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16)

(16)

周巡死死盯着监控镜头里的关宏峰。只是几天不见,却仿佛有一辈子那么久。他觉得喉头一阵哽咽,同时,又为关宏峰的安危心惊胆战。

他飞快地瞥一眼韩彬,只见韩彬饶有兴趣地看着电脑说:“看来,他私自搜查了我家,你说,我要告他私闯民宅是不是一准胜诉?”

他这样说,却没有丝毫不满,反倒觉得很有趣似的。周巡担心地看向关宏峰。

关宏峰端详着监视器镜头,歪了歪头,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这笑意很怪异,当然不是开心,但也并非苦笑或愠怒,硬要说的话,更像是嘲讽和一种奇怪的怜悯。

仿佛胜券在握的人不是韩彬,而是他关宏峰。最重要的是,这笑容不是故意迷惑敌人给敌人施压的伪装,是发自内心的轻蔑和矜悯。

周巡还没来得及露出惊讶的表情,就见关宏峰有意用夸张的口型对着镜头说:“你,赢,不,了。”

周巡迅速看向韩彬,韩彬已经收起刚才兴味盎然的表情,眉宇间倒带了一点淡淡的苦味。

“关宏峰到底是关宏峰啊。”他轻声说,屏幕里关宏峰转身走出了房间,身影被门隔断。韩彬仍然沉默地看着电脑屏幕,直到电脑自动开启屏保。

韩彬这才转过脸来看着周巡,周巡呼吸一滞,心急速地跳动起来。韩彬用漫不经心的口气说:“关宏峰这么厉害,你说,我是不是杀了他比较好?”

周巡攥紧拳头,小臂上爆出青筋,但他拼尽全力克制自己,努力吐出一口气,淡淡说:“你不会杀他。”

韩彬很感兴趣地看他:“哦?何出此言?”周巡说:“你连方木都没有杀,怎么会杀老关?”

韩彬作出很认真的样子想了想说:“虽然有道理,但是也不对啊。我不杀方木是因为小伟已经不在了,杀他无济于事,但是关宏峰就不同了,杀了他,也就断了你的念想。”

周巡后背出了薄薄的一层汗,可是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镇静地说:“就算我活着,你也不会杀老关——你从不杀无罪之人。如果你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也就和普通的连环杀人犯毫无区别,可是你不屑与那些卑劣肮脏的变态为伍,不是吗?”

韩彬扬眉,半晌笑出了声。“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周巡,”他微笑着说,“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得多。”

周巡仍然盯着他,丝毫不敢放松:“所以你不会杀老关,对吗?”

韩彬轻轻地摇头:“除非他符合我的标准,不再是无罪之人。”他的眼神突然一寒:“你觉得,如果有一天逼不得已,他会不会犯罪?”

周巡立刻说:“当然不会!”

韩彬轻声笑了,眼角堆起柔和的纹路。他轻叹一口气,突然换了话题。

“我原本以为你和小伟只是长得像而已,可是和你接触越久,我越觉得你们虽然性格完全不同,却有一种本质的东西是一样的。”他说,“所以,你们会吸引关宏峰、方木和我这种人。”

顿了顿他又笑了:“你觉不觉得我们三个人很像?就像你们两个一样,性格各有不同,但本质上有相似的地方。”

周巡谨慎地说:“你们……都很聪明,方木我不了解,但是老关和你不一样,他不会像你这样没有底线。”

韩彬嘴角勾着,眼睛里却寒冷如冰。“永远不会没有底线的是你和小伟,”他说,“至于关宏峰,他只是没有被逼到那一步而已。”

他突然很轻很轻地说:“如果你死了,你觉得他会做什么?”

周巡觉得后背的汗毛一根一根立起来,韩彬的威胁从来都很温和,却令人毛骨悚然。因为别人的威胁就只是威胁而已,韩彬的威胁从来说的出做得到。

韩彬当然可以杀掉他,甚至杀掉关宏峰,周巡相信他不会杀无罪之人,但是那只是一个原则,他随时可以打破这个原则。

韩彬发觉了他的戒备,笑一笑说:“开个玩笑,我当然不会杀你。不过刑警的工作本就危险,你也跟我讲过你几次死里逃生。如果你死了,你觉得关宏峰会怎样?”

周巡喉咙发干,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方木过得很好。”

韩彬仿佛面对一个愚笨的学生,他耐心地说:“你不了解方木,早先他就陷入过幻想症难以自拔,那时候是小伟拯救了他。这一次,他仍然需要小伟来平衡他内心的善恶,所以,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有意地幻想出一个陪在他身边的小伟。如果没有这种幻想,他早就失控了。”

周巡说:“即便如此,这也是方木的一种自制,我相信老关,他是个好警察。”

韩彬叹了口气:“夏虫不可语冰,对你和小伟来说,日常不拘小节,关键时坚守底线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对于我们这些能力强于常人的人来说,不越界,不出格并不容易。”

他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向门口走去,嘴里说:“饿了吧,我去做些吃的来。电脑设有密码,不用费力打开。”

周巡望着他的背影说:“老关会找到我的。”韩彬的手握在门把手上停住,他没有回身,说:“他当然能找到这里,只要仔细审查,总能发现蛛丝马迹,只不过,对我来说时间足够了。”

他走出门去,周巡沉默着看着门的方向。

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关宏峰动用所有人力查找韩彬的信息,尤其是他买过或租过什么房子,他考虑了所有可能被用作囚室的地方,正在一一进行排查。

顾局把他叫进办公室,沉着脸问他:“你知不知道韩彬是什么人?”关宏峰淡然答道:“他早先是绿藤市一名刑警,原名林昆,卧底多年,三年前才主动离职。”

顾局很惊讶地看着他,慢慢点点头说:“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关宏峰说:“现在您能信任我吗?”

顾局皱眉:“他可是功臣,万一你错了,将来连我也罩不住你。”关宏峰淡淡一笑:“从某种角度说,我倒希望是我错了。换任何一个对手都比他要好对付得多。”

顾局问:“他为什么绑架小周?”关宏峰不答,半晌才说:“这其中有很多隐情,大部分只是我的推测,虽然我自信我的推测是正确的,但现在完全没有证据,我说出口您也很难相信。不如您就放我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我向您保证,我会抓住一个绑架犯,和一个连环杀人犯。”

顾局惊愕地睁大眼睛。

评论(1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