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关周】出巡(3)ABO设定

(3)

周巡说,这是发情后遗症。关宏峰没有发过情,他不清楚是不是真是这样,他只知道,他对周巡有着超乎寻常的关注。

他可以闻到周巡信息素的气味,哪怕混杂在人群之中,哪怕除了他没有人注意到。

每次闻到周巡的信息素他就会产生生理性的悸动,这种悸动已经影响到他的工作。他最近头脑一直不太清醒,好几次讨论案子的时候他会因为周巡一个细微的动作失神。

幸好,周巡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小汪周舒桐他们也能够独立支撑。他偶尔的失神还不至于出什么岔子,可即便如此,他也暗自心惊。

有一次他去法医室拿尸检报告,说完正事,高亚楠朝他倾过身抽了抽鼻子,别有深意地笑着看着他问:“关队,最近有艳遇?”

关宏峰吓一跳,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反问:“什么意思?”

高亚楠撇嘴说:“你就别瞒我了,你的信息素跟以前可不一样,混杂了些旁的东西。”

关宏峰说:“最近有点不舒服,大概是内分泌失调。”

高亚楠白他一眼说:“以为我傻呢?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们学医的。这明明是发情过后的信息素暂时性改变,而且还不是药物引起的,换句话说,你发情的时候是用人解决问题的,不是用药。”

她突然一脸八卦地笑问:“是谁啊关队,我认识不认识?”

关宏峰顾左右而言他说:“尸检报告我先拿走了,有问题我会再来问你。”

他转身便走,高亚楠失望地收起笑脸嘟囔道:“没意思。”

关宏峰在走廊里迎面遇到小汪,他知道小汪和周巡一起去抓了几个飞抢的,便问了一句:“回来了,周队呢?”

小汪说:“在医务室呢,一会儿就过来。”关宏峰猛地停下脚步,不知不觉抬高声音问:“他受伤了?”

小汪似乎被他突然变得严厉的口气吓了一跳,抓了抓头发说:“没有啊……哦是有个抢匪摔了,周队带他去包扎一下。”

关宏峰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点点头说:“等他完事了叫他来我办公室一趟,我们商量一下尸检报告的问题。”

他在办公室等了一会儿,周巡才来。

周巡很明显刚洗过澡,头发草草擦过,还没来得及好好梳一梳,七翘八翘的,他一边走一边用手扒拉头发,嘴里问:“找我什么事,老关?”

关宏峰打量他问:“怎么想起洗澡了?”周巡对着关宏峰文件柜的玻璃整头发,不在意地说:“追到河里了呗。”

关宏峰皱眉说:“你水性不好,怎么不叫小汪下水?”周巡不耐烦说:“他还没我跑得快呢,我不跳河,让抢匪跑了你赔我啊?”

关宏峰扯了扯嘴角,把尸检报告递给他说:“杀人案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有几个疑点,你帮我参考参考。”

周巡看他一眼,笑着说:“神探可是你,什么时候轮到我帮你参考了?”

关宏峰说:“得了,别摆谱了,你光练小脑不练大脑,回头锈住了怎么办。”

周巡笑着用报告轻轻拍了关宏峰一下,低下头看报告。关宏峰的心晃了晃,周巡信息素的气味似乎突然变浓了。

他不安地换了个坐姿,周巡专心看报告没有发觉。“看起来跟之前几起抢劫杀人案是同一个凶手嘛,”他指着报告说,“可以并案侦查。”

关宏峰点头说:“我们还需要再去案发现场附近走访走访。”周巡看了看表说:“行啊,我开车咱们一起去。”

关宏峰不知道和周巡坐在密闭的车里是不是明智的选择。

在这之前,他们一起走访了案发现场附近的群众,还吃了油泼面,再坐上车,天已经全黑了,而且还下起了雨。

关宏峰看着车窗上的雨线,竭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不去注意周巡。

封闭的空间里,周巡的信息素清晰得仿佛触手可及。草木香,混着他身上的烟草味,关宏峰的手握紧了又松开,不知不觉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周巡原本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在一个红灯处停下来瞟了他一眼,皱起眉问:“怎么了?”

关宏峰喘了一口气说:“有点晕车。”周巡沉默了一下,淡淡说:“你的信息素……”

关宏峰暗惊,连忙着意收敛,可是已经晚了,他的信息素在车里弥散开,和周巡的交缠在一起,周巡很明显地露出不安的表情。

对于一个Omega来说,他的信息素过于咄咄逼人。关宏峰打开车窗,风卷着雨迎面袭来。周巡在后面说:“算了,关上吧。”

车窗重新升起,玻璃上映出他焦躁不安的脸。周巡轻声说:“前面到我家了,要不要上去坐坐。”

关宏峰额角已经冒出冷汗,再和周巡这样待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听周巡这么说,他松了一口气说:“好,老人家在不在家?”

周巡家里只有一个老爹,关宏峰很清楚。没料到周巡说:“不是我爸家,是我新买的房子,刚装修好,没怎么住过。”

车子开进一个小区,关宏峰跟着周巡上楼,周巡开门请他进去,他四下看了看说:“房子不错。”

周巡忙着去厨房烧水,嘴里说:“那可不,老爷子替我垫了首付,我还贷款,每个月除了吃饭剩不下两个子儿了。”

关宏峰笑着说:“那你急着买房子干什么?”周巡说:“废话,不是当婚房吗?”

关宏峰的笑容骤然凝固,他轻声反问:“结婚?”周巡说:“可不是我着急,是我家老头子着急。不过有了这房子也好,他逼婚逼得紧了我就跑来躲几天。”

他把刚泡好的茶递给关宏峰,关宏峰接过来,却没有喝。

周巡看看他的脸色,笑笑说:“别紧张,刚才就是车里太闷了,我们又离得太近,你喝点水休息休息,稳定下来再走。”

关宏峰喝了一口茶,不知怎么尝在舌尖是苦味,他放下杯子,愈发心浮气躁。

周巡很小心地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刻意和他拉开距离,这一点让他很不满。

他一向是自制力极强的,有时会遇到因为信息素失控而发生的暴力案件。他总是很鄙视那些控制不住欲望的人,认为他们和动物没有什么分别,可是现在,他的身体似乎也在失去控制。

他焦灼,烦躁,信息素蠢蠢欲动,古老祖先沉淀在基因里的野兽本能正在觉醒。他是一个Alpha,他对面就坐着一个Omega,而且是一个非常优秀的Omega。

男性Omega就像女性Alpha那样稀少,他们的优势是得天独厚的。他们除了男性特征,还同时具有Omega的魅力,他们的身体更纤细,更美丽,更柔韧。

他们的信息素不像女性Omega那样甜腻,而是一种刚柔并济的清甜。

如今这种气味正从周巡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对关宏峰来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关宏峰在周巡之前从未和Omega睡过,Beta也没有,有些事是会上瘾的。

他盯着周巡,像一头猛兽盯着自己的猎物。周巡的后背紧贴在沙发靠背上,他紧张地和关宏峰发红的眼睛对视。

“周巡……”关宏峰开口时声音嘶哑。周巡打了个哆嗦。

关宏峰说:“你说你会帮我。”

评论(38)

热度(303)