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21)今日二更,彬巡线结束

(21)

看到关宏峰的瞬间,韩彬立刻抓住了周巡的手,另一只手掏出手枪。

不是绑匪惯有的动作,不是把人质挡在面前保护自己,而是拉着他的手,肩并肩地站着。

关宏峰第一眼望去就看出了周巡的异常。实际上,第一眼看过去他甚至以为那不是周巡,不仅仅是发型的改变,也不仅仅是披着韩彬的风衣,他的整个气质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变得像另一个人。

后来关宏峰才意识到,周巡最大的改变来自他对韩彬的态度——韩彬拉着他的手,他没有任何抵触反抗的表示。

而当时,关宏峰只觉得心口一痛,喉咙里一股甜腥味。

他尽量让自己镇静下来,冷冷问道:“我来了,你想干什么?”

韩彬淡淡一笑说:“你说呢?”关宏峰说:“你是行家,你该知道狙击手已经全部到位,你又不可能用周巡来做掩护,所以,你已经失去了所有底牌。”

韩彬赞同地点点头。“可是,”他说,“如果我根本没有活着离开的打算呢?”

周巡原本一直看着关宏峰,韩彬的威胁在先,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远远看着关宏峰,暗自着急他怎么没有穿防弹衣。听韩彬这么说,他才猛地回过身,惊慌地看向韩彬。

他那个失措的眼神清晰地落在关宏峰眼里,扎得他的心生疼。

“那你是打算自我了结?”关宏峰尖刻地说,“毕竟,你没有赢。”韩彬微笑:“但是,我也没有彻底输掉。”

关宏峰立刻说:“他不会的!”韩彬歪着头反问:“是吗?”

周巡迷惑地看看韩彬又看看关宏峰,他们肯定是在说自己,可是他又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关宏峰说:“他还不是邰伟。”韩彬说:“是啊,所以我没有赢,可是,他又有多少是周巡呢?”

周巡终于明白了什么,他想要甩开韩彬的手,但韩彬握得很紧,周巡低声吼道:“韩彬!”

韩彬侧过头对着他笑:“韩彬?不叫我林昆了?”周巡惊慌地看向关宏峰,关宏峰冷冷地看着他们,面无表情。

周巡觉得韩彬很不对头,他的整个样子都很不对头,如果他不是疯了,就是刻意要刺激关宏峰。

“你跑题跑得太远了。”关宏峰的声音依旧平静无波,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叫我来,是让我看你自裁吗?”

韩彬摇头:“我一个人走太孤单了,带上周巡我又舍不得,不如带上你好了,路上有个伴,周巡这边,我也就放心了。”

周巡低低地“啊”了一声,关宏峰笑了。

“你真的打算杀我吗?”他轻蔑地说,“你当初没有杀方木,如今也不会杀我。”

韩彬说:“你错了,我没有杀方木因为当时我还不想死,可是现在我想了。”

周巡焦急地低低叫道:“韩彬……”韩彬侧过脸温柔地看着他,苦笑道:“不然还能怎么样呢?你觉得我会去坐牢吗?何况,等着我的也是死刑。”

周巡说不出话,眼中一热,眼泪盈了眼眶。

他只能绝望地说:“你想想邰伟,他不会想让你自杀的。”韩彬笑了,眼中有光闪过,不知道是不是泪。

“周巡,”他温柔地说,“有人说,一个人只要不被人遗忘,就永远不会真正死去。小伟,他有方木,他会在方木心里和他的幻想里活下去。我呢?”

他伸出手轻轻理过周巡的刘海:“我死了,你能不能记得我,让我在你心里活下去。”

关宏峰觉得呼吸困难,仿佛被韩彬铁一般冰冷坚硬的手指扼住咽喉。韩彬当着他的面在抢夺他的周巡,周巡不屈于淫威,却瞬间会被柔情软化,韩彬太了解周巡,这一手既稳又狠,周巡绝对无力抵抗。

他绝望地看着周巡对着韩彬点头。

“韩,彬。”他咬牙切齿地叫,韩彬终于看向他,轻轻一笑,那笑里带着胜利者的得意,然后,他将枪指向关宏峰,食指搭在扳机上。

“不!”周巡惊叫了一声,用力撞向韩彬,韩彬枪口一抬,啪!——枪声震耳欲聋。

韩彬被周巡撞到栏杆上,枪口仍然在试图找关宏峰。周巡拼命抢夺他的枪,他用另一只手把周巡扒开,又开了第二枪。

子弹擦着关宏峰脚边掠过,水泥块四处迸溅。周巡情急之下,摸到了韩彬怀里的匕首,他猛地拔了出来。

“住手,周巡!”关宏峰突然厉声大叫,周巡的脑子一片混沌,他仿佛看见韩彬眼中闪过兴奋的光。

“别再开枪了。”他喃喃,韩彬笑着,开了第三枪。子弹打在关宏峰脚下,他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不自觉地叫了一声。

周巡眼角余光看到关宏峰摔倒,以为他中弹了,一时情急,举起了匕首。

“我跟你说别他妈再开枪了!”他狂叫,匕首刺下来,并没有对着要害,但是恍惚中韩彬却将心口迎了上来。

一片血红。

周巡松了手,呆呆站着,韩彬慢慢地倒在他脚下。

“我没有……”他头上冒出冷汗,嘴唇发着抖,“我没有想杀你……”

他猛地蹲下来抱住韩彬,血染红了韩彬给他买的白色T恤。“我真的没有想杀你!”他吼着,声音哽咽。

韩彬在他怀里虚弱地微笑,带血的手抚上他的脸。

“我知道,”他吃力地说,“对不起。”

周巡说:“你也没打算杀老关,你就是为了逼我对不对对不对!”

韩彬温柔地看着他,轻声说:“还记得昨晚我问你的问题吗?”

他闭上眼睛,似乎在积蓄最后的力量,然后,他慢慢睁开,用最后的力气说:“是周巡。”

周巡愣愣地看着他,韩彬满足地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你说,等到我被包围的时候,我不舍得杀死的,是小伟还是周巡?”

“是周巡。”

周巡的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下来,落在韩彬毫无生气的脸上。

关宏峰远远地站着,他身后,特警和警员蜂拥而来,用枪指着远处的两人。

周巡浑身是血地抱着死去的韩彬,发出野兽般的哭声。

风吹动关宏峰的围巾和风衣角,他觉得冷,非常冷。

韩彬没有赢,因为周巡还不是邰伟。

但是他也没有输,他的目的达到了,他让“邰伟”第二次杀死了自己。

何况,抱着他的那个人身上,到底有多少是周巡,又有多少是邰伟呢?

关宏峰闭上眼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韩彬,我诅咒你,即使死去,你也见不到邰伟。

因为,他在天堂,而你,终究会下地狱。

评论(31)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