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赵周】口腹之欲(4)

(4)

关宏宇敲门,听见门内急促的脚步声,觉得有点奇怪。

他哥什么时候都是不紧不慢,至于另外那位,就算是风风火火的性格,也不会这么着急忙慌地给他开门。

门开了,是他哥。关宏宇刚要对如此热情的欢迎态度表示感激,却发现他哥眼中的光骤然熄灭,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

他僵在门口——敢情那热情不是给他的,他哥倒是恼怒怎么是他,而不是……

关宏宇走进来四下看看,调侃说:“怎么,又跟嫂子吵架了?这次是真急了,回娘家了?”

关宏峰走到沙发边坐下,冷冷说:“什么嫂子,别胡说。”关宏宇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探身去扒拉桌上的零食罐子,周巡爱吃零食,罐子里常备瓜子花生开心果什么的,可是这次,居然是空的。

“不是吧,”关宏宇丧气地说,“吵个架零食也不给买了?哥你这就不对了,我看你将来怎么哄他。”

关宏峰冷淡地说:“不用哄,分手了。”关宏宇从罐子底摸到一粒瓜子,刚嗑开,听关宏峰这么说,下意识一吸气,瓜子仁直接跑进气管,呛得他咳嗽的惊天动地。

“你你你……”他指着关宏峰,“你疯了吧哥,就你这脾气秉性,好容易有个傻货愿意要你,你跟他分手,我看将来谁要你。”

关宏峰不理会他的嘲讽,淡淡说:“他非要调走不可,真是野性难驯,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该好好别一别他的性子。”

关宏宇终于咳出了那粒瓜子,他喘口气说:“什么野性难驯,你当他是驴呢?他是个人好不好?对你言听计从一点自己的主意没有,那样过日子有意思吗?”

关宏峰瞥他一眼,关宏宇便闭了嘴。说起来关宏宇做过武警,身手相当出色,从小调皮捣蛋,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他哥关宏峰。

关宏宇也说不清是种什么心理,明明常常嘲笑他哥是个棒槌,可是关键时候他就是不敢违逆关宏峰。有时候他想,大概周巡也是这样。

关宏峰就是有种很难描述的气场,让周巡关宏宇这样的人在他面前服服帖帖。

关宏宇便换了个话题问:“你打算怎么办,真就这么彻底分了?”

关宏峰淡淡说:“冷却一段时间,给他个台阶下,他自然就回来了。”

关宏宇说:“周巡可不是个好脾气,你哄一哄他他就能回来?”关宏峰说:“他不是个好脾气,但对着我,他是。”

关宏宇听着刺耳,假笑了笑说:“哥,我怎么觉得你这么黑呢?仗着周巡喜欢你就这么蛮横不讲理?你是不是当领导当师傅当习惯了,开口闭口就是教训他,周巡不听你的话你就教训他?当年咱妈也没这样过。”

关宏峰说:“周巡这个人在人情世故上非常聪明又非常敏感,正因为这样,他一旦脱离了我的控制就会非常危险。”

关宏宇沉默了一阵,笑一笑说:“你的意思是,等他不再迷恋你,他就会知道你的性子有多烂,然后,他就会……甩了你。”

关宏峰不说话,关宏宇叹口气说:“你果然还是怕失去他。”

关宏宇实在不能理解他哥,非要把两情相悦的恋爱谈得鸡飞狗跳,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不通人情的棒槌抓得太紧,一毫不肯放松。

可是有时候,抓得越紧可能越抓不住。

既然老哥刚刚分手,关宏宇也不好多待,他帮着关宏峰做了饭,吃了饭便离开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关宏宇开着车慢慢地往家走。车流很堵,关宏宇走走停停,烦闷无聊地时候就看着车窗外发呆。

前面有一条岔路,通向一个幽深的胡同,胡同深处有些朦胧的红色灯光,大概会有一些按摩洗脚的地方,当然,都不是什么正经营生。

关宏宇只是随便地看一眼,眼神却突然凝固起来,他猛地坐直身体,打方向盘靠路边停下,然后下了车快步走过去。

他走进胡同,没有路灯,只远处各家小店的灯能照点光亮。关宏宇脚步很轻,快走到一个二层小旅社门口时,他停下来。

路边有个人靠墙站着,正跟旁边一个高个子的人讲话。靠墙的人叼着烟,一点红光在黑暗中格外鲜明。高个子男人微微俯身,离他很近,低声说着什么。

抽烟的人点点头,红光也随之上下晃动,高个子男人似乎是笑起来,伸手狎昵地拍拍抽烟男人的屁股,招来一声没什么威力的咒骂。

抽烟男人弹掉烟蒂,抬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关宏宇。

关宏宇扭了扭脖子说:“聊得挺开心啊,怎么着,不开个房间继续聊?这不旁边就有一个旅社,多方便。”

高个子男人一脸戒备地说:“你是谁?”关宏宇淡淡说:“爷我没心情搭理你,快他妈滚。”高个子男人还要说话,被早先抽烟的男人一把拦住说:“快走,没你的事,你再呆下去,挨揍我可不管。”

男人左右看看,到底机灵,转身离开了。周巡叹一口气,朝着关宏宇抬抬下巴:“你怎么会在这儿?”

关宏宇说:“路过不凑巧看到你们进来,一时好奇就跟了来。”

他扯动嘴角说:“说吧,准备去开房呢还是搭伴儿去按摩?”周巡不说话,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嘶的抽了一口。

关宏宇说话倒还镇静,怒火却越来越盛,他冷笑道:“还以为你们分手是我哥作,原来是你找好了下家。”

周巡弹着烟灰说:“关宏宇,第一,那个人是我的线人,特情人员,我约他来这里拿情报是因为他就在这里工作。我们是多少年的老关系了,有时候玩笑会开的有点过。”

他吐了一口烟:“第二,我已经跟你哥分手了,我跟谁睡都跟你哥没有半毛钱关系。”

关宏宇先听他解释,心里一松,可是随即又恼火起来。

“周巡,”他说,“咱们说归说闹归闹,但有些事可不能越界。你要真的做出些什么,你和我哥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周巡笑了:“回不去了?他关宏峰想回去吗?他不就等着甩了我这个累赘吗?”

关宏宇沉默了一下说:“周巡,你不会真的要去找赵馨诚吧?”周巡说:“嘿——你跟你哥到底是双胞胎啊,脑回路都是一样的。我怎么就非得去找老赵呢?”

关宏宇说:“我只是警告你,你要真去找他,你跟我哥就彻底完了。”

周巡盯着他,笑了笑说:“其实我一开始就想问,你怎么对我们的事这么上心?”

他凑到关宏宇面前,低声说:“是你哥不想让我去找老赵,还是你不想让我去找老赵?”

关宏宇呼吸一滞,周巡已经撤回身,转身晃晃荡荡地往外走,抬起夹烟的手在空中挥了挥说:“我这儿没什么可盯的,回去跟你哥说,我明天就调走了。”

评论(1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