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关周ABO】出巡(5)今日二更

(5)

赵馨诚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醒来之后他觉得脑袋疼,用手一摸一个大包。小汪见了他就躲,周巡一脸嫌弃地看他,关宏峰呢?关宏峰这家伙原本是个万年冰山脸,这时候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就是让人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

自己的兄弟偷偷把事情告诉了他,他脸上挂不住,可是也只能怪自己不小心。

工作交接完,他带着海港支队的弟兄离开,周巡把他送到门口。别人都上了车,他有意站住了跟周巡说:“今天哥们儿丢人了,实在对不住。”

周巡笑,随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得了,我们俩谁跟谁。”

他跟赵馨诚是警校同届的同学,老交情了,他的事赵馨诚都清楚。

赵馨诚说:“当时小汪在场,他会不会猜到你的身份?”周巡叹口气说:“那小子贼着呢,跟了我这么久,恐怕早就猜到了。不过没关系,他不敢乱说。”

其实说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的个人资料上都写的清清楚楚,只不过一个O带着一群A干活,有点不大好看。

赵馨诚想起来一件事,便问:“那关宏峰是怎么回事?我哪儿得罪他了他一个劲儿瞪我?好像我抢了他的食似的。”

周巡大笑着擂了他一拳说:“滚,有你这么说话的没?他没事,就是你被药迷倒了之后一直抱着我不撒手,他大概不大高兴。”

赵馨诚挑起眉毛说:“等会儿等会儿,他不高兴?怎么着,你们俩终于勾搭成奸了?”

赵馨诚是唯一一个知道周巡暗恋关宏峰的人,当然,周巡也不是故意跟他说,只是归功于他们忙里偷闲的喝酒聚会,喝多了难免说漏了嘴。

周巡说:“成个屁,前些日子他中了药,发情了,正好我在旁边,然后就帮了他的忙。”

赵馨诚差点吓了个跟头:“怎么着,都跟他睡了?!”

周巡挥手说:“行了行了,大惊小怪干嘛?这不纯粹是生理需求嘛,我也就是学雷锋做好事。”

赵馨诚叫:“胡扯八道,我今天还中了药呢,你怎么不学雷锋做好事帮帮我,让我平白挨了小汪一棍子?”

周巡说:“滚滚滚,你别恶心我了。”

赵馨诚四下看看,没人,他凑近了周巡低声说:“我觉得关宏峰对你有点意思,你看他看我那个眼神,肯定是吃醋了。”

周巡说:“拉倒吧,就他那种人也会吃醋?纯粹发情期后的生理反应。”

赵馨诚拧眉说:“他发个情还发个没完了?”周巡说:“前两天又睡了一次,大概是信息素有什么反应吧。”

赵馨诚几乎要跳起来:“又又又又睡了?怎么着?打算当长期炮友啊?”

周巡瞪他一眼说:“能不能小点声?我有什么办法,他个老光棍刚开荤,控制不住信息素,他又没有别人可找。”

赵馨诚说:“你还真是个活雷锋啊,我看你就是想跟他睡。”

周巡一歪头说:“是啊怎么着?”赵馨诚连连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你们高兴就好——不过我就奇了怪了,你们俩就不能正经谈个恋爱吗?”

周巡叹口气说:“你不知道,他之前对我一点反应也没有,就是发情之后才跟我亲近,找我呢,也都是直奔主题。他的信息素很明显变得很混乱,情绪也不稳定,上了床之后就能稳定几天。不是我不想,他对我真的就是生理性依赖。我就这么跟着他混还能当个炮友,要真说开了就没法玩了。”

赵馨诚皱紧眉看着他不说话,周巡勉强笑笑,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了,你就别替我操心了,走吧走吧,车等着你呢。”

赵馨诚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拍拍周巡的手臂转身离开。

楼上办公室玻璃窗前,关宏峰面无表情地俯视着楼下谈笑风生的两个人,一直到赵馨诚离开,周巡转身往回走他才收回目光。

他对赵馨诚一向没什么热情,以前他没怎么注意这一点,现在这种感觉愈发清晰了。

赵馨诚是唯一一个结识周巡比他关宏峰还要早的人,周巡每次见赵馨诚总是聊得热络。有时赵馨诚拉周巡喝酒,关宏峰也遇到过几回,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很不舒服。

以前就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他没有留意,如今,尤其是知道了周巡第二性别之后,这件事让关宏峰更加不能容忍了。

赵馨诚是个A这是毫无疑问的,周巡和他交情这么好,很难不让关宏峰想到一些让他非常不快的事。

当然他也知道,就算周巡过去真和赵馨诚有什么他也无权过问,所以他也不说,只是从现在起,他得看好这个不让人省心的Omega。

而他的这些小心思,周巡浑然不知。

他只知道,违禁药品案破了,还有那个连环抢劫杀人案要他忙活。

目前关宏峰已经锁定了嫌犯特征和作案手段,嫌犯专挑身体比较瘦弱的Omega下手,大家开会商量之后,决定派一个探员冒充Omega引蛇出洞。

周舒桐自告奋勇,她说:“咱们队外勤就我是Beta,而且我个子小,用上伪装剂后完全可以冒充Omega。”

赵茜点头说:“我们技术部可以提供Omega伪装剂,喷上之后,可以十二小时内散发Omega信息素的气味,安全有效,不会被识破。”

关宏峰很满意,可是周巡皱着眉摇头说:“不行不行,嫌犯抢劫杀人,心狠手辣,小周去太冒险。”关宏峰知道他在介意上次周舒桐做卧底差点出危险的事,刚要提别的建议,没想到周巡说:“不如我去吧。”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他,周巡瞪起眼说:“看什么看!我去怎么不行?用上伪装剂还不是一样?”

关宏峰立刻说:“不行,你不像。”

周巡差点没忍住怼出口,他心说:“老关你傻了吧?我不像?老子是正宗Omega啊还说我不像?”

高亚楠在角落偷笑,赵茜也在忍笑,周巡不干了,站起身对关宏峰说:“老关,我怎么就不行?抢劫发生的地点一般是光线昏暗的胡同小路,我用上伪装剂他肯定认不出来。我告诉你老关,这么危险的事我可不能让个小姑娘上。”

关宏峰知道他说的有理,自己是带了私心,看了看周舒桐,他叹了口气说:“好吧,你小心点。”

当天晚上他们就做好了妥善的安排,关宏峰选了一条符合嫌犯作案特征的偏僻小路,周围都布控好了,由周巡独自一人走进小路深处。

周巡身上带着通讯器,手里握着赵茜给他的伪装剂。他打开闻了闻,气味非常正,完全没有人工制造的痕迹。

他觉得好笑,这算是一个O冒充别的O吗?想要揣兜里,又怕被同事发现,还是朝脖子手腕处喷了几下子。

这样一来,他的身上便满是陌生的Omega气味。

他有意慢慢地在附近晃荡,开始时一无所获,直到将近半夜的时候,关宏峰突然通过对讲机对他说:“你被跟上了。”

周巡也发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不远不近地吊着他。他心中暗喜,假作不知,径直往小路深处走去。

只有路口有路灯,里面非常昏暗,周巡刻意加重了信息素浓度,随即察觉了那个男人信息素的变化。

他作出匆忙的样子,走得却不快,男人追上了他。

“别动!”一个坚硬锐利的东西抵在他的后腰上,凭经验他判定是一把匕首。一条强壮有力的胳膊勒着他的脖子,男人嘴里的热气呼在他的耳朵上。

他微微一笑,Omega信息素突然汹涌而出,他原本的信息素和伪装剂的气味混在一起,甜得腻人。

劫匪很明显地震了一下,周巡借机抓住他的手臂一扭,挣脱出来顺势一脚踹去,当啷一声匕首落地。劫匪大吃一惊,挥拳来打,被周巡闪身躲开,别住他的腿将他绊倒在地,一只手扭住他的胳膊,一只手掏出手铐铐了上去。

关宏峰带着人赶到时,嫌犯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周巡靠在墙上悠哉悠哉地等他们,空气里全是甜腻的Omega气味。

除了周舒桐,其他人都不自在地用手扇着风,掩饰信息素对自己的影响。

周巡得意洋洋地问关宏峰:“怎么样?”

关宏峰冷着脸瞪他一眼说:“收队!”

评论(45)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