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9)

(9)

林昆?

关宏峰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算不得太惊讶,毕竟,经历一片空白的韩彬很有可能有另外的身份和名字。这个消息甚至还不如他做过刑警,当过卧底来得惊人。

“林昆。”关宏峰念着这个名字问方木,“那么说,当时邰伟以为他死了,而他并没有死是吗?”

方木的表情异常冷淡,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毒贩老大带着邰伟他们离开后,林昆被冲进来的特警救了,大概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才慢慢痊愈。”

关宏峰说:“但是邰伟不知道。”方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保密纪律,邰伟不知道,甚至连邢局,就是现任局长都不知道。林昆反而因为这个诈死有了下一步卧底的特殊条件。他就这样继续做着一个又一个卧底工作,经验越来越丰富,手段越来越高明,上面也就越来越不愿意放他。直到三年前他终于可以恢复身份,他立刻跑到这里来找邰伟。”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向右斜身靠在椅子上,眼睛往左上方瞟了一眼。关宏峰跟着他看过去,那里什么也没有。

方木的语调却突然低沉起来:“当然,他来晚了。”关宏峰从中听出了沉重,但沉重背后似乎还有一丝嘲讽。

关宏峰说:“他没有见到邰队,但是他见到了你,是吗?”

方木挑眉,微微一笑。“关队果然厉害,”他说,“他见到了我,跟我了解了邰伟的事,所以我才知道了他的事。”

关宏峰斟酌着措辞,沉吟了一下问:“你能不能从犯罪心理的角度帮我分析一下,韩彬——林昆他可不可能成为连环杀人犯?”

方木笑起来,他虽然年轻,却有种沉稳阴郁的气质,只有笑起来,才像个真正的年轻人。

他慢条斯理地说:“林昆不再做卧底,安全起见,他改名更姓,修改档案,换得了新的身份。他的背景像白纸一样干净,然后呢,他可以为所欲为。”

他低眉看向桌子上的照片,淡淡说:“林昆性格偏执,有头脑,敢决断。邰伟从来嫉恶如仇,为捉拿罪犯拼尽全力,如果林昆用惩办罪犯的方式纪念他,我并不意外。”

沉默了一阵,他又说:“其实,他曾经打算杀我。”

关宏峰眼光一闪,方木又微笑了:“当然,他没有动手,但是我看的出来,不过,他没有把握能够成功。不是说他杀不了我,我相信他的身手很厉害,但是他应该知道我不会让他全身而退。他很聪明,我也是。”

关宏峰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突然问:“你辞职,是纯粹因为在警局睹物伤人,还是因为,你自知不配再做警察?”

方木眼中凌厉的光转瞬即逝,快得几乎让关宏峰没有捕捉到,但是瞬间他又恢复了平静淡然的模样。

“你觉得我会堕落?”他微笑着问,关宏峰不答,方木微叹一口气。“是的,”他承认道,“我当初……出过一点问题,幸好邰伟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所以……”

他的目光骤然凛冽逼人:“所以,我绝不会让他的心血付诸东流。”

他拿过桌上背朝关宏峰的一个镜框,温柔地看着,然后转向关宏峰。关宏峰第一次看到了邰伟的样子。

和周巡很像,非常像,但还是不同,周巡更凌厉桀骜,而邰伟则温润柔和。不是不经世事的单纯,而是阅尽沧桑后的悲悯善良。

关宏峰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韩彬和方木这样的人会那么爱邰伟,他是他们驱散内心阴霾的太阳。

而现在,他死了,留下的两个人独自生存,一个封闭了自己,一个用死亡祭奠亡魂。

关宏峰想到了周巡。

他从口袋里掏出周巡的照片递给方木,方木有点疑惑地接过,第一眼看到时他愣怔了一下,但随即便睁大了眼睛。

“他是谁!”方木急切地问,关宏峰知道他分辨出来了。

“周巡,”关宏峰说,“我的副队长,我的……恋人。”

方木将照片抓在手里,紧紧盯着,半晌,突然抬头问关宏峰:“林昆对他下手了吗?”

关宏峰心里一沉,方木的语气让他有不好的预感。“是的,”他说,“他开始追求周巡,他甚至主动给周巡讲了邰伟的事,来吸引周巡继续和他约会。”

方木沉默了一下,抬起眼睛看他:“你在担心?”关宏峰点头:“如果他真的要用周巡做替身,也不该告诉他,按常理,没有人愿意做替身。”

方木冷笑:“他是要用周巡做替身,他告诉周巡邰伟的事是引起他的好奇,就像你说的,让周巡愿意跟他约会。他不怕周巡心怀芥蒂,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关宏峰挺直身体:“什么意思?”

方木露出嘲讽的表情:“他根本不在乎周巡介不介意,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会达到目的,更因为,他根本不爱周巡。”

关宏峰周身骤然一寒:“你是说,他很可能用强制手段?”方木赞同地点头,接着说:“在他失去耐心之后。”

关宏峰脸色微变,方木同情地看着他:“而且很不幸,如果我没有搞错,你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指控他,完全不能限制他的行动。等你有证据了,可能已经晚了。”

顿了顿,他又叹了口气:“实际上,你可能永远拿不到指控他的证据。”

天色将晚,房间里昏暗下来,关宏峰的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他静静地坐着,许久,露出一个笑容。

“我会抓到他,”他冷静地说,“而且,我不会让他伤害周巡。”

他站起身,拿回周巡的照片,却把韩彬的照片留在原处。

“多谢你提供给我这么多帮助,”他彬彬有礼地说,“再见。”

方木也站起身微微点头说:“祝你好运,恕不远送。”

他目送关宏峰离开,房门关上,他才松一口气似的慢慢坐下。

静默了一会儿,他向左转过头,看着上方微笑着用和刚才与关宏峰谈话时完全不同的温柔语气说:“终于把他打发走了,你闷坏了吧?”

他的眼前是一张和周巡一模一样的脸,那人俯下身,靠在他的肩膀上说:“你刚才不该看我,他会发现的。”

方木微笑说:“不会,倒不是说他不聪明,只是,他毕竟不了解我——他不知道我可以把你藏在哪里。”

男人跟着他笑,目光落到林昆的照片上。方木顿时收敛了笑容,立刻伸手拿起照片反过来扣在桌子上。

“邰伟!”方木责备地叫。男人赶忙举起手说:“好好好,我不看还不行。”

方木仍旧一脸不开心,被他称作“邰伟”的男人搂着他的肩膀晃荡:“我错了还不行?木木你看天都黑了,咱回家去好不好?”

方木这才多云转晴,却故意撇嘴说:“那,今晚你做饭。”邰伟说:“哎哟我的亲木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会白水煮面。”

方木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吧,” 他故作无奈说,“那还是我做饭。”

他站起身拿起外套说:“走吧。”

然后,独自一个人走出房间。

PS:

心理罪网剧第一部,方木在女友死后一直幻想女友始终和他在一起。

所以……

评论(2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