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7)

(7)

第二天,关宏峰在办公室研究最新的调查结果,办公室门打开,周巡探头进来笑嘻嘻叫:“老关,老关。”

关宏峰没有抬头,看报告的动作却停滞下来。周巡晃晃荡荡地走过来,趴在桌子上凑过来伸着脖子看报告,关宏峰实在无法忍耐,啪的一声放下报告抬高声音问:“活儿都干完了?嫌排查范围太小是不是?不然我再给你画个范围让你摸排去?”

周巡赶紧说:“别介别介,我这忙了一圈刚回来,水还来不及喝就来看你,你怎么还不领情?”

说着,他伸手便去拿关宏峰的茶杯,关宏峰试图阻拦,慢了一步,周巡一大口喝下去,烫得双脚跳。

“烫烫烫!”他吐着舌头说,“刚泡的茶你怎么不提醒我!”关宏峰不紧不慢地说:“谁叫你动作太快,我倒是想拦,没来得及。”

周巡说:“老关你就是故意的,我一进来你就没给我好脸色。”关宏峰冷冷说:“案情这么紧迫,你倒是有空去找嫌疑人吃饭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泄露案情,反倒说我公报私仇,你这是不是因私废公?”

周巡抓抓头发说:“哎?没喝酒你也闻出来了?我看你当警犬更合适。”

关宏峰瞪他一眼,周巡笑:“昨天你去找韩彬了吧,韩彬都跟我说了,我说你这算什么?有意去打草惊蛇?”

关宏峰不答,反问:“你呢?又去听韩彬讲故事?”周巡说:“听什么故事啊,就闲聊呗,再说上次他请我吃饭破费不少,我总得礼尚往来。”

关宏峰冷冷说:“我请你吃饭没见你礼尚往来。”周巡说:“请吃油泼面能和请吃西餐比?”话刚说完,看见关宏峰脸色连忙笑道:“心意是一样的心意是一样的。”

关宏峰说:“什么心意是一样的!韩彬是有所企图。”周巡说:“是是,他有企图,您没企图。”

关宏峰猛地挺直身体,周巡哧溜一下退出好远,笑着说:“开玩笑呢开玩笑呢。”顿了顿又说:“您有企图,行了吧。”

关宏峰指着门说:“滚出去!”周巡笑得直不起腰,直接滚到在旁边沙发上。

关宏峰想要骂他几句,努了努劲儿,却骂不出口,对着这个混蛋小子,真是气也生不起来。

末了,他冷冷说:“你不要跟韩彬走的太近。论公,他是嫌疑人,如果真是凶手,跟他在一起会非常危险。论私,他接近你还是因为你长得像他的前任男友,你也不过是替身而已。”

周巡终于止住笑,趴在沙发上眨巴着眼睛看关宏峰,慢悠悠地说:“如果我也有企图呢?”

关宏峰只觉得心呼嗒一下,空空荡荡没着没落,然后就是一股酸涩从心底一直涌到舌尖。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又放开,手心又湿又凉。

“你喜欢他?”他终于艰难地问,仿佛每个字都锋利地足够划破他的唇舌。

一阵静默,其实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在关宏峰的感觉上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几乎想要落荒而逃。

周巡终于开口,出乎他的意料,周巡回答的却不是他的问题。

“邰伟是三年前死的。”周巡的语气突然变得非常严肃冷静,“我们查出的那五起案件都发生在三年之内。”

关宏峰微愣,眼中有光一闪而逝。“邰伟?”他轻声念道。周巡站起身说:“邰伟,绿藤市市局前任刑警队长,三年前在破获一起连环杀人案时牺牲,他当时的男友也是一名刑警,具体身份姓名不详。韩彬警惕性太高,我不敢多问。”

关宏峰问:“韩彬会不会在编造故事?”周巡想了一下说:“我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还是觉得,大体上应该是真实的,只是细节可能有问题。”

关宏峰说:“几年前我曾去绿藤市听过犯罪心理学的讲座,对那里算是比较熟悉,我想去打听一下具体情况。”

周巡点了一下头说:“我套过老赵的话,他从没见韩彬跟人交过手,不知道他身手如何,但是他告诉我,韩彬是三年前才来到津港的。虽然他们关系不错,但是韩彬从来没有提过他以前是做什么的,换句话说,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

关宏峰看着周巡,轻声说:“你……”周巡突然露出不正经的表情说:“我这也算是出卖色相了是吧老关?”

关宏峰骤然寒了脸色厉声说:“你知道这有多危险!韩彬是什么人?你在他面前演戏能骗他多久?说不定他已经识破你了!”

周巡满不在乎地说:“识破能怎么着?他敢袭警?袭警更好,我当时就把他铐了押回来。”

关宏峰斥道:“闭嘴!他的身手很可能在你之上,至于他的脑子,两个你加起来也赢不了他!”

周巡不干了,叉着腰说:“老关,这我就不爱听了,说我没他聪明我服,说我打不过他?老赵都没赢过我我怎么会打不过他?”

关宏峰恼怒他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低吼道:“这五个案子的受害者都是强壮有力的男人,可他们却一点反抗余地也没有,换你也未必做得到。周巡你给我听着,以后老老实实跟着我办案,不准再单独去见韩彬明白吗!”

周巡也变了脸色,冷笑一声说:“老关,虽然你是我师傅,可是我平日里对你够言听计从了吧?我好歹也是副队长,我有合理安排工作的权力。我接近韩彬也是为了案子,如果我不去接近他哪儿来这些情报?你能不能不要总是骂我跟骂孙子似的?”

周巡平素是个动辄暴跳如雷的性子,唯独对关宏峰敬畏三分,今天也是气急了,但到底说话还有分寸,没有骂出口。

他发了脾气,转身便往外走,不想被人猛地拉住胳膊,他随手甩了一下,关宏峰抓得很紧。

他又气又恼,回头想说:“你有完没完!”却见关宏峰双眼赤红,牙关紧咬。周巡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吃了一惊,自己的怒气反倒消了下去。

“老关……”他轻声叫,关宏峰一动不动,仍旧死死拉住他,周巡有点心慌,又低声叫:“老关……”

关宏峰的表情终于松动了,怒火退去,替代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周巡,”他沉声说,“别总让我担心,成吗?”

周巡的表情骤然变得柔和,他温柔地看着关宏峰,露出一个笑容。

“知道了,”他说,“我会记得穿防弹衣,不乱吃东西,不随便打人,不……”

他突然停下话头,睁大眼睛。

关宏峰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预警:
韩彬类似原著小说设置,《刀锋上的救赎》原著,韩彬杀了很多人,都不是好人,但也有人罪不至死。韩彬杀人的起点是因为初恋,他为初恋自杀过,在对方有了新男友后仍不惜奔赴千里救她,在她死后自己在精神上也死了,杀人是因为自己不能死而让别人替代自己去死,其实也是一种求死。
所以,不要指望老韩是个清白的好人了)

评论(2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