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赵周】口腹之欲(3)

前两章算是楔子,现在进入正常时间线,按剧中设定,没有213案,没有宇楠线(因为我不确定小关会不会做点什么)

(3)

周巡走出家门,重重地摔上门。他一边快步下楼一边掏口袋,摸出一个瘪瘪的烟盒,拨拉开看一眼,气恼地揉做一团丢出,纸团划出一道弧线,落在楼梯角落里。

周巡独自开车去支队,半路上还是找了家刚开门的小杂货店买了一包利群。抽上烟,他的气才略略消了些。

可是等回到支队,进到办公室,看到桌子上原封不动退回的报告,他顿时无名火起,一把抓起来径直出门拐进队长办公室。

关宏峰刚进门,还没来得及脱下风衣,周巡对着他用力晃着报告吼道:“为什么不给我批!”

关宏峰冷静地瞥一眼,淡淡说:“早跟你说了,我不同意。”周巡几乎气笑了。“你不同意?”他说,“顾局都同意了你不同意?”

关宏峰一边从容地挂起自己的衣服一边说:“我跟顾局讲清了利害关系,他同意我的意见。”

周巡抓抓耳朵:“利害关系?我他妈调到西部队当队长有他妈什么利害关系?”

“有很多,”关宏峰垂着眼皮说,“你现在是支队副队长,没必要下到地区队,而且支队工作很忙,一时找不到人顶你的缺。还有,刑侦这一块儿你还没有出师,目前还需要历练。”

“历练?”周巡打断他说,“你干脆说我是个白痴好了,我他妈跟着你十几年了你还说我需要历练!”

关宏峰说:“这跟时间没关系,你也不是不聪明,但是你的聪明不在刑侦上,你做副队长和我配合工作才更明智。”

周巡把申请调离的报告摔到关宏峰脚下,指着他说:“关宏峰,说白了,你就是想让我一辈子做你的手下,听你的指挥。就像我们的关系,这么多年了你都要求我服从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天为了烟灰缸怎么倒干净你他妈跟我吵了一早上,我就没弄干净怎么了?关宏峰,我对你言听计从了这么多年,我告诉你我他妈烦得透透的了!”

关宏峰冷冷说:“我要你听我的,是因为我说的是对的,每一次都是。”

周巡头一扬说:“是啊,我他妈就是个蠢货,是个废物,您关大队长从来都是对的,每一次都是对的。”

关宏峰的声音不高,却咄咄逼人。“周巡,”他说,“你要调走不是为了升职,也不是为了锻炼,你就是想摆脱我,你这么做太幼稚了。”

周巡点点头:“是啊,我承认,我就是想要摆脱你,我就是想看看我能不能不做你的鹰犬,我能不能独当一面。”

关宏峰沉声说:“当年我刚当上支队长的时候,你放弃了地区队队长的职务来给我当助理,现在你又要放弃副支队长的身份回地区队,你这是得不偿失。”

周巡说:“什么是得,什么是失?我就是想做我愿意做的事。”

关宏峰冷冷说:“有我在,你走不了。”

周巡说:“我早料到了,没事,你找顾局,我找白局行不行?我他妈调到海港支队行不行?”

他转身往外走,关宏峰厉声叫:“站住!”周巡停下,半侧过身,关宏峰大步走过来抓住他的肩头猛地将他转过来。

周巡对上他阴沉的脸和冰冷的怒气。“你是纯粹为了躲我,还是为了去找赵馨诚?”关宏峰突然莫名其妙地说。

周巡愣了一下:“这他妈跟老赵有什么关系?”关宏峰冷笑一声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你跟白局有多少交情?如果没有赵馨诚做中间人,你能请的动白局?”

周巡后退一步挣开关宏峰的手,瞪着眼睛看他:“关宏峰你有意思没意思?什么事情都能扯到老赵身上,我周巡不是对不起朋友的人,我不可能为了你那点小心眼不认我兄弟。”

关宏峰眼中的光陡然凌厉起来。“是啊,”他刻薄地说,“你不会丢下他,那就是要丢下我喽?”

周巡歪着头看他:“关宏峰,你他妈是在跟我提分手吗?”

关宏峰只犹豫了一下,便说:“如果你执意要调走,我们就得好好考虑考虑我们的关系。”

周巡觉得心口一痛,可是他向来是个打牙和血吞的人,一句话不肯落人下风。以前对着关宏峰他从来都百依百顺,可是再多的崇拜和爱慕也抵不过这么多年的消磨。

尤其是交往之后,距离太近就难免少了仰视,渐渐的周巡也会对着关宏峰发脾气,再以后就是争吵。

周巡终于发现了关宏峰那让人难以忍受的控制欲,以前是爱慕蒙蔽了他,如今清醒过来,他一直试图挣脱。可是关宏峰察觉之后控制得愈发严格,从工作到琐碎小事。

他说的倒是没错,每一次他们有争执,关宏峰都是对的一方,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对错。

现在,关宏峰把分手说出了口,周巡知道他只是在逼迫他,逼迫他再一次放弃“出逃”和“忤逆”。他不担心周巡不屈服,因为他知道周巡太爱他,离不开他。

周巡看着关宏峰面无表情却志在必得的脸,轻轻点一点头。

“好,”他轻声说,“分手就他妈分手,你说了可别怂。”

关宏峰眼中微微波动,可是他太自信,也太骄傲,他不可能让步。

“闹得太过分了,”他想,“该给他个教训。”

于是,他冷冷说:“分手是你提的,但是如果你一意孤行,我也只好随便你。”

周巡笑了一声:“关宏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好,是我提的,我提的分手,都是我作的,您就踏踏实实做您的圣人。”

他转身往外走,关宏峰没有动,看着他走出去哐的一声摔上门,听他咆哮道:“都他妈听什么听!不工作了!不想干现在就给我滚蛋!”

关宏峰深吸了一口气,今天周巡的反应超出他的预料,他这一手顺水推舟也不知用的对还是不对。

历来知己知彼胸有成竹的关宏峰,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慌乱。

周巡原本是个太好掌控的人,他的圆滑世故从没对着关宏峰用过,在关宏峰面前他总是一览无遗的坦荡。可是现在,他好像变了。

关宏峰心神不安,思来想去,琢磨着下一步棋的走向。

他非常聪明,可是他忘了,周巡不是敌人,不是对手,不需要他的掌控。

他只是太习惯做掌控全局的那个人,无论是破案还是生活,哪怕对待感情也是如此。

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同意分手,是他这辈子作出的最让他后悔的决定。

评论(2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