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2)

(2)

关宏峰把一次性饭盒放在桌上,周巡动了动,眼睛还没睁开就吸了口气说:“牛肉蒸饺。”

关宏峰微微一笑说:“回头你刑警干不下去可以考虑做警犬。”周巡坐直身体精神抖擞地打开饭盒抓了一只蒸饺整个儿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只要有这种等级的伙食怎么着都行。”

连着三只蒸饺吞下去,噎得周巡翻白眼,关宏峰一言不发地把装着汤的一次性塑料杯递过去。

周巡一气喝了半杯,喘了口气说:“老关,怎么今天这么关心下属?说吧,是不是又要我跑断腿?”

关宏峰说:“跑断腿倒不必,为了尽快把第一案找出来,今天晚上你加个班吧。”周巡继续塞蒸饺,含糊不清地说:“这种体力活向来是我的,得了,你回家歇着,明天早上准保给你找出来。”

关宏峰淡淡笑道:“我怎么能回家,今天晚上我得把各方资料汇总一下再想想案子,有事去我办公室找我。”

周巡点了下头,就在关宏峰打算走的时候,突然开口问:“老关,你觉得韩彬这个人怎么样?”

关宏峰停下脚步看他:“韩彬?”周巡吃蒸饺的速度慢了下来,他手里拿着咬了一半的蒸饺在空中比划:“我觉得,他有点怪。”

关宏峰不动声色地问:“怎么怪?”周巡歪着头想了想说:“应该说,他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就好像……他以前见过我。”

“哦?”关宏峰故意用戏谑的语气问,“那你呢?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

周巡一口汤差点喷出来,他大笑着说:“老关,别欺负我没文化。”关宏峰说:“听得懂了,就不是没文化。说吧,你什么感觉。”

周巡摇了摇头:“我应该没有见过他,我这个人别的不行,记性不差,我没找他帮过忙,也没抓他蹲过号子。”

关宏峰不再开玩笑,眼神冷淡下来,轻声说:“他这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古怪,而且非常聪明,你小心点。”

周巡看他一眼说:“放心,我不傻。”关宏峰勾勾嘴角,转身出门,周巡低下头继续吃蒸饺,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警员们连夜工作查找第一案,周巡尽职尽责地陪着,困得站着都能打盹儿,他第三次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之后,用力搓了搓脸,决定去看看关宏峰。

他推开办公室的房门,屋子里飘出一股咖啡味,他眼前一亮,还没等开口就听关宏峰不紧不慢地说:“吃货就是有口福,咖啡刚泡好你就来了。”

周巡满脸是笑地走过去搓着手说:“正困得睁不开眼呢,来一杯来一杯。”

关宏峰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周巡,又去拿了一只普通的瓷杯重新冲泡咖啡。

周巡在吃的方面一点也不讲究,谁的东西都敢拿来吃,最强记录是在一个分尸现场里吃丢在那里的一袋打开的牛肉干,还递给关宏峰一块,被关宏峰一脸嫌弃地拒绝。

别说用关宏峰的杯子喝咖啡,就是关宏峰喝了一半递给他他也喝。

他喝了一口皱起眉:“酸不溜溜的,什么味儿啊!”关宏峰看他一眼说:“比较纯,你这种只喝得惯雀巢速溶的人恐怕欣赏不来。”

周巡一边大口喝一边嫌弃:“你们这些人就是瞎讲究,纯能怎么样,又酸又苦得喝个什么劲儿?”

关宏峰搅着自己那杯,淡淡地说:“我看也不耽误你喝。”

周巡已经喝了个底朝天,叹了口气说:“就是为了提神呗,困得我一闭眼就做梦,我说你怎么样,想出个眉目没有?”

关宏峰说:“有些想法,明天一早去物证鉴定中心看看从犯罪现场提取的录像修复得怎么样了。”周巡说:“我去吧,等第一案找出来,这边还需要你。”

关宏峰想了想说:“也好,天马上亮了,我去看看赵茜她们忙得怎么样了,你在我这儿打个盹儿。”

周巡摆摆手说:“你歇着,我去,你这脑子要干大事呢,可不能犯困。”

他放下咖啡杯抹了抹嘴就往外走,关宏峰把他的杯子拿过来,大拇指腹轻轻抹过杯子边沿,微微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赵馨诚和韩彬赶来的时候,第一案的结果果然出来了。关宏峰拿着资料聚精会神地研究案情,周巡抓起车钥匙准备出门去物证鉴定中心,却不料韩彬赶了上来。

“我能不能一起去?”韩彬客套地微笑着,他的表情总是完美无缺,历来通晓人情世故的周巡从来看不透他的心思。

周巡觉得韩彬古怪,却不觉得他危险,而且他觉得关宏峰的警告很值得玩味——关宏峰似乎对他有莫名的敌意。

“有意思。”周巡想着,脸上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笑着说:“行啊,欢迎欢迎。”

现场女受害者留下一部手机,恰好录下案发时凶手行凶的画面,可是非常模糊,所以送到市物证鉴定中心来修复。

接待他们的是王主任,一个衣着整洁的中年男人,周巡没跟他打过交道,但是很明显,他的专业能力很强,视频清晰得超出预期。

周巡和韩彬对视了一眼,转头跟王主任说:“挺好,把视频拷贝给我们吧。”王主任利落地照办好了,将U盘递给他。周巡习惯性地想跟他握手道别,却见他把手插在口袋里,并没有拿出来的意思。

周巡和韩彬并肩走出来,周巡掏出车钥匙,韩彬突然说:“我开车吧,你一夜没睡,开车不安全。”

周巡迟疑了一下,还是转到副驾驶座边打开车门。“那就谢了,”他说,“我正好路上补个觉。”

他实在是累了,车子开出不到五分钟,他就在座位上打起了呼噜。

韩彬看了他一眼,将车子开到路边停下。周巡还在睡,他仰着头,半张着嘴,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刘海更是胡乱地遮着眼睛。

尽管邋遢,甚至因为缺少睡眠显得憔悴,但是他的脸仍然是好看的。男性难得的清秀精致和他的粗犷气质截然相反。虽然看不到他那双向来被啧啧称道的桃花眼,但是他浓密的睫毛和嘴唇的弧线都有强烈的吸引力。

他睡着,韩彬沉默地打量他。

如果周巡醒着,会吃惊地看到韩彬脸上古怪的表情。很难描述清楚,甚至很难定义为喜悦或忧伤,那是一种极复杂的情绪,说是“情绪”,不如说是一种决心。

韩彬仿佛在下一个决心。

做了一个模糊的长长的梦之后,周巡终于醒来。

他睁开眼的同时,韩彬收回了情绪,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情。“醒了?”他微笑着问。周巡睡眼惺忪地看看他,又看看周围,猛地坐直了身体。

“我睡着了?”他很惊讶地问,又说,“怎么不直接开回支队?”

韩彬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怕影响你睡觉。”

周巡说:“嗨,那算什么,我这不急着回支队嘛,也不知道老关发现什么新线索没有。”

韩彬把车开得很快,嘴里却慢悠悠地说:“也不急这一时,你要是休息不好倒下了,不是更麻烦?”

周巡瞥他一眼,韩彬坦然地目视前方,仿佛那些朋友才有的体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周巡发现,只要韩彬想,他可以把那种亲密的关心体贴做得了无痕迹,让人受之坦然,他又丝毫没有邀功的姿态。

这个韩彬,果然不同寻常。

PS:

虽然以王志革案为原型,但完全不严密,改动极大,一切以言情为最终目的,案情不讲逻辑。

所以不用纠结案情,只管看大三角就好。

评论(19)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