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20)别纠结了,没有车

(20)

第二天解下手铐,手腕果然青紫得不能看了。周巡一边揉一边骂韩彬,韩彬出门去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回来,带了早点。

周巡呼噜呼噜地喝豆浆吃油条,韩彬没有吃,却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坐在对面看周巡吃,而是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出神。

“又发什么神经?”周巡想,“昨晚他受的刺激还能比我更大?”

想到昨晚,周巡吃饭的动作慢下来,勺子在豆浆里搅来搅去。

周巡以前还从来没怕过什么,几次死里逃生也不过窝在办公室嗑点花生瓜子就缓过去了。真正觉得害怕,就是从被韩彬劫持之后。

上次是韩彬随口说要杀掉关宏峰的时候,这次,是韩彬想要强上了他的时候。

周巡确定那个时候韩彬是真的打算强上他的。虽然背对着他看不见,但那双手,那张嘴,还有黑暗中兽性的喘息,都让他恐惧极了。

他不怕死,但他害怕这个。他拼命挣扎,破着喉咙喊:“林昆你他妈冷静点儿!你忘了邰伟了吗?你对得起他吗!”

他只能搬出邰伟,他希望邰伟对韩彬还能有约束力。他试图从床上爬起来,就算手腕被手铐扭得疼得钻心他也拼命地想回身踢他。

当然他也知道,如果韩彬非要,他根本阻止不了。

果然,韩彬轻而易举地制住他,压在他身上低头看他。黑暗中周巡的眼睛大睁着,带着极少见到的恐惧。

“林昆……”他的声音里甚至带了祈求,“你别……别让我恨你。”

韩彬沉默着,很久才轻声说:“别折腾了,受了伤,又叫我心疼。”

他低下头,轻吻过周巡咬出齿痕的嘴唇,低声说:“我不会强迫你的,放心吧。”

周巡全身绷得紧紧的,喘不过气,韩彬抵着他的额头问:“真的恨我吗?”

周巡轻轻蠕动嘴唇。

“不恨。”他说。

周巡端起碗把剩下的豆浆一饮而尽,抹了抹嘴。

不恨。他当初怎么想来着?这可是个连环杀人犯兼绑架犯,何况绑架的还是他。

他为什么不恨?

他瞥了韩彬一眼,韩彬明明看着另一个方向,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淡淡说:“关宏峰已经在周围都布控好了。”

周巡精神一振,韩彬站起身,走到旁边打开衣柜,关上时手里多了一把枪。周巡猛地站起身——他的枪!

韩彬回过身淡淡一笑说:“别紧张,我说过,我不喜欢用枪,不到迫不得已我不会用到。”他把枪别在腰后,又把一柄匕首揣进怀里,然后问周巡:“吃饱了吗?”

周巡点头,韩彬一笑:“那我们出发吧,最后一次。”

这一次韩彬只是铐住他的手,没有戴眼罩更没有塞耳机。周巡这才第一次搞清他们所在的地方,离支队只有十分钟路程,韩彬简直胆大包天。

韩彬叫周巡坐在后座上,一路开车躲开巡察一直向城郊开去。

周巡从后视镜里看着韩彬的脸,他知道韩彬已经无路可走,他大概想决一死战。

可是,他明明有很多路可以走,即便他要改造自己,也可以离开津港躲到关宏峰鞭长莫及的地方,他为什么不走?

周巡突然发现,韩彬是自己把自己逼上死路,他到底为什么?

路越来越荒僻,车子终于在一座废弃的化工厂前停下,韩彬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关宏峰。”他叫出这个名字,周巡猛地坐直身体,韩彬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你能找到我,”他淡淡说,“这么久了,我也累了,今天,咱们就来个一了百了。”

周巡听不到关宏峰在说什么,只听韩彬说:“他就在我身边,他很好。”他回头看了周巡一眼,把手机递了过来:“他想跟你说话,也好多给他点时间找到我们。”

周巡接电话的时候手居然有些发抖,他对着手机叫了一声:“老关。”声音竟然有点哽咽。

这些日子不见,就像一辈子那么久,当关宏峰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他觉得恍惚得不像真的。

“周巡,”关宏峰的声音嘶哑疲惫,“你还好吗?”

周巡鼻子发酸,他用力咬了咬牙说:“挺好的,真的,没有受伤。”关宏峰说:“我会救出你的,相信我。”

周巡咧咧嘴:“我什么时候不信你?”韩彬朝他伸出手,他把手机递过去,关宏峰还在说什么,韩彬看着车窗外说:“化工厂最高那座楼的顶楼,我不管你带多少人,我只要你自己上来。”

停了停,他笑了一下,笑容无比诡异。

“对,”他说,“我要杀了你。”

周巡的脸色顿时变作惨白。

放下手机,关宏峰沉默着,赵茜在旁边说:“找到地址了!”关宏峰站起身:“集合全队,全副武装出发!同时通知特警狙击手配合。”

赵茜说:“是!”

韩彬带着周巡上了楼顶,背靠远离楼梯口那边的栏杆,然后打开周巡的手铐丢在地上。

周巡惊讶地看他,韩彬淡淡说:“你敢跑开我就打死关宏峰。”他拍了拍腰后的枪。

周巡盯着他,半晌,有意夸张地笑道:“不是吧,你杀他干什么,他又不符合标准。”韩彬说:“标准是我定的,我可以改。”

周巡后退了两步审视韩彬,今天的韩彬很不一样,仿佛突然变了个人。暴躁,武断,像任何一个没有脑子的绑匪一样。

他不相信韩彬会变成这样,哪怕受到刺激也一样,就算他走投无路也会一样地云淡风轻笑看生死,他到底怎么了?

“我不会让你杀他的。”周巡冷冷地说,“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你杀他。”

韩彬的瞳孔猛地收缩,一股狂怒和狠戾在他脸上一闪而逝,他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周巡下意识地后退。

“闭嘴!”韩彬低吼道,“你再说一句我不在乎把你一起杀掉!”

周巡脸色青白。

天台上一片沉寂,只听见呼呼风声,风吹动周巡的头发和衣角,左耳上的耳钉寂寥地闪着惨淡的光。

许久,韩彬叹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问:“冷不冷?”周巡不答,他脱下风衣走过来披在周巡身上。

周巡倔强地盯着他问:“你真的不在乎?”韩彬温柔而痛苦地看着他,远处传来警笛声,他转头看向远处的警车,轻声说:“我怎么会不在乎,我死也不想让你死,只是……”

他没有说下去,又换了话题说:“我的时间不多了。”

楼梯口,关宏峰独自走了上来。

评论(2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