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10)

(10)

关宏峰打消了住一夜再走的念头,从绿藤大学出来,他直接打车去了火车站,买了一张夜里的站票回津港。

他给周巡打电话,周巡说话很匆忙,仿佛非常忙碌。关宏峰简洁地说我明天一早就到,今晚你无论如何不要去见韩彬。

周巡在那边很惊讶地笑了一下说:“我这儿忙得脚不沾地哪有空去和他约会?我说老关你就这么怕我出轨啊?”

关宏峰没心情跟他贫,严肃地说:“你别不当一回事,韩彬他非常危险,我回去之前你都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支队。”

周巡说:“得,我的关大队长,您要我值班直说啊,吓唬人算怎么回事?”

“周巡!”

听到关宏峰气急败坏的声音,周巡终于憋不住笑起来。“好啦好啦,我逗你玩儿呢。”他说,“放心,我听话着呢,今天特忙,你就算叫我走我也走不了。”

关宏峰这才松一口气,又叮嘱了两句才挂电话。

他可能有点神经过敏,怎么着韩彬也不可能这么快下手,可是他就是害怕,见到方木证实了一些事情之后,他的恐惧感更加强烈了。

韩彬一定会对周巡下手,他绝不允许韩彬伤害周巡,可是,他真的能阻止他吗?

关宏峰度过了一个煎熬的夜晚,天亮后,火车终于到了津港。

他一下车就打车直奔支队,并且在路上给周巡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三个,周巡没有接。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比如周巡正在忙没听到,或是正在给顾局汇报工作,总之各种可能都有。可是关宏峰实在心急如焚,明知出事的可能性很小却还是阵脚大乱。

他历来稳重冷静,如今真的是关心则乱,他甚至忘了给别人打电话询问,还没等车子停稳就跳下车跑进支队。

恰好一路没有遇到外勤的同事,没人能问问,他就直接跑上楼推门闯进周巡的办公室。

“周巡!”他一进门就焦急地大喊,然后猛地停住,表情瞬间凝固——周巡在办公桌后站起来,用极快的速度掩饰不自然的表情。“哎哟老关,这么快就来了,路上没堵车啊?”他故意咋咋呼呼地说。

他是做给房间里的其他两人看的,房间里坐着赵馨诚和——韩彬。

“关队。”赵馨诚热情地打了招呼,周巡连忙说:“老赵他们是来了解一个案子的情况的。他们辖区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跟我们的一个悬案很像,他们来打听情况。”

关宏峰恢复了一贯的冷淡表情说:“哦,那你们忙。周巡,关于局长急着要我们办的那件事,我待会儿再来找你。”

他作势要走,赵馨诚连忙说:“你们要有急事就先去办,我们直接去查档案也可以。”周巡说:“等等,我给汪儿打个电话,让他带你们去。”

他果然打了电话,两分钟后小汪就赶了来,周巡交代了几句,送赵馨诚和韩彬出门。

从始至终,韩彬一句话都没有说。

门重新关上,周巡才松了口气,回头问关宏峰:“怎么了?”

关宏峰没说话,脸色很难看,周巡看得心惊,故作轻松地笑道:“不至于吧,韩彬和老赵一起来的,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关宏峰摇头。“不是这个,”他冷峻地说,“刚才是我疏忽了,韩彬,他恐怕已经知道了。”周巡吃了一惊,忙问:“知道什么?”

关宏峰说:“知道我们交往的事。”周巡茫然地“啊”了一声问:“他怎么知道的?”

关宏峰不答,反问:“我一到站就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没接?”周巡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说:“哎哟,这一早上忙得晕头转向,顾局找我训话,老赵他们又来要求查资料,我实在是没注意到。”

关宏峰叹一口气说:“也是天意,我担心你出事,就一路跑来,刚才推门喊你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在,流露出太多个人情绪,韩彬一定发现了。”

周巡略略动容,却立刻掩饰起自己的情绪,依旧用玩笑的口气说:“老关,我就说你别总这么迷恋我,虽然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总这么紧张我我也很困扰。”

关宏峰并未像他想象的那样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并且骂他两句“臭小子”,却仍旧脸色严峻,搞的周巡也不得不收起笑脸说:“怎么了嘛老关,这么严肃干嘛,来,笑笑笑笑。”

他伸手去掐关宏峰的脸,被关宏峰抓住手腕。关宏峰说:“韩彬非常危险,他——他根本不叫韩彬。”周巡疑惑地眨眼,关宏峰把方木告诉他的事细细讲给周巡听,周巡听完,沉默一阵,笑了笑说:“这家伙还真挺倒霉。”

关宏峰不理他,自顾自说:“方木说得对,韩彬之所以毫不介意告诉你邰伟的事,因为他并不爱你,所以不在乎你的感受。”

周巡故作遗憾状说:“他不爱我啊?可惜了,原本以为我可以过过狗血言情剧的瘾呢。”

“周巡!”关宏峰责备地看他一眼,“他不爱你,所以会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原本还是在按部就班地接近你追求你,如果他知道我们已经交往,就不会再做这样徒劳无功的事,他会立即下手把你抢到手中。”

周巡伸手阻止他说:“别把我说得像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似的。我是干嘛的你不知道吗?咱队里谁能打得过我?别说咱队,全市数一数,有几个能跟我过招?再者说,韩彬是不是凶手还不一定,咱们一点证据也没有。”

关宏峰冷冷说:“嫌疑人范围很小,就只参与过王志革案的人才有可能,而其中能做到杀人干净利落不留一点证据的,也只有韩彬。”

周巡仍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心不在焉地看看表说:“看看,都快到饭点了,你饿不饿?咱们去门口吃还是吃泡面?”

关宏峰叹了口气,无奈地叫:“周巡……”周巡笑了,伸手抱住他,在他后背轻轻拍拍说:“好了好了,别这么紧张,不会有事的。根据我的经验,肚子吃饱就特别有安全感,来来,咱出去吃油泼面去,我请客。”

他硬拉着关宏峰出门,吃完面回来,在支队门口遇上赵馨诚和韩彬。周巡什么事没有似的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老赵,这就走啊?”

赵馨诚说:“查到资料了,还得赶紧回去,下次有空一起喝酒。”周巡笑着说:“还敢跟我喝酒?上次喝趴下的是谁?”赵馨诚说:“那次我状态不好,下次试试,准保把你小子喝倒。”

他们说笑着,关宏峰和韩彬站在他们身后,关宏峰脸色冷峻,韩彬依旧带着惯常的淡淡笑意。四个人中,三个人都满腹心事。

评论(2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