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关周ABO】出巡(9)

(9)

关宏宇总共也就见过周巡两三次,可是他并不陌生。

也难怪,关宏峰偶尔谈及工作,唯一反复提到的人就是周巡。早先关宏宇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并不在意,现在回想起来,立刻发觉出其中的“奸情”。

他有心去找周巡当面探个究竟,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几天之后他果然见到了周巡,只不过是在局子里。

关宏宇和社会上一群黑白不明的人物瞎混,其中某个人犯了案,他正好刚刚跟那人做了笔生意,有些来往,也被警察叫去问话。

幸好生意本身没有问题,关宏宇也不怕,他也不算白来一趟,他见到了周巡。

其实给他做笔录的是周巡的徒弟小汪,周巡只是旁听。关宏宇一边心不在焉地回话,一边偷眼打量周巡。

他原本以为周巡是A,他对老哥是同性恋的事非常介意,天天缠着关宏峰问来问去。关宏峰烦了,跟他说周巡是O,关宏宇先是很泄气,原本以为老哥除了智商超群之外生活上也惊世骇俗,没想到还是个无趣的直男。

不过很快的他的兴趣就转到周巡身上来了——怎么着?这家伙是O?

周巡坐在小汪身边,很明显在走神,仍然是关宏宇印象里乱糟糟的头发,娇俏的长刘海,皮夹克白T牛仔裤。不过,换了视角看他,这小子还真是……挺好看?

问完话,关宏宇坐着没动,对着周巡咧嘴一笑说:“周队长,能不能跟您单独说几句话?”

小汪无措地看师傅,周巡扬起眉看看关宏宇笑得不怀好意的脸,突然觉得他要说的很可能和关宏峰有关,于是便说:“来我办公室吧。”

关宏宇一进周巡的办公室就四下看,吹了一声口哨说:“哟,你这办公室真气派,超标不超标?”

周巡说:“不劳您惦记,纪检委没来找过我。”关宏宇说:“不敢惦记不敢惦记,惦记了我哥不跟我急?”

周巡抬起眼皮瞥他一眼,关宏宇突然探过身吸鼻子,周巡下意识地向后躲,关宏宇睁大眼睛说:“还真是O的味儿,我说你怎么装得这么像?”

周巡知道他故意来戏弄自己,心里骂:“要不是看在你哥面子上就你这痞样儿老子早他妈把你揍了。”

他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估摸了一下时间,对着关宏宇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放出信息素问:“你说的是这个?”

关宏宇调情打趣信手拈来,见周巡出招,自然见招拆招,一只手撑在周巡身边的办公桌上,身子前倾,凑近了周巡似笑非笑说:“嫂子的味儿就是不一样。”

周巡攥了攥拳头,想一拳揍在关宏宇的鼻梁骨上,可是脸上却笑着说:“呛着你了吧?”

关宏宇说:“哪有——特好闻,哎我说你就是用信息素勾搭上我哥那个木头的吧?”

周巡半眯着眼睛,桃花眼眼波盈盈:“我可没有勾搭他,是他勾搭的我。”

关宏宇说:“你可得了吧,我哥什么样我还不知道?”

周巡突然往前凑到他耳边,对着他的耳朵吹着气,用气声说:“你哥什么样,你还真不知道。”

关宏宇觉得耳朵一麻,一股电流从耳朵直窜过全身,他激灵一下,心飘了一飘,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

关宏宇转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关宏峰。

别看关宏宇平时痞里痞气的样子,他还真怕他哥,何况自己做的事又没理,调戏嫂子怎么看都得被打断腿。一下撞见关宏峰,他吓得动弹不得,就那么和周巡脸挨脸地站着,空气里两个人的信息素清晰可辨。

周巡却从容地一笑说:“老关你来了?宏宇是被当做证人来问话,没什么别的事。”

关宏峰淡淡说:“你们就在这里问话?”周巡说:“哦,已经问过了,这不闲聊嘛。怎么,你开完会了?”

关宏峰说:“是啊,让你整理的材料你整好没有?”周巡朝办公桌抬了抬下巴:“早准备好了。”

关宏宇傻愣愣地听两个人一来一往地说话,走也走不得,动也动不得。直到关宏峰瞥他一眼,淡淡说:“还不走,等我请你吃饭?”

关宏宇吓得向后一跳,摆着两只手说:“不敢不敢,我这就走这就走。”

他逃也似的往外跑,路过关宏峰身边,关宏峰突然一伸手截住了他。他吓得绷紧了身子,就听关宏峰不紧不慢地说:“以后别总跟着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瞎混,这次没事不保证下次没事,要是被人牵连着进了看守所,平白让咱妈不安宁。”

关宏宇脖子后冒凉气,他做生意总踩在灰色地带,他哥向来心眼小又记仇,这要是暗地里使个绊子,难保不把他丢看守所吃几天牢饭。

他连忙陪着笑说:“不会不会,不敢不敢。”说完,灰溜溜出了门。

关宏峰把门关上,这才回头看周巡。周巡已经回到椅子上坐着,什么事也没有似的拉开抽屉翻零食。

关宏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不动声色说:“你是算好了时间吧?”

周巡装傻:“什么?”

关宏峰说:“我们约好了我开完会后来拿材料,所以你特意让我看见?”

周巡一脸无辜:“特意让你看见什么?你兄弟来我热情招待?别说,你跟你兄弟长得还真像,就是信息素完全不一样——你比他浓,他比你冲。要是真的哪儿哪儿都一样,万一哪天关键时候认错了可不好。”

关宏峰不说话,房间里静下来,周巡笑得得意洋洋。

关宏峰突然问:“你的下个发情期是什么时候?”

周巡真被他问愣了:“还有半个月啊,怎么?”

关宏峰做沉思状,点了点头,然后微笑了一下。

周巡突然觉得大事不好。“等一下!”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关宏峰若无其事说:“没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关心一下,免得到时候没有准备。”

周巡问:“你……你要准备什么?”

关宏峰说:“跟你说没什么,就是日常准备。”

他大步走过来,周巡下意识地往后躲,可是关宏峰只是拿走了他面前的文件材料。

“我回办公室看看,”他扬起材料说,“有问题我会给你打电话,过会儿下班了我们一起走。”

他走出门去,周巡还在原地发呆。

关宏峰为什么突然提到发情期?他要准备什么?

Omega在发情期极易受孕,而且,嗯,如果Alpha愿意的话,可以被标记。

周巡惊出了一身冷汗。

评论(33)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