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6)今日二更

(6)

王志革案毫无进展,这在关宏峰意料之中。

“毕竟是高手。”他想。伪装的高手,反侦察的高手,案子做的滴水不漏。

但是他还是坚持认为不是抢劫,而是谋杀,出于那种惩治恶人之类目的的谋杀。

王志革案并没有对外界公布,除了系统内部人员,没有人知道他是连环杀手,所以关宏峰一开始就怀疑凶手就是支队或专案组的人。

他实在不愿设想某个同事是凶手,他始终不能放弃对韩彬的怀疑。

他没有把这种怀疑说出来,只有周巡知道,周巡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关,那天晚上我就是韩彬的证人,你怎么还怀疑他?”

关宏峰看了一眼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问他:“你最后不是醉倒了吗?”

周巡说:“可是我没喝到断片儿,他一直都在,最后还是他打车把我送回家的。”

关宏峰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案子而非送回家这件事,追问:“你中间始终意识清醒?”

周巡想了想说:“也不是,我实在难受,也不知怎么特别困,就趴在桌子上迷糊了一会儿,但是时间非常短。”

关宏峰问:“你怎么知道时间短?”周巡说:“包厢墙上有个装饰钟,我趴下去的时候韩彬说,才八点半你就不行了?我就看了一眼,真是八点半。后来我就迷糊着了,还是韩彬把我叫醒的,说点了醒酒汤给我,喝完了赶在九点前送我回家。我又看了一眼表,才过了十分钟。十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他杀人往返。”

关宏峰沉默,他早已调取附近监控,但是偏僻路段监控不多,完全没有拍到韩彬,不过当然,监控的死角很多,刻意避开死角是很容易的事。

关宏峰又问周巡:“你们从进包厢门到你醉倒,你有没有独自出去留韩彬一个人在房间里过?”

周巡说:“肯定会去上厕所的,就是几分钟的事。”停了一下他眼神一闪:“你怀疑他拨慢了表?”

关宏峰说:“你之所以特别关注钟表,是因为他每次都提到时间,我们平常说话并不会总是强调时间。”

周巡皱眉说:“这些都只是推测,拿不出证据。服务生也没有看到他出入。”

关宏峰叹了口气:“王志革我们尚且找不到证据,何况韩彬。”

周巡扬起眉说:“老关,你这口气怎么完全把韩彬当嫌疑人了?你要再这么着我真觉得你是公报私仇了。”

关宏峰冷下脸说:“什么公报私仇,你把话说清楚。”周巡忙举起手说:“我就随口一说,您老人家别放在心上。我还得去查悬案,你说要找被害人是罪犯的案子,我带着人都找了两天了,眼睛都快瞎了。”

关宏峰要找被害人是罪犯的悬案,他怀疑凶手不是第一次杀人。周巡抱怨归抱怨,还是很快有了结果——近三年来,一共五起,手法各不相同,看上去都是抢劫杀人。细节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唯一共同之处就是,凶手非常聪明,不留任何破绽。

关宏峰后背有些发冷,一个极聪明又极冷静的对手,就算他能猜出是谁,恐怕永远也找不到指控他的证据。

他决定会一会韩彬。

他走进韩彬的办公室,韩彬正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迎他,他对着那张微笑着的脸用往常那样冰冷的口气说:“韩律师知道我要来?”

韩彬扬眉表示疑问,关宏峰说:“见您本该预约,可是秘书一听我的名字就立刻带我进来,可见您特意叮嘱过。”

韩彬笑道:“听说王志革被杀,关队肯定会怀疑是支队或专案组的内部人员所为。而我当时就在一条街外与周队喝酒,关队当然是不会怀疑周队的,那么怀疑难免会落到韩某人的头上。”

关宏峰知道和韩彬说话不必拐弯抹角,都是聪明人,谁都清楚对方在想什么,于是盯着他直截了当地追问:“那么究竟是不是你呢?”韩彬摊开手作出无辜表情:“我以为我可以和周队互相做对方的不在场证人。”

关宏峰说:“周巡确实没有离开过,但是他睡过一觉。”韩彬想了想说:“确实,但是他只睡了十分钟。”顿了顿他又笑:“关队还是怀疑我动了手脚?”

关宏峰说:“也不是不可能。”韩彬说:“是,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有可能的人太多了,而给我定罪需要证据,而您没有证据。”

他仍旧在笑,没有一点嘲讽的意思,可是那笑容只在嘴角,没有到达眼睛。

关宏峰换了个角度问:“你为什么要请周巡吃饭?”

韩彬说:“我以为周队都跟你说了。”关宏峰说:“是说了,你的车有维修记录吗?”韩彬露出惊讶的表情:“当然,修车行有我的记录,我给你地址,你可以去查。”

他真的在纸上写下地址店名和电话,关宏峰接过来塞进口袋。他会去查,但不会有什么结果,韩彬给他就说明不怕他查。

关宏峰慢慢地说:“周巡说往常他不会喝那么多酒,那天你给他讲故事,他才不知不觉喝了太多酒。”

韩彬维持着笑意说:“怎么,关队连我自揭伤疤的初衷也要怀疑?”关宏峰说:“我只是奇怪,你要追周巡的话,先告诉他他是个替身岂非非常不明智?”

韩彬似乎没有料到他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略微迟疑了一下,抿起嘴,戏谑地看着他:“关队连我感情上的事也这么关心,真让韩某受宠若惊,当然,您只是顺便关心我,您关心的还是您徒弟吧。”

关宏峰面无表情,韩彬笑了笑:“追人呢,各人有各人的方式,并非都是一个模式。周队这个人,离您近,离我远,我总得找到个吸引他跟我接近的法子吧?”

他停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道:“周队这个人也真是可爱,说是不喜欢脑残剧,可是却偏偏喜欢听狗血故事。这不,今天我约他吃饭,他又是满口答应,看来是又想听故事了。”

他看了看表,对着关宏峰一笑:“时间差不多了,不然我们一起?”

关宏峰冷冷地说:“不必了,我还要回去查点资料。”韩彬说:“那您忙着,我不留您了。”

关宏峰起身往外走,在门口停住,侧过身说:“我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信么?”

韩彬微笑道:“我信因果轮回,善恶有报。”

PS:

非常抱歉没有更出巡,有灵感会更,还是看缘分吧(捂脸)

评论(24)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