会被关宏峰戴上项圈,拴上锁链,而锁链那一头,被关宏峰牢牢掌控,他永远也逃不脱挣不断。

他会得到爱,那是主人对乖顺宠物的爱,他只能等着他的施舍。

他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尽管很难。

今天关宏宇来了,其实他真的害怕关宏峰会来,如果来的是关宏峰,如果关宏峰向他伸出手,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放弃一切跟他回去。

他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

周巡在海港支队上班的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大兜子零食塞进办公桌抽屉里。

赵馨诚有点啼笑皆非,指着那些花生薯片小饼干说:“你就这么怕饿死吗?”

周巡不慌不忙地撕开一小袋花生,捏了一颗丢进嘴里嚼着,慢悠悠地说:“要想工作干得好,肚子首先要吃饱。连口腹之欲都满足不了,还谈什么工作?”

赵馨诚笑:“就你这没文化的还拽文词儿,还口腹之欲,不就是个吃货吗?”想一想他又说:“你对吃啊,就像你对关宏峰,莫名其妙地热衷,其实戒也就戒了,我就不信不吃零食能饿死你。”

周巡斜瞥着他说:“就你这文盲还教训人,我不吃零食饿不死,但是会馋死。”

赵馨诚一脸作呕状,举手投降说:“行行行,你就恶心死我吧,你离了关宏峰会馋死是吧?得得得,你快滚回长丰去,别在我眼前膈应人。”

周巡摇头晃脑地嗑花生,一副你有本事打我呀的模样。赵馨诚忍不住笑,又想起昨晚的事,收起笑容低声问:“昨晚上关宏宇没为难你吧?”

周巡不屑地推开他探过来的脑袋:“我能让他难为住?你也太小瞧我了。”

赵馨诚问:“他来劝和?”周巡说:“老关派他来探听情况,每次我们吵架,关宏宇都是专业劝和跑腿的。”

赵馨诚忍笑,周巡瞥他一眼说:“我说你一堂堂副支队长上班时间就是来八卦的?怪不得海港支队结案率全市倒数。”

赵馨诚踢他一脚说:“滚,谁他妈倒数?刚才碰到白局,他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周巡跟白局不陌生,以前联合办案的时候打过好几次交道。白局是个实干派,特别喜欢收拢人才,他早就相中周巡,这次周巡调来,他就跟捡了大便宜似的那么高兴。

周巡敲门进办公室,打了招呼,白局叫他坐了,笑问:“听说你住宿舍了,怎么样,习不习惯?缺什么少什么,只管跟后勤老张说。”

周巡也带笑说:“挺好挺好,多谢局长关心。”白局说:“目前没有合适的职务安排给你,等过段时间,有了空缺,一定给你安排。”

周巡忙说:“多谢白局栽培。”白局摸了摸下巴说:“现在有这么个情况,市局有个走私案子,目前需要我们的人冒充买家跟犯罪分子接头。因为犯罪分子一直在我们区活动,前期也是我们分局跟着这个案子,所以他们对馨诚和其他探员都很熟悉,只有你是新来的,脸生,所以想派你去,你看看怎么样?”

周巡挺直腰板说:“保证完成任务。”

白局说:“好,这次行动是施局负责的,你这就去找他,由他来安排。”

周巡站起身要走,白局朝他招招手,他站住。白局笑着说:“你来我可是双手欢迎的,就希望你不是坐坐就走。”

周巡笑笑说:“您放心,我就在海港扎根了。”

评论(1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