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彬巡】白刃(1)

私设:

没有213案,老关巡花正副队长,双向暗恋。

林昆没有死,多年后改名韩彬黑化,与邰伟是初恋,邰伟在心理罪第一季故事结尾死了。

有方邰存在。

韩彬来到津港做律师,办案时遇到和邰伟一模一样的周巡。

假设他们生活在同性恋爱司空见惯的社会,不会有性向上的挣扎。

(1)

韩彬的出现,是一切的起点。

那是一个连环杀人案,作案地点横跨长丰海港两地区,市局抽调两个区的骨干组成专案组协同办案。

关宏峰就是在这个时候见到韩彬的。

关宏峰对韩彬有所了解——律师,犯罪心理学专家,关宏峰之前读过他写的文章。他是被赵馨诚带来的,说是顾问。

他穿一身黑,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戴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站在高大的赵馨诚身后,在赵馨诚热情地跟关宏峰打招呼时礼貌地微笑。

关宏峰和赵馨诚打过交道——海港支队副支队长,看上去率直粗鲁,实则经验丰富,心思缜密,是海港支队不折不扣的一员干将。

赵馨诚跟关宏峰握了手,眼睛越过他的肩头看向他身后,大笑着说:“老周,我都调到海港支队了还甩不掉你啊。”

周巡从关宏峰身后走出来,笑着用手背去甩赵馨诚的肚子:“该说这话的是我吧。”

关宏峰瞥了周巡一眼,周巡打从警校毕业就跟着自己,从徒弟,助理,一直做到现在的副支队长,十五年了。

关宏峰这个人虽然工作上无可挑剔,却不擅长待人接物,好在他的超拔头脑后自然有一批崇拜者,不去计较他的冷淡疏离。

关宏峰几乎没有什么私生活,老大不小也没有女朋友,更没有结婚。老领导给他介绍了几次,都被他以工作太忙为由婉言谢绝。

他对女人没有兴趣,倒是对这个出了师的徒弟格外上心。

周巡的脑子在案子上人情上都很好使,唯独对感情仿佛一窍不通。他平日里大大咧咧风风火火,说话高声大气,拍桌子摔板凳爆粗骂人都是常事,除了对关宏峰这个师傅敬畏三分,其他人都没被他看在眼里。

关宏峰没指望他懂什么,他可能也根本不懂。

周巡在和赵馨诚亲热地开着玩笑,他们是警校同级生,棋逢对手的老同学。关宏峰看着赵馨诚亲密地搂过周巡的肩头,在他后背上重重地拍了拍,不由得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

他不喜欢周巡和别人如此亲近,尤其是,对方还是唯一认识周巡比他还早的人。

“哦对了,”赵馨诚仿佛才想起来,让开身子给大家介绍身后的韩彬,“韩彬,刑侦专家,我请来的顾问。”

他介绍的主要对象自然是队长关宏峰,韩彬也得体地伸出手来和关宏峰握手。周巡站在旁边,一脸的不以为意,很明显他并没有听说过韩彬的名字。

只有关宏峰注意到了韩彬的眼神。

韩彬始终带着客套的微笑,如同一张面具,严丝合缝,让人窥不到他的心思。可是,当他的目光从周巡脸上扫过时,微微停顿了一下,只那么一瞬间,时间短到几乎让关宏峰误以为是错觉——他的表情发生了极细微的变化,仿佛是那完美的面具出现一条裂纹。

但是转瞬之间,他又恢复如初。

“周队,”他的声线偏细,听起来有些古怪,“久仰了,一直听馨诚提到你,说你在警校时可是唯一胜过他的人。”

“哪儿有!”当事人立刻脸红脖子粗地反驳说,“明明是平手!”

周巡说:“你得了,按点数是谁第一?你说啊?”

赵馨诚哑了,只能瞪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怒目而视,旁边的警员都忍不住偷笑,只有关宏峰在看韩彬,韩彬看着周巡,眼睛黑得不同寻常。

他们回到办公室讨论案情,周巡和赵馨诚坐在一边,关宏峰和韩彬坐在另一边,其他人或坐或站,围在他们身边。

“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凶手的第一案?”周巡靠在椅背上问,他的声音有些疲惫,眼睛底下青了一圈,昨晚他几乎一夜没睡,关宏峰心里想着是不是该找个借口让他去补个觉。

“是的,”韩彬说,“第一案往往能暴露凶手更多的信息,目前我们并没有找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案。”

周巡叹了口气说:“工作量太大,能不能缩小范围?”韩彬说:“把时间限定在三年之内,可以优先查找G打头的案卷。”

周巡看向关宏峰,关宏峰微微点了点头。“好。”他拍了一下扶手站起来,“你们负责动脑子,我们负责跑断腿,我这就安排人查去。”

韩彬微笑着说:“人手不够的话,我也可以帮忙。”周巡连忙说:“哪能劳动您的大驾,您就跟我们关队好好等着吧。”说完了朝赵馨诚一招手,不耐烦地说:“我说你还愣着干嘛,来帮忙啊!”

赵馨诚一脸难以置信地指自己鼻子:“我?我可是客人。”周巡一把搂过他的脖子硬生生拽走,低声说:“你的人出的主意,你当然得多卖卖力。”

关宏峰把目光从周巡的背影上收回来,只见韩彬正看着他,微微笑道:“我还没有见过尸体,关队能不能带我到法医室看看?”

韩彬的专业程度超出了关宏峰的预料,他原本以为这种写论文的所谓专家不过是纸上谈兵,不料韩彬摆弄尸体手法非常熟练,也丝毫没有被恶臭熏得退缩的意思。

关宏峰在想,韩彬做顾问很久了吗?怎么如此地驾轻就熟?又或者,他在别的方面也能接触到这类工作?

“凶器长度应该不超过九公分。”韩彬抬起头对他说,关宏峰收回莫名其妙的思绪回答道:“应该说至少不短于九公分吧。”

韩彬摇了摇头:“根据记录,几次凶案伤口最大也就是九公分,这应该是凶器的极限了。”

他们讨论了凶器的可能性,最后一致认为可能是破窗器之类的东西。

案情有了进展,关宏峰松了口气,抬腕看看表,诚恳地对韩彬说:“到饭点了,一起去食堂吃点东西吧。”韩彬笑道:“关队不必客气,现在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先回家,明天再来。”

关宏峰说:“也好,那您就回去休息吧,有事再麻烦您。”

韩彬走后,关宏峰想了想,回身走到周巡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敲,没人应,他慢慢推开门,见周巡坐在办公桌后,档案铺了一桌子,他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还捏着一张文件,却已经打起了呼噜。

PS:

我也不知道这个构思能不能完成,走一步看一步吧🌝🌝🌝

评论(31)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