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关周ABO】出巡(12)

(12)

周巡举着枪在一扇破旧的木门边等着,他身后跟着赵馨诚小汪和其他警员。

他们又和海港支队联合行动,解救绑匪绑架的人质。据分析,人质就在这扇门后的房间里。

周巡照例地冲锋在前,又照例地没穿防弹衣,他跟赵馨诚比了个手势,正打算正面突入,就在这时,耳机里突然传来关宏峰的声音。

“赵队赵队,”他说,“你第一个进,周队今天状态不好,跟在后面。”

全队人都愣住,周巡气得脸腾地一下,先变红后变紫。要不是怕被门内的绑匪发现,他真想大吼一声:“关宏峰你他妈给我闭嘴!”

这不是第一次了。

自从标记后,虽然关宏峰给他找来伪装剂掩盖了他被标记的痕迹,但是标记之后的精神链接实在让周巡不胜其烦。

他们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身体状态和情绪变化,神奇也神奇,浪漫也浪漫,但是关宏峰你他妈能不能少管我!

他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关宏峰一准儿跳出来。那天他被顾局叫到办公室应付上头派来的督察,他刚有点紧张关宏峰推门就进来,也不管他的眼睛瞪得有多大,泰然自若地对着督察侃侃而谈,先是把周巡的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然后又撇得干干净净。

末了,关宏峰一个一个和督察握手,客客气气地送走了他们,房间里就剩下周巡和顾局瞪着眼睛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顾局满脸不耐烦,挥挥手说:“滚滚滚,你们两口子秀恩爱也要注意点影响知不知道。”

周巡一脸无辜。

行动的时候也是这样,周巡稍微有点情绪波动关宏峰就要求换人,搞的大家都以为周队得了什么隐疾还坚持工作。

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周巡多抽根烟关宏峰也要幽幽地提醒对身体不好还是嗑花生去吧。

周巡实在忍不了回到家对着关宏峰大骂:“你他妈什么意思!我被你标记了不是卖给你了!少他妈管我的事!”

关宏峰也不恼,就那么看着他,慢悠悠地“哦?”一声,周巡突然觉得后脖子冒凉气。

关宏峰这个人打架不行,阴招却厉害的很,尤其是在床上……周巡的语气瞬间软了下来。

“就算是关心我你也注意点影响好不好,搞得我一点面子都没了。”他这样说。

关宏峰还作出很认真的样子想了想说:“好吧,我知道了。”

这就是他知道了?!

周巡在心里骂娘,赵馨诚冲进去之前看了他一眼,他可以肯定在赵大傻子的眼里看到了嘲笑。

成功解救人质回来的路上,周巡和赵馨诚单独开一辆车,赵馨诚坐在副驾驶座上,斜睨着周巡问:“老周,关队怎么这么关心你?该不是你有了吧?”

周巡一开始没明白“有了”的意思,等他明白过来,差点开着车一头撞树上。

“你他妈胡说什么!”他大骂,赵馨诚无辜地眨巴眼睛:“我就是问问嘛,你看,他关心你关心得好像恨不得把你揣在兜里才安全。”

周巡又气又笑:“你他妈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什么破比方?”赵馨诚说:“我语文不及格关你什么事,就说吧,你们怎么了?”

周巡闭紧了嘴巴,赵馨诚皱着眉打量他,然后凑过来使劲抽鼻子。周巡嫌恶地躲开说:“你他妈是狗啊你?”

赵馨诚拍了一下巴掌说:“标记了,是吧?”

周巡打了个磕巴,赵馨诚立刻发现了,大笑起来:“果然被我说对了是吧?哈哈哈哈老周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周巡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车,骂道:“你他妈少胡说,谁他妈被标记了?”

赵馨诚说:“你还骗我?伪装剂再好用,离得太近也有破绽,别人没发现是没人敢离你这么近。你自己闻闻你的味儿,混了关宏峰的信息素,别说,还真难闻,就跟梅雨季节的烂木头似的,都能长蘑菇了。”

周巡想杀人灭口。

然而今天的霉运远远没有完。

押回绑架犯,关宏峰把后续工作安排给别人,周巡早早地就可以下班。

关宏峰自己还有很多琐碎工作没做完,他叮嘱周巡先回家,买点自己喜欢的菜,等他回家做饭。后来想了想又补充说:“别跟赵馨诚去喝酒。”

放在以前,周巡肯定对他的这句关照嗤之以鼻,说不准还故意跟他作对。不过今天他可不想和赵馨诚喝得大懵然后把关宏峰怎么标记的他原原本本地跟赵大傻子讲一遍。

赵馨诚临走前还真来找他约酒,关宏峰远远地看着,周巡能感觉到他故作不动声色的小情绪,他心里好笑,还是卖他个面子拒绝了赵馨诚。

关宏峰松了的那口气传到周巡脑子里,周巡突然想到等哪天心情好逗逗老关恐怕很好玩。

他照关宏峰说的,回家路上拐到超市买了鸭脖鸡爪猪蹄牛肉,顺便拎了一箱哈啤回家,刚走到门口就见关宏宇提着一个印着某某超市的大袋子站在门前,里面花花绿绿不知道是什么,正在一只手拨拉手机,抬头看见他又惊又喜说:“哎哟嫂子来了,正好不用给我哥打电话了。”

周巡被这句“嫂子”气歪了鼻子,谁他妈是你嫂子!我他妈是你大爷!

当然他没有这么说,只冷冷说:“以后叫我周巡。”关宏宇从善如流,一边巴结地点头笑一边赶紧走过来接周巡手里的东西说:“还买了这么多东西,正好正好,我来帮你们解决解决。”

周巡一边开门一边冷笑:“你来就是来蹭饭的?”关宏宇说:“怎么是蹭饭呢,我这不是来看你们嘛。再说我又没有空手来,看看,我买的这些零食我哥从来不吃,全都是给嫂……你的。”

他们一前一后进门,关宏宇把大袋子放在茶几上,薯片花生饮料从里面滚出来。

周巡心说这家伙够机灵,这些零食花不了几个钱,倒果然是自己喜欢的东西。

周巡一高兴便说:“坐吧,你哥过会儿就回来。”关宏宇瞟着周巡那兜子熟肉,咂咂嘴说:“等他回来到啥时候了,不然咱俩先吃呗?”

周巡也是个不拘小节的,想想也是,就和关宏宇动手把熟肉切切,两人对坐打开啤酒喝起来。

过了一整天,周巡身上的抑制剂渐渐失效,原本的信息素气味慢慢浮现。关宏宇抽了抽鼻子,发觉了异常。

“哎哟我哥可以啊,”他惊讶地想,“下手够快啊,这才多久就把人拿下了?该不是下了药吧?”

周巡敏感地抬头看他,关宏宇的信息素有波动,大概是喝酒的影响,可是现在他已经被标记了,出于原始的争夺配偶的需要,被标记的Omega对别的Alpha有天然的排斥感。

现在,关宏宇的信息素一波一波袭来,周巡开始觉得难受,非常难受。

“操,”他骂道,“关宏宇你能不能管管你的信息素?”关宏宇十分无辜地摊手:“我也不是故意的,酒后正常反应吧。”

周巡开始向后撤身:“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关宏宇没动,周巡就从桌子底下踹他的椅子腿儿:“你他妈能不能坐远点儿?”

关宏宇没提防,被周巡一脚踹翻了椅子,他跟着翻倒在地。

周巡也是喝了酒收不住劲儿,关宏宇这哐当一倒也吓了他一跳,连忙过来扶。两个人一凑近,关宏宇的信息素轰的一声迎面扑来,周巡就觉得呼吸一滞,像被人掐住喉咙,喘不过气,全身绷紧难以动弹。

关宏宇反倒抱住他不撒手,这嫂子的味儿真他妈好闻,怎么就便宜了我哥那个棒槌了呢?

摔晕了的关宏宇把脸埋进周巡脖子里使劲闻,周巡推也推不开,浑身打着哆嗦。

然后呢?

然后,当然,男主角关宏峰推门走了进来。

PS:
关于周巡的烂木头味儿——早先说周巡是草木味儿,关宏峰是潮湿阴郁的气味,所以合在一起被赵馨诚嘲笑为梅雨时期的烂木头味儿

评论(55)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