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13)

(13)

周巡醒来的时候,浑身都僵硬不堪。

他试图收回举在头顶的两只手,却发现动弹不得。睁开眼,眼前一片模糊,他又使劲闭了闭眼,再睁开,模糊的视野终于渐渐清晰。

他躺在一张单人床上,两只手被手铐铐在床头的金属栏杆上。夹克不见了,只穿着他那件宽松的白毛衣。他迅速低头看裤子,裤子完好,甚至连皮带都系得好好的。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从床上爬起来,晃了晃,手铐哗啦哗啦响。他夹克的袖口里藏着一根铁丝,但是现在……他抬头四下打量,这是个没有窗户的房间,狭小但五脏俱全,而他的夹克,正好好地挂在远处的衣架上。

他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撬锁的工具,只好叹一口气,坐在床头无聊地摇晃着镣铐。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房门突然打开,有人淡淡说:“太难听了,我这就给你开锁。”

周巡抬头看去,韩彬端着托盘走进来,一直走到床边,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周巡看着托盘里的牛奶和三明治,咽了一口口水。

韩彬打开手铐,他来不及摸摸青紫的手腕就急忙一手拿起牛奶杯一手抓起三明治塞进嘴里。

韩彬坐在旁边微笑着看他,说:“慢点吃,还有很多。”

周巡一口气喝了三杯牛奶吃了四个三明治才停下,满足地打着饱嗝。

“我不习惯吃这玩意儿,”他抹着嘴抱怨说,“下次还是来套煎饼果子油泼面什么的,哪怕泡面呢也比这强。”

韩彬好笑地看着他说:“你倒是心大。”周巡从床上跳到地上,活动着腰腿说:“不然能怎么着?被抓了也不能不吃饭啊。”

他瞟了韩彬一眼:“我的枪呢?那可得放好了。”韩彬说:“放心,收好了,何况,我也不喜欢用枪。”

“哦?”周巡狡猾地一笑,“是啊,你喜欢用刀,一刀刺穿心脏,干净利落。对吧,林昆?”

韩彬并未露出任何惊异的表情,只是淡淡笑道:“你们的消息倒是灵通。”

周巡立刻说:“你承认你是杀死王志革,还有昨天那个嫌犯的凶手了?”韩彬平静地答道:“我只是承认我曾经用过林昆这个名字。”

周巡笑了一下:“到了现在,你否认还有什么意义呢?你已经袭击并绑架了一名警察,你还要非法拘禁他,你已经触犯了法律。”

韩彬仍旧平静地让人恼火,只是简单地“哦”了一声。周巡说:“你确实很聪明,你做的案子毫无破绽,你甚至还拉我给你做不在场证明——这一点很让我恼火你明白吗?你是在拿我当白痴。可是不管怎样我们没有证据,连对你立案调查都做不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违法了,我们可以抓你,然后再一点一点揪出你的尾巴。”

“哦,”韩彬赞同地点点头,“但是你们首先得抓到我,你看,你是走不掉的,所以,得看关宏峰的了。”

周巡笑了一笑,一只手无意似的摸着皮带扣。

是的,得看关宏峰的了。

关宏峰赶到长丰支队的时候,顾局亲自迎了出来。

“到底是什么回事,小关!”顾局远远地就高声叫道,语气是从未有过的焦急,“小周怎么就失踪了?”

“您先别急,顾局。”关宏峰镇定地说,“周巡身上带着跟踪器,我已经通知技术队追踪他的信号,很快就会有结果。”

顾局的脸色稍稍缓和,但他又厉声问:“他怎么会带跟踪器?你们早就知道有人要绑架他?”

关宏峰点头:“我们有所怀疑,苦于没有证据,现在他动手倒是好事,一旦锁定我们就可以实施抓捕。”

顾局显出严厉的神色,连脸上的皱纹都凌厉无比:“你们两个小子胆子太大了,搞的什么鬼名堂!别的我不管,先把小周救回来再说!”

关宏峰还没有开口,小汪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技术队发现信号了!”

关宏峰精神一阵,大步赶过去,赵茜指着电脑屏幕对他说:“就在南郊一个城中村里,信号确认无误。”

关宏峰立刻命令道:“小汪,召集所有警员去南郊城中村,嫌犯十分危险,全员配枪。”小汪利落地答:“是!”

周巡默默地估算,距离关宏峰赶来恐怕还要一段时间,于是他打算跟韩彬好好聊聊。

“我跟邰伟真的很像吗?”他问,和他预想的一样,只有提到邰伟,韩彬的表情才会发生细微的变化。

“我原本以为你们只是长得很像,”韩彬说,“毕竟他要比你可爱得多。”周巡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听韩彬说下去:“可是即使作为警察来说,你和他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热衷于守护正义。”

“那我就不明白了,”周巡说,“你既然知道他执着于正义为什么还要杀人?”

韩彬反问:“你们能定王志革的罪吗?”周巡说:“可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杀人,必须经由法律判定。”韩彬宽容地一笑:“你不觉得自己在讲一个悖论吗?一个按照法律定不了罪的人,你却坚持只能通过法律来给他判罪。”

周巡说:“我们会找到证据的。”韩彬淡淡笑着:“那么多悬案都找到证据了吗?”

周巡噎住,韩彬冷静地说:“昨天死的那个入室抢劫杀人犯,他入室抢劫时那户人家只有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在家,大的六岁小的一岁,全都被他杀死,一个不留。”

周巡觉得一阵恶寒,他干巴巴地说:“老赵马上就可以抓住他了。”韩彬说:“但是据我分析,这个人应该患有精神疾病,法院会对他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不会判他死刑。”

周巡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知道这是可能的,他遇到过这样的案子,凶手手段极其残忍,但是就是因为是精神病患者就可以免于制裁。

那对于受害者公平吗?

他竭力不让韩彬控制他的情绪,他竭力显得冷静自持。韩彬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却仿佛看破他的所有心思。

“还有一些你们逮捕不了的罪犯,”他说,“比如我。”

周巡咬着牙说:“我们马上就可以逮捕你了。”

“哦,是吗?”韩彬扬眉,露出真诚的惊讶表情。

“行动!”关宏峰一声令下,荷枪实弹的警员冲进一所民宅。

房里传出惊恐的叫声,关宏峰突然觉得不对,小汪跑出来说:“关队,错了!这里就只是普通的民宅,没有我师傅!”

关宏峰扭头看赵茜,赵茜有点惊慌,但是她指着电脑屏幕说:“没有错,跟踪器就在这里!”

关宏峰下车走进院子,四下扫视一圈,目光定格在一辆汽车上。

韩彬泰然自若地看着周巡,微微一笑。

“你是依仗你皮带扣里的跟踪器么?”他气定神闲地问。

周巡陡然变了脸色。他迅速摸去,韩彬笑了笑:“不用找了,打晕你之后我就搜查了你全身,跟踪器被我丢到路过的一辆车顶,不晓得开到哪儿去了。”

周巡终于失去了冷静,他攥紧拳头咬牙切齿地问:“韩彬你到底要干什么!”

韩彬扬起眉毛和善地一笑。

“我要你陪我。”

他平静地说。

评论(2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