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19)在上和不上间徘徊

(19)

周巡坐在车后座上,双手被铐在身后,戴着眼罩,耳朵里塞着耳机,放着他完全听不懂的交响乐,很吵,吵得他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

一开始他还试图通过停车转向的次数来猜测他们走的道路,很快他就放弃了,根本无法辨别,何况他也不知道原来在什么地方。

他只能大概揣测时间,约莫半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停下了。他被扶下车子,因为不能看不能听而完全失去方向感,只能跌跌撞撞地被拉着走。

他们大概是进了电梯,感觉是往下走——又是地下室。电梯停住,他又被拉着走,直到进了一个房间,韩彬终于松开了手。

周巡仍然无法行动,他抬高声音大声喊:“快他妈把我放开!”

耳机被取下,他的耳朵还在轰轰地响,他烦躁地甩了甩头。然后,眼罩也被取下来。

突然接触到光线,他反射式的眯起眼睛,身后的手铐也被解开了,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他嘟嘟囔囔地骂着娘,一边打量新的住处。

仍旧没有窗户,生活所需一应俱全,唯一不同的是——双人床。

注意到他的目光,韩彬叹了口气,解释说:“上次的住处楼上还有房间,我住楼上就可以,这次只有这个房间了,只能一起住。”想了想他又补充说:“为了防止你夜里逃跑,我也只能在你睡觉的时候铐住你。”

周巡歪着头嘶一口气说:“韩彬,你他妈变态啊你?”韩彬笑笑说:“迫不得已。另外,还是叫我林昆。”

这次的条件明显不如上次,周巡能感觉到韩彬的处境越来越窘迫了。吃晚饭的时候,他搅和着炸酱面说:“你越换地方留下的破绽越多,老关找到我们会越来越快。我看啊,你就乖乖地投案自首算了。你再牛,能一个人干的过一队特警?”

韩彬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那份说:“不是还有你?”

周巡嗤的笑一声说:“你能舍得拿我——拿邰伟当人质来要挟?老关肯定知道你不会,所以攻进来的时候不会顾虑。”

韩彬点点头说:“你说的挺有道理。”周巡说:“嘿!我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韩彬看了看表说:“挺晚了,洗洗睡吧。”

双人床的床头和床尾都是金属制的,现在这种床不多了,看来韩彬是特意找的。

周巡洗过澡换上一件白T,韩彬给他买的,毕竟他住的日子久总不能不换洗衣服。他打量了打量床,和韩彬同床共枕是一件很诡异的事,实际上他不习惯和任何人一起睡除了他暗恋了十五年的老木头。

而且……他看了一眼韩彬,韩彬究竟有没有别的意图?

说起来他几乎以为韩彬是禁欲的,韩彬身上有一种强烈的禁欲气质。但是凡事并不绝对,比如之前他还以为关宏峰是禁欲的,直到他们睡在一起他才知道这个四十岁老处男的情欲爆发起来有多吓人。

周巡胡思乱想,韩彬走过来,修长的手指间把玩着泛着冷冷金属光泽的手铐。

周巡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觉得丢脸极了,他从来都是拿手铐铐别人,如今却任人摆布。他手腕处的青紫还没有消退,以后恐怕更难消退。

“韩彬,操你的。”他骂,韩彬毫不介意地微微一笑:“抱歉,你可做不到。”

周巡想跑,还没回身就被韩彬抓住手臂,咔的一声铐住一只手的手腕。周巡用另一只手反抗,被整个拽到床头,韩彬将手铐绕过床头栏杆,再咔的一声铐住周巡另一只手。

周巡使劲摇晃,哗啦哗啦作响,韩彬说:“别白费力气了,天不早了,睡吧。”

灯灭了,韩彬在旁边躺下来,还体贴地给周巡盖上被子,周巡埋着头,背对着他,叽叽咕咕地骂。

“邰伟怎么瞎了眼看上了你?”周巡什么话毒说什么,“简直就是个变态疯子神经病反社会人格。”

韩彬一点也不恼,笑着说:“你说的有道理哎,不过小伟就是喜欢我,你不是也喜欢关宏峰吗?”

周巡猛地回头:“你能跟老关比?老关是堂堂正正的警察,可不是你这样的变态杀人犯。”

韩彬笑:“你还是太年轻了,你并不了解你的关老师。”周巡气笑了:“我不了解?我跟了他十五年我不了解?”

韩彬说:“就是因为你喜欢了他十五年你才不了解他。”周巡想回身一个肘击或是一脚踹去,忘了自己还被铐着,手铐哗啦哗啦响,身子却扭不过去。

“你别跟我说话韩彬!”周巡骂骂咧咧说,“你他妈就不会说人话,我告你说他和你绝对不是一路人!我不了解他?你他妈知道我和他什么关系就说我不了解他?”

“什么关系?”韩彬突然淡淡说,“你是指你们的性关系吗?”

周巡吵吵嚷嚷的声音骤然停止,韩彬说:“上过床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感觉和没有上过床是不一样的。”

周巡突然觉得气氛变得诡异,他清了清喉咙说:“你没有见过我们……”“我见过。”韩彬淡淡说,“除了公开的见面,决定动手之前我跟踪过你们,你们站在一起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

周巡干笑了笑说:“韩律师的知识就是丰富啊,估计都是纸上谈兵吧,我看你……”

他的话戛然而止,浑身仿佛触电似的绷紧了——韩彬的手,伸进他的T恤。

带着薄薄枪茧的手,摩挲起来略感粗糙,使他后背起了一层粟粒。

“是很久没有实战应用了。”韩彬凑近他的耳朵,低声说,热气呼在他的耳垂上,他的耳垂最敏感不过,半个身子仿佛过电一样全麻了。

修长的手指描画着他的脊椎骨,一节一节往上,衣服被撸起来,另一只缠着纱布的手覆上来,让周巡想起白天里他握住刺向他的玻璃碎片的样子。

他说:“我怎么舍得让你受伤。”

他说的“你”应该还是指邰伟吧,可是他到底说的是——“你”。

周巡喘息了一声,韩彬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迷惑。

“有时候我也觉得困惑,”他沙哑地说,“我明明知道你是周巡,我究竟是把你当做小伟还是把你当做周巡?”

他的手绕到前面搂住周巡的腰:“小伟离开我太久太久了,有时候觉得他就是我的一个梦,可是你,你是活生生的。如果没有关宏峰,说不定,你真的可以让我把小伟就放在梦里。”

他含住周巡戴着耳钉的耳垂:“你说,等到我被包围的时候,我不舍得杀死的,是小伟还是周巡?”

周巡闭上眼,咬着牙说:“我不管你是谁,我不管你把我当谁,你要是敢动我,我发誓我会宰了你!”

韩彬停下来,黑暗中一片沉默,只听得到周巡急促的喘息声。

“宰了我?”韩彬突然笑起来。

“真是个好主意。”他说。

(关于开车不开我还没有下决心,看大家的意思吧)

评论(6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