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4)

(4)

周巡推开关宏峰办公室门的时候,关宏峰已经坐在办公桌后,听到声音并不抬头,倒是周巡先开口问:“怎么样啊老关?”

关宏峰这才抬眼看他,冷冷道:“喝了酒就该回家睡觉去,要是被顾局撞见了,或是被旁人告诉顾局去,难道还像当初那样被通告批评?”

周巡没有察觉关宏峰的情绪,不在意地笑道:“本来也不是我值班,我只是想来打听打听案子的事,这就回办公室睡觉去。”

关宏峰说:“没什么进展,你要是着急就另请高明。”周巡说:“这怎么说的?哪还有比你更高明的?”

关宏峰说:“我哪里算高明,比我高明的人多了。”说完便埋头看卷宗,再不理周巡。

周巡虽然没有醉,喝了酒到底有些迟钝,被关宏峰的冷言冷语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不受欢迎,只能悻悻离开。

没想到刚一转身,门外就听见路过的警员说话的声音,周巡停下脚步。关宏峰说的没错,要是被撞见,实在是不好看,何况周巡这些年向来没有在工作期间喝过酒。

他迟疑了一下,回过身,见关宏峰也正在看他。他突然间回身,关宏峰猝不及防,没法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

周巡耍赖式的咧嘴笑道:“老关,要不,让我睡你这里呗。”

关宏峰办公室有一张长沙发,他常常在熬夜办案的时候窝在沙发上和衣而卧。周巡的要求出乎他的意料,他来不及反应,周巡就立刻补上一句:“走廊上人来人往的,被撞见了多不好,这不是你说的吗?”

关宏峰无话可说,还没有表态,周巡早已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脱下夹克盖在身上,双手枕头闭上眼睛。

关宏峰叹了口气,刚才的怨气早就被这个无赖小子消解得一干二净,他无奈地笑笑,起身从柜子里找出一条毯子丢给周巡说:“盖上。”

毯子正丢在周巡头上,他狼狈地把毯子扒拉开,头发乱做一团。关宏峰看着,又笑,笑过,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周巡果然说到做到,从这天起,他利用一切工作之外的时间跟踪监视王志革,可是正如关宏峰所说,王志革安然度日,似乎并没有出逃的打算。

另一方面,关宏峰虽然一直没有放弃重新审查王志革案,但是毕竟工作繁重,案子一个接着一个,一时难有进展。

周巡有时会遇上韩彬,有些事真的很奇怪,认识某个人后你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原来和对方有很多交集。

他没再跟韩彬喝酒,但是碰上了好歹会聊几句,甚至坐一坐,吃个便饭。

韩彬知道他在跟踪王志革,有时候会支个招。周巡发现自己更愿意跟韩彬讨教,倒不是说韩彬比关宏峰强,而是他总觉得关宏峰的模样太一本正经太人民公仆,有些不光明正大的手段总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提起。

可是韩彬不一样,他总是带着淡淡的纵容的微笑,仿佛周巡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是可以理解并完全支持的。

周巡做事极有原则,但不拘小节,如果说关宏峰总让他觉得他会对他皱眉的话,韩彬则让他放松,仿佛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所谓。

当然,这些可能都只是表象,他只是不想在关宏峰面前做任何有损形象的事——他太在乎关宏峰对他的看法。

大约一个月之后的晚上,跟踪王志革照例一无所获之后,周巡慢慢地开着车子往家走,一辆车子抛锚在路边,车主正在车边打电话。周巡看了一眼把车开过去停下来,打开车窗探出头叫了一声:“嘿!”

车主抬头看见他,原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朝他招了招手,对着手机很快地讲了几句,挂了电话。

周巡问:“趴窝了?”韩彬无奈地摊开手,周巡笑了,拍拍车门说:“上来吧,我送你。”

韩彬说:“不用,我已经打了电话,一会儿会来把我的车拖走修理。”周巡说:“一时半会儿修不好,别客气了。”

韩彬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然后打开副驾驶座坐上来。

“我叫我的助理过来帮我盯着,”韩彬说,“麻烦你了,不如我请你吃个饭?”

周巡乐了:“我这人没别的运气,倒总有蹭吃蹭喝的机会,走走走,今天去哪儿?”

韩彬四下看了看说:“这附近有家西餐厅,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周巡一拍方向盘说:“好好好,今天就借韩律师的光开开洋荤。”

韩彬指点着,周巡开车到了一条背街,在一家装潢别致的西餐店前停下。

韩彬很明显是常客,服务生不等吩咐就把他们领到一个包厢里,送上菜谱。周巡最烦点菜,跟韩彬说:“你来吧,我什么都吃。”

韩彬知道他不是客气,便不推辞,利落地点了几个菜,服务生问:“先生还是先付账?”韩彬点头,去掏钱包,钱包刚打开就失手掉落,正落在周巡旁边。

周巡很自然地弯腰去捡,拿起时僵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盯着钱包里的一张照片,又看看韩彬。

韩彬微笑着从他手里拿过钱包说:“谢谢。”然后抽出信用卡递给服务生,服务生双手接过退了出去。

“不要误会,”韩彬仿佛知道周巡在想什么,解释说,“不是你,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周巡知道不是自己,他没有照过这张照片,但是照片上的人实在太像自己,不止五官,甚至头发和衣服也太像,只有一点,他不曾有过照片上的人那样沧桑又淡然的眼神。

“朋友?”周巡盯着韩彬,“把他的照片装在自己钱包里的朋友?”他用讥讽的语气说。

韩彬似乎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勉强笑了一下说:“好吧,我们是有过那么一段,不过那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周巡嘲笑似的看着他:“那么说,是旧情难忘?”韩彬这时候已经镇定下来,他淡淡说:“不,是留做纪念而已——他,已经死了。”

周巡吃了一惊,瞬间收起脸上的嘲讽,低声说:“对不起……”韩彬摇头,淡淡笑道:“不知者不怪。”

周巡犹豫了一下,问:“他是……”“他是牺牲的,”韩彬平静地说,“他也是一名刑警。”

周巡露出惊讶的神色,脱口问道:“他不是津港的吧?如果是的话我应该听说过。”韩彬点了一下头说:“他是绿藤市人,市局前任刑警队长邰伟。”

周巡哦了一声,绿藤市离得很远,难怪没听说过,不过同行牺牲,总是令人敬佩的。他不由得肃然起敬,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安起来,韩彬接近自己,难道别有居心?

韩彬仿佛窥破他的心思,连忙解释道:“我并没有不敬的意思,更没有非分之想,你千万不要多心。”

周巡不知该说什么,韩彬仿佛极尴尬,正这时,服务生送菜来,韩彬说:“加一瓶红酒。”

周巡第一次见韩彬喝酒,韩彬仿佛迫切地需要用酒来掩饰尴尬,并倾吐些郁积于心很久的心事。周巡突然同情他了,毕竟平日里的韩彬是个精明到毫无破绽的人,于是,周巡便陪着他喝酒。

韩彬沾了酒,便开始讲自己的事。他说他和邰伟从小一起长大,邰伟比他小上几岁,率直可爱,没有心机,闯了祸便来求韩彬帮忙,韩彬从小到大不知为他操了多少心挡了多少骂,可是没办法,谁叫他喜欢他,喜欢这个又粗莽又温柔的小弟。

后来他们长大了,渐渐地便走到了一起。邰伟在旁人面前粗鲁不羁,在韩彬面前却乖巧温顺,像一只被驯服的小兽,而韩彬也非常宠爱他。

直到邰伟警校毕业做了卧底。

周巡忍不住问:“他在卧底行动中牺牲了?”

“不,”韩彬平静地说,“我们失散了,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找到他,他已经在抓获一个连环杀人犯时牺牲了,而且……”

他顿了顿说:“他是为了保护他的恋人牺牲的——在我之后,他又有了新的恋人,而我直到现在,都只有他一个。”

周巡从来都鄙视狗血言情剧,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喜欢狗血言情剧的原因。

他被这个故事深深的吸引,以致不知不觉喝到醉倒。

第二天早晨他到支队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

王志革死了。

评论(1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